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等竹马之大梦一场空

第5章 千面郎君

“杜希航,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杜希航一脸无辜的说:“喜欢啊,怎么了?”“刘柳说昨天你送她回家的,你都没有送过我,你凭什么送她啊,你送她你让别人怎么看我啊,你说你到底什么意思。”杜希航用手抚摸着念默的头温柔的说:“没有特意送她,她说顺道,问我可不可以一起走,我没说话,她自己跟过来的,我一个男生也不能撵她,所以就一起走了,怎么生气了呢?”两只胳膊圈起一个圈念默把头埋在桌面上,不理杜希航,上身还不停的耸动。杜希航皱皱眉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默默,别哭了,以后我送你回家好不好?”没反应,“默默我喜欢的只有你”停止耸动,“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没反应,继续“爱的都是你,念得都是你,小小的爱大大城里好甜蜜。默默,别不理我了,好难受啊,默默。”杜希航捂住胸口假装很难受的样子说。“杜希航,你好坏,演技好假,就知道欺负人家,就仗着我喜欢你,离不开你。”说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破涕为笑。“晚上送我,说好的,不许变。”杜希航点点头摸了摸念默的脸也和念默一起笑了笑。那时候的男生不懂女生,总是觉得女生经常爱莫名其妙的生气,女生的心思难以捉摸,女生就像是一道永远也解不开的数学题。

杜希航遵守约定送念默回家,因为不是一路的所以回家的时间晚了。在路上碰到了去超市买东西的穆清阳,看着穆清阳提着好大的一袋儿东西杜希航讥讽的说:“穆清阳你是要把自己当猪养吗?都胖成这个样子了还吃呢?”穆清阳理都没理杜希航转身就走了,嘴上碎碎念说:“胖不胖的管你什么事儿,我胖我愿意。”看着穆清阳生气的样子杜希航哈哈的笑着,然后快步上前拎起穆清阳手上的袋子说:“赶紧减肥吧,要不以后得买多大的婚纱啊?对啦,穆清阳对你身边那些对你死缠烂打的小子远一点,给我好好学习,恋爱不是你这个年纪该想的事儿,知道不,好好学习才是你唯一的出路,要不以后变成个胸大无脑的女生我可不认你。”穆清阳忍无可忍的说:“滚。”然后抬起一脚踹向杜希航,身手敏捷的杜希航向前一跑,躲开了穆清阳的飞脚。少年带着笑声消失在了夕阳里,穆清阳在后面散步一样的跟上去,回到家妈妈问穆清阳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穆清阳说:“我又不是兔子能跑过他。”说完母女俩哈哈一笑。

那年周杰伦发了新专辑,开了巡回演唱会,清阳和赵晓鸥说这辈子和心爱的人一起去听一场周杰伦的演唱会,拥有一张周杰伦的专辑这一生也无憾了。赵晓鸥笑她没出息。赵晓鸥说要是她就选择嫁给周杰伦,那样就可以实现所有愿望了。清阳知道其实赵晓鸥心里面藏着一个人,藏得很深很深连她也不知道是谁,所以别说周杰伦了,不是那个人晓鸥谁也不会嫁。后来的事儿证明清阳的判断是正确的,赵晓鸥千辛万苦遭受了无数白眼站到了心上人的身边,还好那个人珍惜她,爱护她,视他如生命,尽管最后结局不是很好但是至少他们相爱过。

穆清阳家里的热闹与杜希航家里的冷清成了鲜明的对比。杜希航回到家就只能看到妈妈李美娟一个人坐在饭桌前看着满桌的菜发呆,印象中今天是爸妈的结婚纪念日。杜希航明白了,老爸肯定是给忘了,所以还没有回来,杜希航和李美娟说话,李美娟没有反应,杜希航叹了口气,去自己的书房里给老爸打电话:“老爸,你在哪儿呢?”杜建国:“在公司,怎么了儿子?”杜希航:“爸,今天是你和妈的结婚纪念日,回来吧。”杜建国吸了口烟说:“儿子,爸这边忙,今天晚上回不去,你告诉你妈一声儿,你俩先吃吧。”杜希航还没说完就听见了电话嘟嘟的声音。杜希航下楼看着落寞的李美娟,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抽了一下的疼。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但是父母的感情很好,无论多晚都能一起吃饭,现在有钱了,见一面都成了问题。

“真的不回去吗?”杜建国看着怀中仰起脸的吴亚杰,将手指中夹着的烟猛吸了几口,按灭烟蒂,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吴亚杰的脸,顺带着整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柔声说:“不回去了,舍不得你,她有儿子陪着,你只有我。”吴亚杰将手臂环在了杜建国的脖子上,上身向上,附在了杜建国耳朵上轻轻地说:“有你真好。”杜建国紧了紧抱着吴亚杰的手臂,这一刻,他想到了最近流行的一个词儿,想让时间静止。对他想让时间静止,因为吴亚杰点燃了他荒芜了很久的爱情,多年和李美娟在一起为了生活,早已失去了爱情,曾经也只是因为生活所迫而选择了李美娟,当年他知道李美娟家庭条件优渥,能帮助自己,所以投其所好的追求李美娟,但是李美娟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李美娟强势,不讲理,蛮横。这些都和她的家庭出身有关系,他能理解,但是多年来李美娟全家人高人一等的颐指气使的做派已然是压迫的杜建国要疯掉了。生活只有在公司接到大笔订单能让杜建国觉得是有意义的,只有单独和儿子在一起才能重回当年的意气风头发,只有在吴亚杰这里才能享受到爱情。不过他也深知吴亚杰并不是真的爱他,并不是真的如表现的那样单纯,但是尽管如此他甘之如饴,因为在吴亚杰这里既可以享受爱情,对自己的事业又有帮助。

杜希航吃完饭回屋学习,李美娟食如嚼蜡般的把饭吃完,阿姨把餐桌收拾完就离开了。李美娟还是保持一个姿势不变的坐着,整栋别墅被灯照的如同白昼,但是李美娟的心却是黑暗的,空洞的。她知道杜建国是在外面有人了,频繁的不回家,加深了自己的猜想。只是她不懂曾经他们是那么的恩爱,那么的让人羡慕,怎么就到了如此地步。李美娟整疯魔般的想着,手机响了,打开看到了杜建国的短信。‘老婆,对不起,最近公司正在谈江南公司的工程,我需要吴亚杰的帮忙,在陪她吃饭,没有办法回去陪你过纪念日。’紧接着又有一条短信过来,打开‘对不起,明天晚上我早点儿回去陪你和儿子,不生气好不?’李美娟的心向放了烟花一样,开心了起来。刚要回复,接下来一套短息更是让李美娟觉得杜建国是在意自己的,是自己最近胡思乱想的想多了。‘老婆,我最爱的是你,老婆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第一次见你那样的美丽。’这一夜李美娟睡得很踏实,吴亚杰睡梦里都是蜜糖,杜建国闭上眼睛,心里再盘算如何让吴亚杰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帮自己拿到江南公司的工程,想着如何让李美娟说服他大哥批了公司在他大哥所在的银行贷款。美男计好用,这些年这些家业大都是靠着这一招打下的,真正的是一招鲜,吃遍天啊。

第二天早上,杜建国轻轻的拍着吴亚杰,叫吴亚杰起床,吴亚杰起来,还没站稳,杜建国伸手公主抱,把吴亚杰抱到了餐桌,吴亚杰将头埋在了杜建国的怀里,说:“烦人,一大早的就让人家开始离不开你,你真是个坏蛋。”杜建国放下吴亚杰笑着说:“我坏吗,我对自己喜欢的的女人好,还成了坏蛋了,你这个小东西,真是不讲理啊。”吴亚杰撒娇式的哼了杜建国一声说:“建国,这些都是你做的吗?”望着这满桌子丰盛的菜,吴亚杰这样的情场高手也是被温暖了,被打动了,这个男人自己愿意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任何事儿,因为这一年里杜建国真的对自己太好了,让她漂泊了好久的心找到了归属感,安全感。而自己能帮助他的也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体帮他拿到一笔笔订单,杜建国也从没有嫌弃自己,亏待自己。她也甘之如饴的在这权色交易中沉溺,她也知道接下来杜建国会找一个理由让自己去陪另一个男人,或者让自己从哪里得到他需要的消息。果然吴亚杰吃完了,杜江国收拾碗筷后,在梳妆镜前给吴亚杰带上一条精致的项链,吴亚杰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亲爱的,为什么送我项链啊?”杜建国看着镜子里的漂亮的吴亚杰,这是他创建商业帝国的杀手锏,是他最重要的武器,早年在社会上颠沛流离,受尽白眼,欺负的杜建国从不认为感情要比金钱,权利重要,但是感情却是获取金钱的最有力的武器。当然他的秘密武器也不止这一件,还有李美娟背后的李氏家族等等,最重要的是杜建国很是擅长感情控制。杜建国抚摸着吴亚杰的肩膀,微笑着,然后轻吻了一下吴亚杰的头,温柔的说:“看着这条项链适合你,就买下了。喜欢吗?”吴亚杰娇羞着说:“喜欢,你买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你。”杜建国顺着吴亚杰的肩膀抚摸到她的锁骨,由着锁骨向下轻柔着胸前的蛮夷,吴亚杰动情的仰起头,闭着眼睛,等着杜建国的亲吻,片刻之后两个人在床上开始了人类最原始的运动。结束后,杜建国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的吸着,吴亚杰侧身躺着,看着杜建国,等着她的主人向他发布她的任务。杜建国掐灭烟蒂,回头看着吴亚杰,伸手搂了过来。“亚杰,江南公司本次负责项目的负责人今天晚上想要你过去和你谈谈项目的事儿,晚上你要是不想过去我再想别的办法。”吴亚杰知道到了她为他上战场的时候了,也是她能讨价还价的时候了。“我要这个项目的百分之五的利润可以么?”杜建国拍了拍吴亚杰,抽回手臂,这表明他不高兴了。杜建国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吴亚杰的住处,这一刻吴亚杰才意识到他终究是别人的,吴亚杰用力锤了被子,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他牢牢地拴在自己身边,不惜一切代价。

杀马特造型,非主流造型的盛行的时候,学生们把头发弄成各种鸡飞狗跳的形状,拿着不是特别清楚的按键手机拍着流泪照颓废照,深沉照忧伤照。穆清阳拉着赵晓鸥去商场照了好几版大头贴,穆清阳把大头贴贴在了书上,杜希航看见了说穆清阳幼稚,为此穆清阳讥讽他的杀马特新头型像个女人,一点儿都不男人。后来穆清阳把书上的大头贴撕了下来,但是撕到一半儿的时候负气的说:“凭什么他说幼稚我就撕下来啊,我凭什么还像以前一样听他的话啊。”一边说着一边停止了动作。过了几天再看杜希航,穆清阳发现杜希航的头发被剪成了小平头,穆清阳哈哈大笑的说:“哥,你这是什么发型啊?太难看了,还不如你以前的那个女人头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穆清阳笑得上气不接下去的,杜希航一副你不懂的眼神看看穆清阳然后说:“帅哥是不分头型的,大人的世界小屁孩儿不懂。”穆清阳停止了笑一本正经的说:“哥,你这个样子是因为喜欢你的女孩儿太多,你是防骚扰的,我知道。不过真的是太差劲儿了,我估计你这个头型照张照片肯定能把鬼吓死。”说完还一副我懂的样子拍了拍杜希航的肩膀,然后拽拽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笑个不停。“死丫头再笑看我不收拾你。”其实杜希航是什么样的头型都能驾驭得了,就是那种光头也很好看的人。

开心快乐的假期结束后是大家匆匆忙忙的奔向校门口,早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过后,韩念墨用手推了推正在玩儿手机游戏的杜希航说:“希航,数学笔记我没记全,你的借我好吗?”杜希航抬头看了看韩念墨扭了下脖子点了两下,长叹口气,不是很情愿的将数学笔记拿出来给了韩念墨。女生都是天生敏感,恋爱中的女生最是敏感,杜希航的态度让韩念墨着实的有些难受也有点儿震惊。韩念墨皱着眉,咬了下嘴唇,委屈的说:“希航我是哪里做错了吗?”杜希航这次没抬头,玩儿着手机里的游戏。平常都是被杜希航捧在手里的,而今受了冷落的韩念并没有想到被冷落的原因火腾地一下就冲到了脑袋上,发脾气的说:“杜希航,你什么意思,我和你说话呢?”杜希航还是没有说话,看着杜希航无视,韩念墨越看越生气,最后一把抢过手机,高高的举起,使劲儿的摔到了地面上,手机四分五裂的样子不由得能感觉到韩念墨的委屈和愤怒。周围的同学都看了过来,从抢手机到手机的毁坏,杜希航都抱着双臂冷眼观看,毫无反应仿佛那不是他的手机一样。韩念墨看着杜希航的态度,大喊了一声,哭着跑了出去,以为杜希航会追着自己跑出去,没想到自己跑到操场上的那个体育课偷偷休息的地方也没有看见杜希航的影子。杜大少爷看着自己报废的手机毫无感觉,从书包里拿出了饶雪漫的畅销小说《左耳》看起来,其实也不是自己多想看,只是心中那个傻姑娘最近总是嚷嚷着看了《左耳》心里难受。他的胸中有两个世界,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独独为她开辟的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是只有他和她的二人世界,也是杜希航最爱去的地方。这世界的男人分两种,好色和更好色,认识杜希航后我才知道这世界的男人有三种,好色,更好色和看着很渣其实很专情,杜希航是第三种男人。张宇打完篮球回班级看见同学们躲闪的眼神,以及地上还未清理的手机尸体,张宇叹了口气猜出大概,放好篮球拿起笤帚和磋子给手机收尸。

韩念墨等了一节课的时间也不见杜希航,一双眼睛哭的红肿,好朋友刘佳乐陪着又是递纸巾又是递矿泉水的。从厕所出来的陆岩韩念墨靠着单杠站着,猜可能是和杜希航俩人吵架了,跑过去笑嘻嘻的说:“怎么了?”韩念墨擦了擦眼泪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没事儿,聊电视剧呢,”陆岩看着韩念墨笑着说:“杜希航欺负你了,我看出来了,你的眼睛出卖了你的心。”韩念墨哽咽着回答:“就你聪明,就你知道的多,还瞒不住你了呢?”陆岩说:“哎,和他那种人生气犯不上,哭什么,他让你生气你就生气啊,没骨气。”韩念墨用手指戳了戳陆岩,这一幕正好被楼上的杜希航看见了,刚刚好从杜希航的角度看着分明就是韩念墨掐陆岩,杜希航知道陆岩喜欢韩念墨,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是应该换女朋友了,不然他的傻丫头该胡思乱想了。

赵阿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