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里的孤坟

第4章 祸事

慕子童醒来时,床边有五颗西瓜味的泡泡糖。她知道这是哥哥用自己的零花钱给他买的,一醒来就有喜欢的零食。还真是快乐的一天。慕子童从会走路起便不怎么爱哭,挨打还是挨批评时都不会哭鼻子,因为那样太不血性了。我用血性这个词形容她,是因为她性格太刚,像个男孩。反而哥哥心思细腻,不善言辞。连说话轻声细语,印象中哥哥没挨过打,也没有大声跟谁说过话。是的,大家都说他俩都投错胎了。如果不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慕子童应该会跟哥哥一起快乐的长大。

“爸妈呢?”慕子童醒来问哥哥,哥哥犹豫了一下说“去省城了”

“哇,去省城了。怎么不带我,你说他们会不会给我带奶糖和干脆面?”慕子童一脸嬉笑

“就知道吃!”哥哥生气道。

“怎么了嘛?”慕子童察觉哥哥神色有异,便收起笑容。

“爸爸昨晚吐了许多血,二伯跟小叔夜里把他送去省城了”穆子龙说到这里时满脸担忧。

听到哥哥说这些话时,慕子童不知道在想什么。仿佛哥哥说的是另外一个人,不是她的爸爸。她不太相信这一切的发生,也还没有准备去应对这一切,因为她才10岁。父亲被查出晚期胃癌伴肝转移,治疗无果后于同年初秋吞服老鼠药结束自己长达一个月的病痛折磨。父亲出殡时,慕子童呆呆站在嘈杂的人群中,棺钉钉入棺木的那一瞬间,她哭了出来。这是她印象中第一次哭,一想到棺木中是那个曾经疼爱他,视她为掌中宝,唤她小名。教她写字,给她做弓箭,挨打时出来解围的父亲时。她再也无法忍住泪水,由小声啜泣变为嚎啕大哭。她拍打着棺材,喊着“爸爸,爸爸!”想要将躺在里面的人拍醒,告诉他,以后她会乖乖听话,不打架、不惹祸了。只要他起来,她一定好好学习,不惹妈妈生气。抬棺的人将她抱开并告诉她不可以将眼泪滴到棺材上,否则父亲便无**回。十岁的她哪里知道什么是轮回,只知道这个人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将在棺木里化为森森白骨直到与棺木一起融入黄土中。

送走父亲后的一个月里,她与哥哥每天都恍恍惚惚,浑浑噩噩。母亲更是整天以泪洗面,她不敢靠近任何人。哥哥变得更加沉闷,母亲变得愈发暴躁。只有她,在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中踽踽独行。不久后哥哥决定不再上大学,而是出门打工,跟着老师傅去学手艺了。父亲走后,他想撑起这个家。哥哥出远门前一晚,把子童喊到屋前的草堆上对她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能成天瞎野了。不要惹妈妈生气,犯了错及时承认,不能嘴硬。妈要打你时一定要求饶,不可以正面跟妈妈顶撞。。。。”

“知道了,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吗?”

“是的,下雪时候我就回来了。”穆子龙说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话了,坐在草垛上望向远方。前方的稻田里收割过的稻茬上长出来几根绿色的芽,远处的村庄炊烟袅袅,夕阳西下晚风拂过,荷花的香气扑鼻。荷塘里的莲蓬都变成了黑色,荷叶的边缘也变得枯黄了。

“你说慕子童的亲生父母怎么还不来找她?不是说慕成和死之前找了他们,让他们带慕子童走吗?”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认她啊,要是想要认她,怎么可能当初把她丢掉。”慕子童听到草垛下有俩个同村的人在讨论她的事,她先看向哥哥。哥哥没看她,她纵身一跃从草垛上跳下去,拦住那俩人。“你们说什么?什么亲生父母?没事在这放什么闲屁?不把话说清楚你可别走”她怒吼

“说就说,你是慕成和在大雪天里捡到的。他可不是你父亲,你的父亲是。。。”还没等他说完,慕子成一拳砸了过去,慕子童看着三人扭打成一团。愤怒之下抄起路边的石头砸向那两人,那俩人吃痛逃走了。哥哥从地上坐起来时,鼻子里有鲜血涌出,手背上的皮肤破损,有鲜血往外渗。慕子童含着泪,嗓子里似乎有东西堵住了一样。他掏出手绢准备给哥哥擦鼻血,可是越擦越多,擦完了又有鲜血涌出。她情绪崩溃,跑出了村外。哥哥一路追赶,终于在学校附近追上了她。

想不到其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