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里沙的奇妙冒险

第24章 令人意外的会面

“哒!”

清脆的响声在室内回响。

“原来如此,这就是远东人说的‘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

黑发少女的声音听起来微微有点开心。

“话语一如既往的有你的风格,但你确定要现在揶揄我吗?如果刚才要有守卫的话咱俩就暴露。”

环视四周,亚里沙保持着静止的状态看着周围的东西,避免发出多余的声音。

“你还呆在这里就说明我们是安全的,你和我拌嘴证明我们还有空闲。”

欢快的论证从身后传出,不用回头银发少女就知道自己的雇主现在心情非常不错。

“果然,你不是能够轻易对付的类型。”

“你那惹人喜爱的白色毛皮可没有办法打动我,赢得这次机会的是你毫不犹豫的行动和你善良的内心。”

伸出手,轻轻撩起亚里沙银色的发丝为她打开视野,黑田莹的声音逐渐变得温柔:“仅仅因为一个命令,就能够豁出一切来救我,不看身份,不看地位,不看价值…”

“跟那头狼灵一样......守护了无用且弱小的我。”

“好像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但略带悲伤,我们第一次见面就用这么悲伤的故事开场,个人认为并不是太好。”

陌生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回荡而来的还有滴答的水声。

转向声源,银发少女将黑田萤从背上放下,摆开架势。

尽管周围的白雾遮住视野,但她还是意识到自己在哪里。

这里是浴室,因此才会有那么大的回音。

“请等一下,我并没有恶意!”

遮着自己敏感部位的金发少女出现在亚里沙的面前。

她有着白皙漂亮的迷人脸蛋,标准的锥形脸蛋加上那头金色的柔顺秀发,宛若从童话里面走出的公主。

以及从视觉效果来看,发育的还真是宏伟啊。

不过这都不能够让亚里沙放下心。

“你到底是谁?”

看来人后,金发少女坦然松开自己遮挡着敏感部位的手臂,单手放在胸前,挺胸抬头直视着面前的银发少女。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夏洛特.冯.阿鲁比昂,诸岛帝国的第四公主。”

“亚里沙.迈斯怀恩.考德文,考德文家的二女参见公主殿下。”

对方报上身份的下一刻,亚里沙立刻就按自己在礼仪课上学的东西迅速回礼。

眼前这位叫夏洛特的少女的礼仪,以及在毫无遮掩的状态下也要保持着风度与威严说明其真的是一位公主。

这倒是不在银发少女的计划之内,原先只是想偷偷溜进来观察一番的,没想到着观察都不用直接找到正主。

“原来是考德文骑士家的二女儿啊,您来此处所为何事?难道是想要和我一起洗澡吗?”

“那还真是无上的荣誉,但今天我来并非为了此事殿下...我今天来是受人所托带来您的客人。”

微微欠身后,亚里沙退到黑田萤的后面,将她完全暴露在夏洛特的面前。

“您应该就是黑田萤了吧,我还准备亲自去拜访您的,没想到您居然亲自前来,让我有些惊喜呢。”

“哦?亲自,去见我?哎呀哎呀,宰相给我的文书里明明写着要在接待室接见我们,您这么说,不怕您的鼻子会一不小心戳死一个人吗?”

看着保持着跪坐动作,面色平静的少女,夏洛特的视线落在对方攥紧的双拳上,微微点头后,抬起头对上她的视线。

“您会愤怒是理所当然的,毕竟那些东西确实是由皇塔签发的帝国官方文件,但...”

从水池中起身,夏洛特走到黑田萤面前蹲下,与其平视。

“我是帝国的第四公主,宰相将这件事情交给我,该如何进行就由我来决断。”

银发少女在二人谈话的时候跑到旁边的水池处,丢掉自己因为沾染淤泥而发黑的手套,清晰双手,拿起旁边的浴巾,回到二人身边将浴巾披在金发少女的身上。

“谢谢。”

如百灵鸟般悦耳的嗓音说出优美的词汇,夏洛特用浴巾将自己的敏感部位遮挡住。

放松下来的亚里沙,才意识到这位公主的嗓音是多么悦耳,如果去唱歌的话,恐怕很容易就能成为主唱吧。

“您并不了解帝国的行政机制,官方文件只是给民众们的解释,实际上的事情全部交给了我。”

“简单来说,这件事情已经由你全权包办,别人不会插手对吧!包办,不准插手...哼,真是恶心的词汇。”

“虽然我并没有提那两个词汇,但如果您感觉不快的话,我以后会注意的,老实说我非常高兴能够认识您,您真是非常有趣呢,而且对于这次的事情也感到非常兴奋。”

“兴奋?接见他国的使者可不是兴奋的事情,你现在就像拿了一个刚从火里面拿出来的栗子一样。”

萤露出一脸的不屑,为别人收尾哪能高兴的起来,又不是受虐狂。

“因为我也有能够做到的事情,过了那么久我也能够为这个国家尽到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能够为姐姐大人分忧解难,这当然令人兴奋。”

脱下浴巾,递给一旁的银发少女,夏洛特重新进入浴池,让水没过肩膀。

“这里可不是谈公事的地方,不过却是清洗身体和谈私事最合适的场所,你们这一路过来估计很艰难吧,尤其是亚里沙小姐,衣服都脏成那个样子,一起来洗个澡吧。”

“恭敬不如从命,我就接受你的好意吧。”

既然是接见和慰问,自然不能黏黏糊糊的上去,这一路也留了不少汗,能够洗澡的确是难得的机会。

“既然事情已经完成,那么在下就先行离开...”

“我需要你,亚里沙,留下来陪我们一起洗个澡好吗?”

优美的声音砸碎了亚里沙的计划,所有的辩词全部化为一句话。

“如您所愿,公主殿下。”

“老实说,我从来没有多人一起洗过澡呢....”

夏洛特露出笑容闭上眼睛享受着银发少女给她搓背。

“那自然啊,因为你可是公主呢。”

“是啊,因为是公主呢....既然公主不行的话,二位愿意当夏洛特的朋友吗?”

深吸一口气,等搓背完成后,金发少女向二人伸出手发问。

“夏洛特的朋友?”

黑田萤眼皮跳了跳,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您是认真的吗?”

亚里沙看着那只白皙的右手,严肃而认真地发问。

“是认真的,是真的,我真心想和你们二人做朋友。”

夏洛特连声确认,语气焦急生怕对方拒绝,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那么,亚里沙愿意当您的朋友。”

握上白皙的手,亚里沙微笑着给出自己的回答。

“太好了!”

夏洛特转身看向一旁的黑发少女。

“黑田小姐呢?”

“我...唔!”

脚腕一痛,萤抓住金发少女的手。

“谢谢,我就知道,那我以后能够称呼你为萤吗?”

“随你的便,反正只是代号而已。”

“那请你们以后也称我为夏洛特。”

一拉,三人抱在一起,第四公主露出前所未有得灿烂笑容,如同阳光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夏洛特,我穿这身没有问题吗?”

对着镜子转了一圈,银发少女向旁边的金发少女发问。

“没事,发证照顾我的女仆人数也不少,多一人少一人没有关系,不过你是没有编制的,还是要小心一点哦。”

夏洛特凑到镜子前来观察亚里沙的穿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不错,非常漂亮,非常适合你...只是胸口是不是有一点宽松?”

看了看一旁的黑田萤的胸口又看了看一旁夏洛特的胸口,亚里沙抿住嘴唇转向一旁。

她跟这帮人在这个问题上相处不来。

“我先去接待室了,一会能请您将萤小姐带过去吗?”

亚里沙点了下头,夏洛特得到恢复转身离开房间。

“你真的要跟她做朋友吗?跟那个假话和真话已经都分不清的少女?”

萤不自觉的为自己刚刚交付真心的少女担心起来。

“真的,因为她没有恶意,虽然不知道话是不是出自真心,但没有一句话中带有恶意。”

找一块干净的手帕为黑田萤的脚裸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后,将足袋和木履帮其穿上。

“我们该去接待室,您准备好了吗?要不我们再等会?”

“你以为我是什么,瓷娃娃吗?我和那些碰一下就要人抱的大小姐不同!我们走!”

啪(从沙发上站起)!

走了一步身体往右侧歪斜,银发少女赶忙上前架住。

“知道了,别城墙,我这就送你过去。”

接待室。

“感谢您们今天的到来,前几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问题,我们为你们的不幸遭深感抱歉,对于牺牲的人表示沉痛的悼念....”

一些列听到耳朵起茧的官话结束后,夏洛特挥手赶走记录官和照相师。

“这件事情估计明天就能登上报纸,慰问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支援大使馆的重建工作,但目前还有一个问题...萤小姐,你考虑过怎么回去吗?”

拿起茶杯喝下红茶,夏洛特看着面前的少女。

“你不会忘记现在半个伦敦都想要你的命吧,虽然旁边的这位亚里沙小姐救了您两次,但这并不是好的办法您也是知道的。”

金发少女的视线看向桌下。

“那你又有什么办法呢,夏洛特公主殿下?”

“夏洛特有办法,夏洛特公主殿下没有办法。”

“嘶....”

黑田萤气的直吸气,她果然和这位少女相处不来,居然被用这么孩子般的话语给反击了。

“夏洛特,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你们用我准备去你们那里的马车,直接坐到大使馆,无论他们再怎么疯狂,想必也不敢袭击诸岛帝国皇室的专车吧。”

夏洛特起身带着二人来到外面,转身向伸手指向自己准备好的皇室马车。

“就是这个了,还有护卫会跟随你们,保证你们的平安。”

“多谢,夏洛特。”

将黑田萤抚上车,亚里沙亲自跟金发少女道谢。

“没必要道谢,其实本来想自己去的,但好像暂时没有办法呢,抱歉。”

“您有这份心就足够,多谢,不然我的工作量还要翻倍。”

“如果是能无声潜入我浴室的你,一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护卫,两个女孩子应该不在话下吧。”

“说句实话,我还真的照顾不了两个人,抱歉打碎你的幻想了。”

亚里沙表示自己做不到,单个都快受不了了,再来一个那可能就要崩盘。

“你还真是可爱,有自知之明的人,我并不讨厌哦,我们有缘再见吧,亚里沙。”

“有缘再见,夏洛特。”

银发少女转身登上马车,和黑田萤一起离开皇塔。

“完了....”

刚上车过了一会,亚里沙突然脸色苍白。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出什么问题了,你顶住啊,雪狼!”

这突然的变故让萤慌的不行。

“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我忘记了一件事情,我没有跟大姐和三妹讲要帮你就直接出来,这下子回到考德文家怕是要炸锅。”

想起回家的可能发生的种种遭遇,亚里沙的头就开始难受起来。

“哼,自作孽不可活,远东人的哲学还真是不错,不过...如果你一再要求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回去一起解释一下,毕竟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别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如果让黑田萤帮自己解释,除了增加头痛指数以外没有更多的好处。

皇宫别馆。

送别走二人的夏洛特在女仆的陪伴下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诸岛王塔。

“我来谒见姐姐大人,汇报工作,麻烦通报一下。”

“不用通报,女皇大人正在花园等你,直接过去即可。”

侍从用手臂为公主指明方向。

“果然是料事如神的姐姐大人呢,你们在这里等我。”

留下自己的女仆,公主独自一人前往花园。

“姐姐大人,我完成您交给我的事情了,极东的大使也已经平安回去了。”

半跪在地上,夏洛特向自己的姐姐,当今的女皇,贾瑟敏汇报自己的成果。

“很好,果然交给你对的,辛苦了,夏洛特。”

“没有,能够为姐姐大人分担事情是我的荣幸,但我可否向您询问一些事情?”

“唉,你居然会对事情产生好奇,说吧,只要你能知道的,姐姐都告诉你。”

贾瑟敏为自己的这位妹妹开始对世间的东西感兴趣而感到欣慰。

自己这个妹妹总算对周围的东西感兴趣,而不像一个机器一样。

“你知道,亚里沙.迈斯怀恩.考德文和黑田萤吗?”

而此时的亚里沙正站在夜晚的考德文家门前。

“啊切!一定是有人在议论我,说不定就是里面我的姐姐和妹妹。”

深吸一口气,银发少女推开庄园大门进入其中。

连南希的糖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