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武道从练拳开始

第5章 灭口

确定身后无人跟踪之后,陆沉又低着头跑了一会儿,钻进一个巷子里面坐了下来,大口喘息着。

‘辛亏王胜酒喝多了,被我偷袭成功,不然以我稚嫩的对敌技巧,对付他恐怕有点吃力。’

第一次杀人,还是连杀两个人。

陆沉的后背惊出一身冷汗,想想真是有点后怕,以后这样冲动的事还是要少做。

‘除了一个王胜,我还杀了一个青狼帮的帮众,当时那个情况我如果不杀了他,会坏我的事,只是一个人渣而已,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沉调整了下呼吸,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以求心安。

对于死人,陆沉并不害怕。

西皋城每天都有人死,早就见怪不怪,但是真是自己动手的话,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动手之前他有点紧张,可当动起手来的时候,无论之前如何规划的,大脑就是一片空白,只凭一股冲动的本能去做。

而经过这一次对战之后,陆沉对于他的实力也有更加清晰的认识。

‘通过武道修改器提升的武学比一般野路子来的要更强,也更扎实,所以我才能一招制敌。”

陆沉把满是血迹的手放在身上认真地擦拭,一边擦着一边进行总结。

‘事情还没做完,还得继续。’

‘陈楝一直在我家身上动心思,平日了坏事也没少做,还对喜儿念念不忘,他必须死。’

做好决定,陆沉重新站起。

东方既白,时间不多了,得乘着人少的时候把陈楝杀了。

杀人这东西,一回生二回熟,杀着杀着也就习惯了,没什么好介意的。

这个糟糕的西皋城,反正不是别人死就是我死。

还是别人死比较好点。

陆沉调整好心态,往陈楝家的方向走去。

关于陈楝的家,陆沉可就轻车熟路了。

他们就住在一个街区里面,与他家相隔并不是很远。

站在陈楝家门口,陆沉发现他家的大门紧闭。

这时候陆沉就没有那么顾忌了,从墙上扣出一块板砖,然后一脚踹开他家的大门。

“谁?”

陆沉面无表情走进屋内,看到陈楝睡在床上,他的妻儿也一并惊醒。

进入房门内后二话没说,陆沉扑上床,一砖头就拍了上去。

“啊!”陈楝大声惨叫:“我是青狼帮的人,你动了我,我们大当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陆沉无动于衷。

如法炮制,用砖头狠狠地砸在陈楝的头上。

砰砰砰。

本来就已经达到二印武师的陆沉,力大且沉。

几下就把陈楝的头砸瘪了,彻底咽了气。

陆沉瞥了一眼陈楝的妻儿,两人瑟瑟发抖。

稍微考虑了一下,陆沉也把两人送去给陈楝作伴。

虽然天色昏暗,他们不一定看到自己,但万一呢?

后面要是顺藤摸瓜找到了他,找他报仇,那他岂不是多了许多的麻烦。

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反正孤儿寡母的,家里没了顶梁柱,活下来也要被亲戚们吃绝户,活着不如死了好。

办完事后,陆沉扔了砖头,在他家里稍微搜了搜,抓了几两银子就跑。

一路上陆沉的心砰砰跳个不停。

干这事,实在是有点刺激,没个大心脏怕是干不了这活。

临走的时候,他看了一下陈楝家左右邻居。

估计是平日里陈楝为非作歹的,今晚听到他家里的惨叫声,竟然无一人出来帮忙。

这给陆沉提供了很好的逃跑机会,陆沉特地在其他地方绕了几圈远路,掩盖掉踪迹。

回到家里,陆沉把沾染血迹的衣服扔进灶台里面的烧了,然后蹑手蹑脚爬上自己的床上面。

躺在床上,陆沉一闭上眼睛他就想到死在自己手里几个人的惨样,根本无法入眠。

一直睁着眼待到天亮。

早上喝了一点稀粥,带着陆喜儿到拳院。

今天苗师不在拳院,拳院众多子弟就是按照苗师的安排练拳,没有几个偷懒。

陆沉两臂和双腿绑着沙袋,运息用拳击打木桩,淬炼皮肤,让拳头变得更硬。

这一练就是半个时辰,直到双臂酸到抬不起来,双拳黑中透红为止。

二印武师与一印武师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按照以往,陆沉练到半个时辰后就一拳都打不出来,但是今天反而游刃有余。

陆沉并没有打算显摆自己,跟其他师兄师弟一样,打完半个时辰后就原地休息,一点也看不出已经达到二印武师的样子。

在休息的时候,拳院里面就出现了几个很明显的圈子。

一些家境较好的拳院弟子四五人聚在一块,用带来的药内服或者外敷,有说有笑。

家境不好就坐在原地揉腿闲聊,还有几个无依无靠的,独自坐着。

几个圈子泾渭分明,相互谁也不搭理谁。

陆沉是这个院子里面新来的,还没有被这几个圈子完全接纳,所以两不沾。

他也乐得清闲,一个人盘腿坐着小憩。

由于他离那些家境较好的弟子们不太远,他们彼此之间的谈话还能听得清楚。

“你们知道吗?昨晚青狼帮的王胜被人在自己的门口给宰了?”

“那个南城一片的帮派吗?”

“就是他们。王胜还是在堂口的大门外被杀的,脑袋都四分五裂,啧啧,可惨了。”

“听说王胜也是二印武师,凶狠出了名的,实力不弱啊,说死就死了。”

“青狼帮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凶手是谁,自家老大被堵在自家的门口杀了,他们青狼帮也算是名誉扫地,以后没得混了。”

“这么说,杀他的人应该是位三印武师。”

“三印啊,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啊。”

“如果能达到三印的话,我必能把我家的酒楼的数量扩大一倍,谁也不敢招惹。”

“你想得真美,三印在西皋城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从二印到三印可是大槛,很多人几年十几年都不一定跨得过去,我们现在才一印,早着呢。”

坐在陆沉一旁的一个少年凑了过来,低声道:“听到了么,青狼帮的大当家死了,这好像是在你家附近的帮派吧?”

陆沉装作刚知道的样子,点了点头:“是我们家那边的”

然后觉得不妥,又强调了一遍:“我也是刚知道。”

这个少年继续道:“不知道后面又有什么帮派冒出来接替青狼帮。你们家那边这段时间又热闹了。”

听到这话,陆沉陷入了沉思。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太阳就到了西边。

相比于昨天,陆沉今天的身体酸痛程度要减轻了许多,走起路来一点也不吃力。

他走到药房,发现一个穿着他们拳院练功服的少年正在帮陆喜儿搬柴火。

“哥!”

陆喜儿喊了一声。

在她旁边的少年见陆沉过来,顿时变得拘谨了起来。

陆沉问道:“这是谁?”

“他叫任虎,是咱们拳院的见习弟子,见我搬柴吃力,就过来帮我一把。他还帮我把柴劈成小块,这样更好烧呢。”

“大哥好。”名叫任光的少年低头喊了一句,耳根顿时红了,匆匆逃走。

陆喜儿觉得有点好笑。

按照陆沉的眼力劲,哪里看不出来这里面的道道。

十三岁了,在这边不算小了,像他们穷苦人家,再过两三年就可以出嫁了。

现在父母大哥都不在,陆沉觉得他得替陆喜儿把把关。

宁云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