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瑶台

第112章 撒粮

一个小小的妾室,安黎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听到做妾岳楚夕的眉毛一挑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是妾,上面还有一个不好惹的妻。这日子,想想也不太好过!

“还未听说你有未婚妻,也没听爹爹提起过。”岳楚夕也不是好糊弄的主,未婚妻也是要有婚书为证的,“一枚玉佩只是儿时玩耍间定下的,与婚书差的远了!”

婚书是得到双方爹娘认可的,也是势在必行的约定。儿时的玩耍无非是小孩子过家家,做不得数的。

“确实该写两份婚书,才算是明媒正娶之道!”许志成很是认同的点点头,不忘握紧安黎有些冰凉的手,“你可得同我一道回去才是!”

“志成,待婚书落实了在提不晚。”许志殇总得说上几句,舎王的心思也明白的,“这玉佩可是你八岁时弄丢的那枚?”

“大哥果然好眼力,这么久的事还记得。”许志成抿嘴一笑,“我到是忘了,当年大哥还问我玉佩哪儿去了,我说给未来媳妇儿了!”

当哥哥的记住弟弟的婚事,也是应该的。

“先吃饭吧,凉了就没有原来的味道了!”安黎哈哈一笑,有些事有些人,心凉了就捂不暖了,夹了鸡腿大口吃,眼神始终落在腰间的玉佩上。

“味道比之前更浓郁了!”程舎撕开鱼肉,将最鲜嫩的鱼肉塞进嘴里闭上眼睛细细品尝,“这鱼的味道甚好!”

酒足饭饱安黎乘坐着马车回到铺子里,眼下没有住的地方只能在铺子二楼先住下。

明月备好银耳莲子粥放在桌前,不忘给自己添上一碗大口吃起来。

“按着你的要求寻了间靠南墙的院子,你有时间去瞧瞧!”话是这么说,可明月没有丝毫要行动的模样,“你是许志成的未婚妻?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还是儿时就定下的,这消息太冲击我的大脑。”

“是啊,我们二人幼时便私定终身,你满意了吗?”眨着眼睛的安黎看向楼下的身影,“把他赶走!”

一看来人明月瞬间没了好脸色,放下碗点脚飞身下楼。

“舎王爷,我家姑娘已谁下了,您要有事不如晚点来!”一只手挡在门前,就是不让进。

“我可是你家姑娘的大买主,你此番作为怕是不好。”警告意味明显,程舎的拳头在做响,“你家的布料本王有些许的不满意,需要同安黎商量!”

百匹布料的买卖眼下人尽皆知,若出了纰漏安黎是弥补不回来的。

果然听见楼上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抬眸的程舎对上那双不自在的眸子,就像观赏家中的宠物,志在必得!

摆满茶水点心的桌子安黎低头吃粥,程舎就静静看着,不打扰也不催促。

“布料哪里不满意,我可以改!”放下粥剥开橘子往嘴里塞,眼神只要不落在紫衣身上干什么都是快活的。

“这个季节的橘子酸的紧,叮嘱你多少回了,老是忘记。”程舎取走安黎手中的橘子放进嘴里眯起了眼睛,“果然酸的紧,吃多了你的胃病又该犯了!”

“多谢王爷挂记,志成每日给我备许多养胃的汤水,眼下已好多了!”继续剥开橘子吃,安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可就是有股劲儿就要吃橘子。

“还生我气呢!”程舎软软的声音响起,一只手已伸向那张日思夜想的脸上。

下意识躲闪的安黎往后一靠,只感觉温暖的打手护住了碰到柱子上的脑袋。

“瞧你,非要吃酸涩的橘子,胃痛了难受的还不是你吗?”许志成一脸的无奈,拉了椅子坐下取出汤碗,并夺走橘子尽数吃进肚子里,“给你熬了南瓜黄米粥,对胃好!”

说着汤勺已送往安黎的嘴前,大有不喝不松手的迹象。

于是乎,许志成将一碗粥,一勺一勺得喂给了安黎,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着安黎不会照顾自己。

茹鱼得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