小马宝莉天灵传

第134章 (上) 异形小马国·梦境开端

“诶……昨天的梦真是糟糕,也不知道是不是姑姑故意整我的。”蓝血一头扎进自己的床,翻身给自己盖上被子。今天一觉醒来就没精打采的,感觉除了“困”就是“困”,走在路上都能睡着。

总感觉是姑姑故意整自己,但就是找不出蹊跷。

“妈的,希望能做个春梦……”

……

〔警报……〕

〔警……〕

〔……形……侵……〕

〔……所有……战……就各位……〕

“妈的什么玩意这么吵,打扰本王子睡觉……”蓝血烦躁地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然而那奇怪的声音依旧没停下。

〔警报、警报,异形入侵基地,请所有战斗成员各就各位!〕

“好吵……”蓝血张开眼便想大骂到底是哪个王八蛋一直在耳边叨叨,但一睁开眼,发现这居然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在……医院里?

自己是怎么进的医院?蓝血试着回忆发生了什么,但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上床睡觉,睁眼就到这了。

这医院脏兮兮的,极其简陋,他躺着的病床不仅没有镀金,床单还不是用天蝉丝制作的!而且医院居然会掉灰,环境简直差到无法想象!

是谁绑架了我,还把我扔到了这鬼地方?

蓝血试着起身,但很快全身剧烈的疼痛将他的想法打消。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怎么回事?!”蓝血哀嚎着,嗓门大的足足传出百米之远,也因此引来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哐嚓—”刺耳的碎裂声让蓝血禁不住转头看过去,发现有一坨黑色带点红色的东西打破了这“医院”的墙冲了进来。

还未等蓝血思考这是什么玩意,这个黑色的生物便快速起身,直冲蓝血而来,他只看见一张血盆大口……

剧烈的疼痛撕扯着他的神经,他从来没感受过这种疼痛,这种……死亡的疼痛。

“吓!”蓝血再次惊醒,但这次醒来他发现,这依旧不是他的床……他来到了一件狭小的宿舍,这宿舍中有四张双层床,加上自己这张应该有五张。

〔警报、警报,异形入侵基地,请所有战斗成员各就各位!〕

这声音怎么感觉在哪听过?

而在这个奇怪的声音响起后,蓝血看见周围的……也包括自己的床都动了起来,数只小马从床上跳下,以闪电般的速度穿着好衣服,拿上装备,冲出房间。

什么情况?

“蓝颜,你发什么愣啊,还不赶紧穿上装备,异形都杀进来了!”一名起的比较晚的小马给了蓝血一蹄子然后冲出房间,完全不给他反应的空间。

“你竟然敢动本王子?!”蓝血起身跟上,这家伙谁啊,敢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

火大的他完全没注意到枪声和惨叫声。

他走出房间时,他傻眼了。

血、尸体、奔跑的士兵、那种奇怪的黑色生物……

自己这是被抓什么地方来了?

在蓝血发愣的几秒,前方被一群士兵纠缠着的异形挥出一掌,一匹小马正好朝蓝血这的帐篷飞来。

“噗……该死……蓝颜之血,你干什么呢,还在发愣!”士兵从倒塌的帐篷中爬起,吐了一口血,咒骂一句,不顾内伤端上枪重新投入战斗。

“这是做梦吧?”蓝血给了自己一蹄子,清晰的疼痛感,不,这不是在做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血王子十分疑惑,为什么自己突然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还有,他们为什么叫自己蓝颜之血?难道他们认不出自己是蓝血王子吗?

在蓝血陷入疑惑时,不远处的异形可没有傻站着,直接朝他这冲来。

毫无防备并且连装甲都没装备的他直接被异形一爪子抓成两半。

“啊啊啊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蓝血十分震惊地看向自己断掉的半截身子,剧烈的疼痛几乎吞没他的理智,只感觉眼前一黑。

“轰隆隆~”

蓝血醒了,又一次……

“什么玩意……”蓝血睁开眼睛,感觉下半身还有些隐隐约约的幻痛。

看一下周围,又是不一样的地方,周围有着许多穿着装备的士兵,有的在睡觉,有的在擦拭自己的装备,有的则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自己在什么行进的东西上?

看起来……像个移动的帐篷?因为上面挡雨的是用劣质布料做的。

蓝血听不出这是什么东西,雷雨的声音太大了,盖过了这个载具的声音。

左边不远处几马的位置随着颠簸露出一些缝隙,传入了微弱的光芒。

蓝血试图起身,却没想到身上的装备如此之重,轰的一下表演了一个平地摔。

没有传来笑声,周围的小马只是看了他一眼,睡觉的继续睡觉,擦拭装备的继续擦拭装备,不过聊天的小马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

“士兵,回到你的位置上。”一名擦拭装备的小马开口了,他的装备似乎更加精良一下,可能是这个队伍的队长之类的。

蓝血并没有理他,而拖着沉重的装备掀开了门帘。

荒芜。这是蓝血的第一眼印象。

这里真的是小马国吗?

不过……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

“士兵,回……等等……”那名队长站起身,走到蓝血身旁想把他拽回自己的座位上,但却发现了地平线的那一条黑线。

“不好,是异形,他们跟上来了!”队长退后了一步,拿起对讲机说着什么,而坐在位置上的士兵们同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而后又低下头,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检查自己的武器。

不过这都与蓝血无关了,因为他所处车辆正好开过一块巨石,随着车辆的一个颠簸,他摔了下去。

更倒霉的是,他没有直接摔死,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那些异形逼近后,蓝血很快就知道了……

蓝血又一次苏醒,他感觉脑袋特别痛。

嘶,好痛……

蓝血看见,周围的小马都端着那种叫做“枪”的武器射击着什么。

嘶,好痛……

疼痛让蓝血忍不住捂住额头,却感觉蹄子黏糊糊的。

嘶,好痛……

什么东西?蹄子被他摆在面前,红色的,是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愣着干什么,老子救你下来不是让你在这发呆的,赶紧开火!”一名在蓝血旁边的士兵踹了他一蹄子骂到,然后继续拿着枪械开火。

蓝血转过身,露出一点头看向沙包后,虽然不能说像是车上看见的那样黑压压的铺天盖地,但数量也是……

异形,这种奇怪的生物,为什么会出现?

以及……蓝颜之血?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不可能……

假的……

不……

肯定是假的,这肯定是个梦,这肯定全都是假的!肯定是露娜她故意来整我!蓝血抱着头蹲下,眼睛直视着地面,不断地念叨着,“假的…假的……肯定是假的……你们都不是真的……”

“操,救了个疯子,没卵玩意。”那名士兵原地躲到沙包下,躲开了一发酸液球,看着疯了的蓝血,鄙夷的说道。

异形逐渐压上,士兵们都在抵抗着,不少的士兵已经打光了弹药,拿上剑准备进行最后的斗争。

……

蓝血又一次苏醒了……

不过,看这家伙的样子,似乎是疯了?至少好几次“复活”,他都是在原地抱头念叨着“假的假的”,要不然就是发疯大喊:

“露娜,你给我出来!你是不是在耍我!快让我醒来!”

不过嘛,没什么用,因为这可不是“梦”,对吧?

又一次,在阵线前,一只突破的异形扑向了蓝血,而他却做出了一个让周围马意想不到的举动。

他用魔法将一旁的士兵拉了过来,帮他挡住了一爪子……

不久,异形潮暂时退了,蓝血也又一次死了,这一次却不是死在了异形口中。

“永远不要把枪口对准自己的队友!”

“永远不要拿自己队友为自己挡枪!”

“砰~”随着枪声响起,蓝血和其他几个做出这种举动的小马死在了枪口下。

蓝血醒了……

蓝血死了……

蓝血又醒了……

蓝血又死了……

蓝血再次醒了……

蓝血再次死了……

蓝血又一次醒了……

蓝血又一次死了……

蓝血……

醒了……

“不……”

“这无论是不是自己的小马国……”

“但这就是小马国……”

蓝血王……蓝颜之血已经发现了自己似乎能够无限复活,并且复活的时间地点似乎已经固定,既不是在卡车上,也不是在医务室中,而是在防御阵线后,而且正好都有一只异形突破了阵线。

“或许……我可以做些什么?”

“趴下!”蓝颜之血一个飞扑推开了本该死于异形爪下的士兵,自己却被它给击杀……

复活……

“趴下!”蓝颜之血一个飞扑推开了本该死于异形爪下的士兵,自己却被它给击杀……

再次复活……

“趴下!”蓝颜之血一个飞扑推开了本该死于异形爪下的士兵,自己却被它给击杀。

继续复活。

“趴下!”蓝颜之血一个飞扑推开了本该死于异形爪下的士兵,自己也通过翻滚成功躲开异形的攻击。

“干掉他!”周围的小马瞬间反应过来,同时朝突破阵线的异形开火,在众马的集火下,这只普通异形瞬间被打成蜂窝,绿色的血液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啊……谢谢。”被推开的士兵反应了过来,连忙道谢,然后继续投入战斗中。

这枪长的真奇怪。

蓝颜之血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武器,射击速度远超连弩,而且用如此小的弹药就能造成那么大的伤害。

就是长得有点丑,而且不小巧,甚至还可以说是笨重。

估计是为了陆马使用才改成这样的吧,毕竟这阵线中不止有独角兽,陆马和飞马都有。

独角兽或者飞马的枪械都是不一样的,从那些队长的装备就能看出来。

“卧倒!”蓝颜之血感觉头被谁一压,接着一团酸液球从他的脑袋上飞过,落在他身后的地面,侵蚀出一个半米的小坑,也有一些酸液落在了蓝颜之血身上,疼的他“嘶”了一下。

“你这新兵,上战场还走神,不过这毅力倒是值得赞扬。”耳边传来了一个带有些惊奇的声音,蓝血也抬头看向救了自己的小马,这似乎有点熟悉,好像是那个……噢对,说“救了个疯子”的那个。

这算是又被救了一次吗?

酸液球不仅威力大,精神上的威力也不小,造成的疼痛感是实际的伤害的数倍,不少新兵沾上一点,身体没多大事,却可以瞬间因为疼痛失去战斗力。

不过对于蓝颜之血……这家伙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多到他都数不过来了,多到现在连死亡的疼痛也习以为常。

“谢了,我没事……”蓝颜之血试着揉了下后背,但并没法揉到,只好拿上枪继续作战。

不错的新兵。

一直在专注射击和躲避各种抛射物的蓝血完全没注意到那个救了自己小马的军衔,三道粗拐加上一颗紫星——二级军士长。

“咔哒~”蓝颜之血扣下扳机,但却没有射出子弹,卸下弹匣一看,空的,往身上一摸没弹药了。

看向周围,似乎也一样,不少的小马已经打光弹匣,开始重新往弹匣中填弹。

“该死,它们压上来了。”蓝血转身进行装弹,虽然小马枪械的口径比人类枪械的口径大,弹匣也大,但是对于用蹄子装弹这件事还是麻烦。

情急之下,蓝血甚至忘了自己是个独角兽,就在那拿蹄子填弹,完全没注意异形已经压了上来。

等他注意时,已经来不及拿起剑来进行近战了……

……

“靠……又一次……”蓝血揉了揉脑袋,站了起来,一不小心又死了,这次得更注意一点。

虽然目前一直在复活,但……自己可完全不知道这复活到底是无限的还是有限的,还是尽量好死一点好。

自己无聊时也是看过些小说的,自己现在肯定是穿越了,穿越到了另一个有异形的小马国,而这种复活肯定就是自己的金马蹄。

不过……这金马蹄到底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真的是有限,也希望是寄托在某种书页上的有限,至少还可以清楚有多少次机会。

救下本应丧生异形口中的士兵,躲开差点打中自己脑袋的酸液球,打空全部弹匣,接着……

希望这把剑够锋利。见异形离阵线已经没多远了,蓝血果断放弃填弹,拿起剑准备和异形搏斗。

第一爪……躲开了。蓝颜之血精神集中,在异形挥出第一爪时便提前躲开,长剑划过异形侧身,留下一道不大的伤口。

剑可以造成伤害,但十分有限。蓝血试图躲开第二次攻击,然而异形的攻击比他闪避的速度更快……

“妈的,继续。”蓝血吐了口痰,端起枪重复着之前做过的动作。

救下士兵,躲开酸液球,打空弹匣,砍异形一剑,躲开,砍异形第二剑……

闪避失败,自己的反应还是太慢了。

“继续。”

救士兵,躲酸液球,打空弹夹,砍异形两剑,躲开失败。

“没完……”

救士兵,躲酸液球,打空弹夹,砍异形两剑,躲开……

怎么回事?他怎么不是右爪攻击!蓝颜之血习惯性的向右闪避,却没想到这次异形居然不是用右爪攻击,而是换成了左爪,和之前几次完全不一样!

他直接迎面接下了异形的一爪子,卒!

……

也就是说,每次发生的可能性都不一样……再次“复活”的蓝血思考着,按理这个是右爪,却改变了攻击手段……下一次会不会是尾巴?

难不成每次复活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还是因为蝴蝶效应,自己早就打死了那只异形,冲上来的是另一只?

这些都有可能性,这也就是说,自己九成是没法用不停的死亡复活来推进了,因为时间越长,变动就越大,现在这才几小时就已经出现攻击爪子不同了,久一些的话肯定更难预料。

靠背板的方式来解决这只异形看起来是没得了。

应变能力……

再试试看……

救士兵,躲酸液球,打空弹夹,砍异形两剑……

蓝颜之血精神集中,这次出乎他意料,也不出他所料,这只异形并不是用左爪攻击,但也不是用右爪攻击,而是用那条黑色的尾巴对身后的蓝血刺击。

被打中肯定会被串糖葫芦!

怎么躲开?

怎么躲开!

等等……

蓝血王子这时突然想起了姑姑教给自己的传送魔法。

随机传送!

“呼~”异形击杀了一名试图近战的士兵,尾巴却扫空,战斗本能使它还想转过身再补一爪,却发现根本就没那小马的身影。

我的塞拉斯蒂娅姑姑啊,你这传送魔法怎么把我往危险中传啊。蓝血王子此时被随机传送魔法传送到了异形的肚子下,疑惑的异形并没有注意到屏息的蓝颜之血,不过这也让远处的士兵不敢开火。

要知道异形的血液可是比他们变种吐出来的酸液球还要毒的,腐蚀性轻轻松松穿破钢板,这要是打中了,下面的小马必死无疑。

趁它还没注意,赶紧干掉它!蓝血抽出腰间的长剑,没有任何的迟疑就做出了决定,在异形还未反应过来前直插其脆弱的下腹部,狠狠一划。

还没来得及松懈,极具腐蚀性的血液溅射在蓝颜之血的魔法护盾上,不断发出刺耳的滋啦声,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魔法正在飞速的流逝。

防御护盾顶上,撤!

这鬼玩意的血液可真够恐怖,如果自己不是独角兽,现在恐怕已经又回到那沙包下了。

在蓝颜之血撤出后,周围虎视眈眈的士兵同时开火,将这只异形射成了筛子。

具蓝血王子这数十次复活的观察异形这种东西,只要火力足够,威胁也不是很大,智商大多数也不高,麻烦的是特别多而且还有变种。

而且生命力顽强的根本就没法一枪带走,脑袋开花了身体也有个“亡语”效果能攻击一会儿,哪怕这些枪口径已经很大了,所以经常浪费大量子弹才干掉一只异形。

“不过,这个‘亡语’不是不能利用啊。”

蓝血所在的连队被派遣到苹果鲁萨附近清剿异形,因为这附近并不是重灾区,他们面对的异形只有普通的异形和一些会吐酸液球的变种。

暂时……解决了。

此地的异形群已经被清剿,只剩下一些游离的异形,成不了气候,在全部小马都聚集于五级以上城市的情况下根本造成不了多大影响。

收缩阵线,将阵线拉到基地附近,现在要做的……

是审判那些拿队友挡刀的小马。

小马国一般情况下军队的士兵是不存在审判权的,对于这一类士兵都是监禁,战争结束然后交给军事法庭做出审判。

除非军衔够高,在上校级别以上,物证马证充足的情况下也可以行使审判权。

不过目前的小马国四分五裂,可以说是异形满地跑,变种多如狗,小马都没异形多,整个小马国甚至被分割成了好几部分,这种情况下战争能不能结束都是未知数,审判权也因此下发了。

现在只要在排长级别就有审判权,在马证物证充足的情况下就能进行审判。

当然,也不用担心公报私仇的事情出现,在这异形满地跑的情况下,真的可以说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

没想到当初我也在其中。蓝血一边嚼着压缩干粮一边看着那些背叛者破口大骂与求饶,然后又低头看着从地上捡来的报纸以了解这个世界,当时那些小马也是这种眼光看着自己吧?

噢,等等,也许不是,因为那时的我疯疯癫癫的,更应该是看傻子的眼光吧。

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不过……

我的帐篷在哪里?

蓝血突然想到,自己一直都是在不断地在阵地那死来死去,唯一一次复活在帐篷……那似乎是第一次复活,但自己根本没注意就被砍死了……

尴尬。正当蓝血烦恼时,他见到了那个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小马,对,就是最初复活说自己“傻子”的那个。

“嘿,等等!”正在思考怎么把那名特别的新兵挖过来的寒星军士长并没有听见蓝颜之血的声音,直到他碰了一下自己才回过神来。“啊,你好,有什么事吗?”

咦,是这名新兵。

“你好,我想问一下,我的帐篷应该在哪?”

啥?

“啥?”寒星军士长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的帐篷应该在哪?”

嘶,这个新兵……有点奇葩啊,实力这么强,居然连自己帐篷在哪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指望我知道?”

“因为你的军衔比我高。”蓝血指了指寒星军士长肩上的肩章,上面三道粗拐加一颗紫星代表着他是二级军士长,而蓝颜之血的肩章只有一道拐,这代表着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列兵。

这可是他刚刚从那报纸上所看见的,好像和自己的小马国军衔设定有点不一样,小马国应该是金星而不是紫星。

塞拉斯蒂娅在上啊……寒星军士长无语地捂住脸,这真的是个马才,难道他不知道这些档案都是在教官那的吗,居然来找我……

“你难道不知道档案都是在教官那的吗?”

“不知道。”

“……”

“那你教官长啥样总知道吧?”

“额,不知道。”

妈的,马才!

寒星军士长入伍这么久了,也从来没见过一个如此奇葩的家伙,居然连自己教官是谁都不知道,按这情况,他恐怕连自己宿舍的战友名字都不知道。

“你知道你宿舍战友的名字吗?”

“不知道。”

得嘞,还真不知道。

“算了,你跟我来好了,我也有些事想跟你说。”寒星军士长只好带这个奇葩前往教导处……隔壁的会议室。

毕竟这个时候大多数都在那开会,自己因为要监管刑场所以没去。

只要是军士长级别的,都会前往,而教官至少也要军士长级别才能担任,所以往会议室跑就没错了。

在前往会议室的路上,寒星军士长也不忘询问蓝血这一身本领的来历,毕竟一个新兵面对异形不仅没瘫下去,还通过魔法传送到了异形底下给了一记重创,虽然只是一只普通异形,但这也真的是绝无仅有的事。

而蓝血给出的解释就是,家族训练。

很正常,家族嘛,总会训练自己的成员的,自己是皇室,姑姑也有训练过自己。

不过自己似乎……没听。

挺正常的,以前就是那样。

此外,寒星军士长还问蓝颜之血有没有想法加入自己的小队,这种士兵绝对得挖过来才行!

自己最擅长的就是挥舞锄头了,当初RIA和残月组织自己可是互挖了一堆马员,挖掘技术哪家强,苹果鲁萨找寒星。

寒星叶凌离,顶级情报部部长,挖过来的保证起步都是五星干员!

咦……这队长……不会是个gay吧?蓝血王子看着在自己同意加入后,一脸“春天到了”的表情的寒星叶凌离,默默远离了……一厘米。

反正自己雌雄通吃,看谁吃谁

……

「To be continued」

自由灵狐

作家的话
日常起点塞不下一章的份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