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武道从练拳开始

第101章 熟人

户州,太安街上有个新医馆,名叫“回春堂”。

坐馆的是一名外来的女大夫。

这在户州并不常见。

不常见的并非是因为它大夫的性别,而是其外来的身份。

偌大的户州,女眷众多,女医馆也有好几座,可这些医馆无一例外都是在户州经营多年,背景深厚,外来者很难在城中立足。

所有人都以为这医馆开不了多久,却没想到过去这么久,这医馆仍旧好好的,看病之人还络绎不绝。

聪明的人一去打听后才知道,原来这医馆大夫的女儿乃是玄清宗妙月大师的关门弟子,在玄清宗内地位颇高。

有了玄清宗在背后撑腰,谁敢去招惹?

那些不长眼的人去找麻烦,还没付诸行动就被暗中处理掉了。

除了有靠山,众人发现这坐馆的大夫确实医术精湛,且收费颇为良心,在一些世家子弟的带头下,在这几条街里算彻底站稳了脚跟,有些名声了。

大街上,陆喜儿带着韩盆子正寻找医馆去救治魏无量等人。

一路上问询问,摸到了这回春堂。

进门之后,虽然医馆的布置都不一样,陆喜儿却觉得有种眼熟的感觉。

她没有多想,着急似的找到了医馆的学徒。

“你们馆里的大夫在吗?我家里有人受了重伤,需要大夫去看一下。”

学徒问道:“什么伤?”

“内伤。”

“我去喊一下何大夫。”

陆喜儿心道:‘这家医馆的大夫姓何?’

她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竟多生出几分期待出来。

没过多大会,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陆喜儿的面前。

竟然真的是,陆喜儿惊喜道:“芹大夫!”

何西芹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抬头望去,看到了捂嘴一脸惊讶的陆喜儿。

“喜儿,你也来户州了?”何西芹不敢相信地说道:“你小哥也来了吗?受伤的人是你小哥?”

“是其他人。”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走,路上说。”何西芹对店中的两名学徒吩咐道:“把我药箱拿出来,我出去一趟。”

接住学徒抱过来的药箱,何西芹一把拉住陆喜儿,匆匆走了出去。

在路上何西芹才知道陆喜儿兄妹两人前些日子一起到了户州,听着熟悉的口音,她心中欢喜不已。

自从上次她被女儿何菁药翻带到户州后,就一直闷闷不乐,母女之间多有隔阂。

她想离开,回西皋去,但她小觑了她女儿在户州的能量。

在门派的同辈之中她女儿简直可以说一不二,她想要找机会脱身都找不到,最后不得不败给了现实,熄了回西皋的念头。

闲着无聊的她让何婧盘下一个店面,做起了看病行医的老本行。

一开始她也只想找点事做,但没想到她女儿在户州的追求者甚众,其中不乏一些名门世家的子弟,有了这些人的有意帮助下,她的医馆不知不觉已成了大医馆,和西皋时的规模不下上下了。

日渐忙碌的何西芹也慢慢熟悉了户州的生活,只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难掩盖思乡之情。

昨天她还想起拳院之中印象深刻的兄妹,谁知今天恰好遇见,邂逅相逢,真是‘他乡遇故知’,可谓人生一大喜事。

何西芹从陆喜儿口中得知,兄妹两人一路上的波折、西皋城的处境,不免唏嘘。

现在她也知道女儿的好心,想通后也不再责怪了。

“你小哥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姑娘吗?”何西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

陆喜儿摇头道:“没有,他一直醉心于武道,我见他很少与异性往来。”

“哦。”何西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明白她女儿的心思,像那些世家弟子她都无动于衷,类似陆沉这样的无背景的人物,她女儿就更加看不上了,之前都是她自作主张,一厢情愿罢了。

在闲聊之中,陆喜儿带着何西芹到了宅子门口。

大宅门恢弘大气,已有几分大家门庭的风范。

何西芹脚步一顿道:“这宅子你小哥买的,你们就住在这里?”

“嗯。”

何西芹心中暗暗吃惊,她可是知道陆沉的出身,简直低得不能再低了,一段时间不见,他都干了些什么,年纪轻轻能有这般家财?

这个世道纷争不断,并不太平,杀人越货之事在所多有。

或许陆沉就干了这些事攒了这些钱财,这并非长久之计,早晚会出事。

她心中担忧陆氏兄妹两人不知轻重,想告诫几句,可一想她并非两人长辈并不合适,把话又咽了下去。

在她眼里,户州不如投靠个强一点的帮派,找个好营生,才是条好的出路。虽然挣不到大钱,但胜在稳当。

进入内院,陆喜儿发现几句尸体已被搬到了一边,用布盖着,不仔细看的话还看不出来那是一堆尸体。

另外地上的血迹也都被清理了干净,看不出战斗的迹象。

何西芹走到了魏无量两人的身边,摸起脉搏快速检查起来,发现两人脉象虚弱,但呼吸仍正常,内脏中并无虚弱的迹象,于是按照平时的就救治经验,好一番忙碌,确认没有问题说道:“你们安排一个平板之物,将他们抬到床上,后面我再开几副药,应该就无大碍。”

众人听魏无量两人死不了,终于松出一口气,开始按照何西芹的吩咐忙碌起来。

“我看你们也都受不少伤,顺便也给你们开一些跌打损伤的药,以后按时服用,可好得更快一些。”

“多谢芹大夫。”陆喜儿感激道。

“你小哥呢?”忙完之后,何西芹用毛巾擦了擦手问道。

陆喜儿还真不好回答,她知道自家小哥很有可能是去杀人了,但这么说的话可能太过露骨了,怕给小哥引来没有的麻烦。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陆沉回来了。

“咦,这不是芹大夫吗?”门口,陆沉把抗在肩上的箱子放在了地上,意外地说道。

他没想到在户州还能遇到熟人,很是欣喜。

在西皋的时候,他对芹大夫的印象就很好,是个慈爱之人。

兄妹两人没少受她的帮助。

何西芹听到了声音,回头看去,发现许久没见的陆沉穿着一身素白锦袍,原本黑瘦的脸变得孔武有力,白了许多,样貌也变得更好看了。

如果不是身上的血迹,她怕是以为哪家的贵公子。

“不好意思,我先去换身衣服。”陆沉抱歉地说道。

见陆沉带着箱子进了屋里,何西芹暗道:‘真是刀口上舔血,早晚要出事。以后若有机会,看看能不能通过婧婧帮他引荐一下进入玄清宗,如此虽挣不多,但也可糊口,胜在安全。’

宁云志

作家的话
感谢书友喜欢mini、00000、书籍2021、书友160313111641749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