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道至尊

第19章 后山烧烤

诅咒、愿力、魂魄这类东西,不但低阶修士对其知之甚少,就连马村长当年遇到的那位律仙也是不清不楚。

好在苍邪子和祖师舍利对其知之甚多,告诉了马龙鸣。

诅咒其实是一种七情六欲的愿力。仙人因为神魂强大,不被凡人诅咒所伤,惟有咒道仙术才能伤其神魂。

凡人因为魂魄虚弱,往往心智被控。那些凡人死后不甘,怨气不散化为厉鬼并不能直接伤人。而是夺其神魂,令其发癫发狂,让对方自寻死路。

可以说,除了丧葬道、咒道这些秘术操控,厉鬼是不能直接伤人,都是人自己把自己吓死的。

马龙鸣在诅咒幻境中,自以为真元被压散了,其实是他自身把真元崩碎的。

如果他以为自己死了,那他现实中就真的死了。

因为他的意识已经‘相信’自己死了,那么意识便会放弃对肉身控制,令生机停止。

好在他修行《道理》心法,又配合‘气化为神’强化了魂魄,做到了不在乎。才暴露出血源诅咒的纸老虎面目。

这就是为什么每次血源诅咒降下,不会直接镇压他,都有一群妖魔鬼怪出来先陪他演一出‘大戏’,就是为了欺骗他。

虽然这次挺过了血源诅咒突破成功,只是这血源诅咒的谜团还是太多,也不能大意。天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不知道的暗坑在等着自己。

马龙鸣可不相信欺天魔君会死在这个纸老虎上面,其中必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越来越觉得欺天魔君传说有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半真半假。

只是凭他现在弱小的实力根本不能掺和到里面。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巩固境界,提升修为,才能在一年后尝试救出那两名商师,拨动命运走向。

马龙鸣握住拳头,感受体内玄黄阴阳二气带来的力量。这么三年来,他一直惶恐不安,直到现在心中才感受到一点点安心。

既然已经修成了八品农师,讲农堂每个月发下的三枚灵气丹再无作用。他现在需要更好的丹药才能提升自己。

讲农堂的灵气丹正是本地乡绅派发的。乡绅毕竟也是管辖百里的地方豪强,一些工师,士师,药师势单力薄,也会选择投靠乡绅当一名客卿,各取所需。

本地乡绅家就有一名七品药师客卿。马龙鸣和张逸玉交好,就是为了和他拉近关系,图谋张家的丹药。马龙鸣很久之前就知道,别人一般农师吃的是讲农堂发放的灵气丹,张逸玉吃的却是家中自带的灵基丹。

只是马龙鸣虽然向张逸玉有所示好,但二人关系却没那么铁。总不能开口要,张逸玉就会直接给吧。

他这时候才深刻地明白苍邪子的教育,自己一穷二白,又不能给他张逸玉当小弟,怎么才能和他谈判交易?

而且此事难度最大的不是和张逸玉谈判,难度最大的是他和张逸玉两人合谋从张家‘吃里扒外’。如果有法子从张家搞来丹药资源,张逸玉完全可以独吞,犯不上分他一份。

不管怎么说,马龙鸣还是觉得先探探张逸玉的口风,再作打算。

第二天一早,马龙鸣便上后山猎了两只兔子。这点也是苍邪子教他的,既然要慢慢套话,少不了弄些酒食歌舞,才能让对方卸下防备,心情轻松。不过他穷得像食堂里的豆腐一样,一清二白,搞不起什么酒食,更谈不上歌舞,只有猎两只兔子充数。

他把两只兔子带回寝室后,已经快中午了,专门趴在门缝前,等着张逸玉路过。

待到中午食堂开饭,一群人乌压压地冲向食堂。

张逸玉是走得最慢的一个。别人都是穷人家子弟,一听到吃饭都是一副恶狗抢屎。唯有他乡绅家庭出身,瞧不惯别人粗鲁,每次都走在最后。

待到张逸玉快经过自己的门前,马龙鸣提起两只兔子,推门而出,刚好和张逸玉撞了个对面。

“龙鸣兄,你也去吃饭呀?”

他现在是讲农堂首席,又打败了天才少女柳兰,在学生中战力第一,是少有的张逸玉认为可交的人之一。

马龙鸣假装叹了口气,道:“别说了,最近食堂天天除了青菜豆腐,就是荞面馒头,嘴里都淡出鸟来了。这不,弄两条兔子打打牙祭,换换口味。”

张逸玉本就是富贵家庭,一直都认为食堂难吃得一逼,瞧见马龙鸣的两只兔子,顿时馋得心里像猫抓一样,发来委婉的请求。

“咳咳,龙鸣兄需不需要帮忙?我自认为厨艺还不错,房里还有些烧烤调料。”

难怪这厮每次吃饭都落在最后,原来没少偷偷出去打牙祭,否则一个学生怎么会有烧烤调料。

马龙鸣顺水推舟,点点头:“这两只兔子挺肥的,我一个人也吃不下,两个人吃饭有个伴,聊聊天也不会闷。”

张逸玉喜道:“龙鸣兄等我片刻,我这就去房里取东西。”说罢飞快地跑开了。

不一会,只见张逸玉取来几个瓶瓶罐罐,甚至连小刀,铁签,盘子都有,看来这厮不是头一次去后山吃独食了。

“龙鸣兄,快跟我来,我知道后山有个好地方。”张逸玉开口催促。

马龙鸣连忙提了两只肥兔子跟上他。

二人来到后山小溪边,开始处理那两只兔子。

不得不说,这张逸玉一个小少爷,处理起兔子比马龙鸣还要快上那么几分。看来也是被食堂里的青菜豆腐逼出来的。

二人串好兔子,抹上调料,才发现没有带火折子。

“龙鸣兄,你先坐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取两个火折子就来。”

“不必,让我来。”

马龙鸣有心给张逸玉露一手,喊住了他。

只见马龙鸣拾起地上一断枯柴拿在手中,运起真元,暗中一震,那截枯柴便被震成粉碎的木屑。

这段枯柴,凡人孩童轻轻用力就可折断,只要是九品农师都能将它震成粉末,倒也算不得什么。接下来一幕才真正的让张逸玉大吃一惊。

马龙鸣以《云雀刺》战技暗运玄黄阴阳真元,转为火劲,一指刺出,那堆木屑顿时燃起。

马龙鸣没有瞧一旁呆涩的张逸玉,一脸轻松,毫不在意地把木柴架在火源上。

张逸玉半天才缓过神来,感叹万千:“龙鸣兄你修为又精进了,讲老还夸我眼光准,看来我也看走眼了。”

马龙鸣手中继续添着柴火,暗中得意,脸上却努力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说:“哎!最近又有突破,不知不觉就到了八品。”

“龙鸣兄你不觉得你这么说话很欠揍吗?”张逸玉酸溜溜地说。

马龙鸣一怔,递柴火的手一顿,而后不禁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欠揍。”

张逸玉闻言也笑出了声。

这一顿笑很快冲淡了两个人的隔膜,令气氛欢快了起来。

张逸玉不断转动手上的兔子,笑道:“龙鸣兄真是厉害,九品境界就能运用八品境界的真元凝而不散,八品境界就能运用七品才有的五行真元。虽然大家都说你资质不好,但如今看来,资质并非是修士能否有成就的唯一标准。”

马龙鸣摆摆手,道:“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五行真元不过是一门八品农道战技,倒是那真元凝而不散却是我误打误撞领悟出来的。”

张逸玉羡慕道:“什么误打误撞,就连讲老都时常夸你悟性是我们中最高的。”

马龙鸣继续摆手道:“不过是点小聪明,我们这一期学生,柳兰资质最好,你资源最好,如果我再没点小聪明,那还不被你们抛到姥姥家了!”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修士突破千难万险,难道龙鸣兄没有让学堂讲师护法?”张逸玉好奇地问。

马龙鸣点点头:“确实如此,我小有所悟,不需要旁人护法。而且旁人护法这一说应该流行于门派世家,一般散修应该都没有这种说法吧。”

据他所知,像苍邪子这种孤家寡人都是不需要专人护法的。

张逸玉闻言不免唏嘘:“常人只知道突破八品需要纳源入体,就连柳兰都不知道需要‘嫁接’之法,我也是听家里人讲过才知道这点。”

“只是嫁接之法乃是农师修行的第二道大坎,何其危险。就和果农嫁接果树一样,经验老道的果农业不敢保证每一株能活,活了能结满意的瓜果。”

“如果嫁接不成功,不但‘枝丫’死掉,就连‘根’也要死掉,这样农师伤了道基,一辈子都无法寸进。”

马龙鸣嘴角抽搐,瞪大眼睛:“还有这等事?”

张逸玉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你不知道!”

马龙鸣后怕得心砰砰地跳,这才知道当初自己多么鲁莽。

“只有伤道基这个不知道。”

张逸玉闻言,也大感马龙鸣是个怪物,自己九品巅峰也不敢去赌,他这样乱来都能突破。

祖师舍利这时突然传音给他:“什么‘嫁接之法’?老农民那厮留下来的不是‘移植之法’吗?”

“你以前没听过‘嫁接之法’?我倒是忘了,你以前的记忆已经删除了。”

马龙鸣刚刚一传音,才醒悟过来。这祖师舍利传法给他后便消除了以前的记忆。就算以前听过,现在也全部忘记了。

祖师舍利‘哼’了一声,传音骂道:“又不是老娘自己愿意删,是以前的传人出了个孽障,给我动了手脚。现在除了一些上古零碎的破事,老娘什么都记不得。”

马龙鸣不愿听她牢骚,传音道:“那‘移植’之法是是什么回事?”

祖师舍利停下了对那个孽障的谩骂,怒气未消地继续传音。

“老农民以前尝百草,什么都吃。他把一颗天地源种吃进肚皮,生成了自身本源,才开创了农道。‘移植之法’很简单,就是切割一缕你的本源之气种在别人的体内,就算别人突破不了也不会损伤道基。”

“只是现在的人似乎都用那个‘嫁接’之法突破,嫁接的本源不带‘根’,切割出去也没用。倒是你那个本源还有可能切割出去。”

马龙鸣闻言急忙调动丹田。

果然,那缕切掉的本源之气并没有化为灵气消散,而是在吸取灵气后壮大了那么一丝丝。马龙鸣顿时眼神一亮,他现在已经有了和张逸玉交涉谈判的资本了。

群星的界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