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迷雾归来

我从迷雾归来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价码

看着面前的蓝袍主教并不吭声,杜勒打量了一下圣灵大教堂和周围的景观。

作为国教,圣灵教的本部自然是恢宏大气,高耸的教堂塔楼让人心生膜拜,教堂前的广场上种满了各种珍奇的植物,各种特有的香味萦绕在杜勒的鼻间。

等来到这里,杜勒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有关圣灵教的信息很少,只是大概知道圣灵教的发展历史。

两千多年前,圣灵教就在杜勒行走的广场开始出现,并传播起来。

相比较其它的宗教,圣灵教有些特殊,他们没有一个具体的神来做为摩拜对象,而是以‘它’为信仰的核心,阐释出了很多的经典。

圣灵教的教义也很复杂,杜勒只是回忆了一点,就觉得十分生涩,难懂。

这样一个宗教门槛极高,当然就发展缓慢。

直到罗维尼亚公国崛起,看到圣灵教没多少侵略性,就定为了国教,用来替代征服土地上的一些顽固宗教,加强自身的统治。

圣灵教的教职人员最初崇尚简朴,但杜勒看到自己面前那位蓝袍主教绣着银边的长袍,觉得圣灵教有些东西是变质了。

走进圣灵大教堂内部,杜勒也肯定了圣灵教的腐化。

教堂内虽然还如教义那般没有任何神灵的塑像,但那些被打磨透亮的水晶天窗,四周用黄金刻画的宗教故事,以及踩在脚下的昂贵地毯,无一不再展示圣灵教现在有多富有。

“看来罗维尼亚人民的头上还有一座大山……”杜勒做了总结。

蓝袍主教一直领着杜勒走到教堂的二楼,才开口道:“杜勒阁下,罪恶之地的邪恶从未消逝,这一次您要想摆脱身上的诅咒,得好好听主教大人的话。”

听着这有敲打意味的话,杜勒点头道:“那是自然,何况我和主教大人还有誓约。”

“嗯……”蓝袍主教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杜勒一眼,继续带路。

越往前走,杜勒发现灯光就越少,周围渐渐陷入一片黑暗,好在蓝袍主教使用神术照亮了一片地方,不然杜勒连他的身影都要看不到了。

“主教大人正在里面修习圣言,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等会直走五步,然后抬腿上两个台阶就好。”蓝袍主教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越发诡异起来了。

杜勒此时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不过他在回忆起这是圣灵教的传统,也就安心下来。

蓝袍主教说完就离开了,手指上的神术光芒像是一团鬼火,一上一下的慢慢消失在了杜勒的面前。

完全陷入到黑暗之后,杜勒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变成瞎子,自己的眼睛似乎有夜视的功能,将周围看的十分清楚。

“这里倒是奇怪了,居然没有什么太昂贵的东西……”杜勒看到周围都是凿出来的粗糙岩壁,判断这里应该就是圣灵教的圣修所了,是他们最初传教的地方。

圣灵大教堂其实就是从圣灵山顶凿出来的,看到这样的好似山洞里的景象,杜勒也并不奇怪。

……

“请进来吧!杜勒阁下。”没等多久,杜勒面前的山洞里就传来了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

杜勒没有出声,也没数什么步子,直接走到了一位身穿紫色绣金长袍的老者,盘腿坐在地上。

“罗维尼亚的银眸果然名不虚传。”安格斯主教看着黑暗中,杜勒那双泛着银光的眼睛,赞叹道。

“您客气了,不过是继承了一些先祖的遗泽。”杜勒很谦虚。

罗维尼亚的银眸,就是帝国皇室血脉的象征,拥有极强的视力,以及在黑暗中看清一切的能力。

诅咒第二次发作后的不久,杜勒就发现自己拥有这双银眸。

“但可惜,这也是塞里斯大公夫妇悲剧的起因。”安格斯主教话锋一转,给杜勒直接扔了个重磅炸弹。

听到这句话,杜勒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了凄然的情绪,同时也猜出了前身为什么神经病似的要去迷雾之海。

“首先要恭喜你,杜勒阁下,至少您没像大公那样一去不复返。”安格斯主教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有些幽幽的。

“还是谈谈誓约的事情,或者您对于我身上的诅咒有没有什么办法?”杜勒听着对方的话,觉得有些心烦意乱,将话题引到了正题。

话音刚落下,杜勒就看到对面原本平平无奇的安格斯主教,瞬间起了变化。

他本来蓝色的瞳孔开始放大,一双眼睛在刹那间绽放出神术的白色光芒,直接照向了杜勒。

被强光晃了一下眼睛,杜勒启用了自己的银眸,和安格斯主教的神术对抗着。

在白色的神术光芒中,他看到周围的光芒中都是密密麻麻的圣言,这些圣言纠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个链条。

“这就是神术的秘密么?”杜勒似乎从这些圣言中窥探到了一些神术的秘密,不过他对于这些圣言没有半点理解,还是无法感知这其中的超凡力量。

不一会,安格斯主教就收起了神术,他看着杜勒,轻声道:“誓约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杜勒阁下,您身上的诅咒似乎有些麻烦,而且您的记忆还有部分的缺失……”

有些麻烦,不是没有办法,杜勒清楚对方恐怕是要漫天要价。

虽然诅咒每一次发作后,都会给杜勒带来一些新的东西,但是那种蚀骨的痛苦实在难熬,杜勒现在只想先摆脱这种痛苦。

“诅咒的事情拜托主教阁下了,誓约我会遵守的。”有求于人的杜勒从不高调,他微微低头,带着很诚恳的语气说道。

安格斯主教的食指间闪起了誓言神术的光辉,伸向杜勒面前:“那么,十万金币以及圣灵学院的教职工作,您是否要兑现这个誓约?”

“十万罗维尼亚金币!”杜勒直接跳起脚,在山洞中大喊道:

“你怎么不去抢!”

“十万罗维尼亚金币!”杜勒又重复了一下这个数字,脸已经急红了,指着已经懵了得安格斯主教说道:“最多三万金币,不然我宁愿拿这些钱给我陪葬!”

安格斯主教沉默着熄灭了手指上的神术,看着叉着腰的杜勒,轻声道:“您身上的诅咒似乎比我想像中还要严重。”

禾亍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