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情缘

第1章 追求者

关小禾忍不住瞅了瞅身边正在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

赵启明身着暗纹粉色T恤,牛仔裤,短发梳理得很清爽,相貌阳光大气,人也很年轻,比关小禾还小一岁。

他是凤城市里一家小型化工公司的老板,很有点青年才俊的意味。

一直以来,跟关小禾打交道的男人似乎都是君子,他们对她太彬彬有礼,太知道为她着想,生怕会吓着她似的,特别是面对关小禾很有礼貌的拒绝后,从来就没有人会大胆地更进一步。

这样的男女交往其实是寡淡无味的,甚至还有些伤关小禾的自尊。

男人坚持是一回事,女人不从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和道德无关。

然而,赵启明却是关小禾从未遇见过的一个例外。才认识她没多久,不管她拒绝不拒绝,他不由分说就想要主宰她,并不懂得委婉,想说什么就是什么,率真得像个孩子,连带着现在关小禾跟他说话时口气都跟个哥儿们似的,感觉特轻松。

现在,赵启明将车停到了“盛唐”门前,两人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看见来客人了,赶紧过来上了一壶龙井。

赵启明让关小禾点菜,关小禾很小女人的样子说道:“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随便吧。”

赵启明咧开嘴笑了,满意地点点头,很熟练地点了一些菜吩咐服务员快点上。

等菜的工夫,赵启明目不转睛地盯着关小禾说:“你今天这身裙子挺好看的,看上去就像个女学生。”

关小禾心里暗地得意,嘴上却自嘲道:“都老大不小了,哪还敢装嫩?”

关小禾说这话的时候头一直低着,为的是不和赵启明的眼神相遇,她深知那里面藏着火焰,不得轻易触碰,她有意识地拨了拨腕上的那条绿幽灵手链。

赵启明哈哈一笑,“说得确实有几份道理,剩女关小禾,再继续下去你差不多就是齐天大剩了。”

关小禾心里陡然一凉,不觉抬头横了他一眼,这人真是,怎么说话呢!

赵启明密切注视着她的表情,他一点都不介意,接着问道:“最近忙不忙?”

“不忙,”关小禾摇摇头。

前几天,台里通知她的一个叫《青春无悔》的栏目要下,因为收听率太低了,编导苏大姐跟挨了一闷棍似的拉长着个脸,作为节目主持的关小禾初听到消息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即就在心里笑了。这种无聊的鸡肋节目也该到寿了,再耗下去不过是回光返照。

“现在没多少人听电台了。”赵启明很直接地说道:“反正我就不听。”

“或许吧,”关小禾有些没精打采。

她的眼睛现在还有些涩涩的,电台的工资太少了,她又不是台柱。她老早就有强烈的自我提醒,随时准备另谋出路,别混吃等死。最近一年她有事没事就在网上写VIP文,赚点小钱花花,昨晚她又睡得很晚。

“你昨晚是不是又熬夜了?黑眼圈都出来了,这么大的人也不知道爱惜自己,女人到了你这年龄再不保养会老得很快的。”赵启明关心地说。

“你这话貌似很知心,我听了怎么这么闹心这么别扭呢?”关小禾捧起杯子喝了一口龙井,斜了他一眼,“故意在提醒我有多老似的。”

“我有吗?”赵启明眨眨眼,笑,很狡猾的样子。

关小禾没搭他的茬。

两人一时无话,默默地喝着茶。

可是关小禾马上就发现赵启明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脸,他是在解读她?窥视她?

起初只是有一点不自在,渐渐的连她的皮肤都有些不堪忍受了,被灼痛了似的,她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能不能别这样看人?大射灯啊!”

“我只对我喜欢的女人才这样看!”赵启明大声坦然的回答让关小禾的一口茶差点吸进气管!她看了看四周,低声急急道:“喂!赵启明你不要胡说好不好?论年龄我还是你姐!”

赵启明一听这话马上就变了脸色,“我以后再不希望听到你说这种没意义的话!”

“我…..你难道不知道我有男朋友了吗?我早告诉过你的,不是吗?”关小禾垂下眼帘,有意识地转动着手腕上的绿幽灵的绿色珠子,提醒自己也提醒别人。

这是男友孙锦成去年从M国寄回的生日礼物——一条绿幽灵手链,起初收到的时候有点儿失望,但戴了一段日子,渐渐就适应了。

对于关小禾而言,适应就是喜欢。

“那是你的事,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就有权利追求你,难道不是吗?”

“外面那么多年轻漂亮的,你又何必……”

“再说这些没意义的话我可真要翻脸了!”赵启明忍无可忍了!

关小禾赶紧选择闭嘴。

在“盛唐”大门口,赵启明和关小禾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关小禾裸露的手臂不小心刮到了门把手上,她的手下意识里轻轻一扬,皓腕上的手链随即哗啦啦的断裂成一粒粒的小珠子,欢快地四处蹦跳。

“啊呀!”关小禾低呼一声,她紧盯着那些散落的小珠子,生怕丢了哪颗,赶紧蹲下来拣。

赵启明转身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开始笑,“还捡什么捡?你早就该将这玩意儿扔掉了,我马上去给你买只新手镯。”

“你不帮忙的话就给我闭嘴!”关小禾凶凶地瞪了他一眼,幸亏地上铺的是地毯,这会儿客人也不是很多,她必须赶快将珠子捡起来。

她一边捡着一边数着,神情相当专注。

赵启明无奈,只得也弯下腰来帮她捡。

关小禾捡着捡着简直有点恼火起来,她不喜欢这种零碎的首饰,这种娇滴滴却并不值钱的珠子用一根似是而非的塑料绳子串着,随时都让人提醒吊胆,烦都烦死了。

送只银镯子该多好,并不见得有多破费,而且掉到地上一下子就捡起来了。

就这么想着怨着的时候,关小禾突然看见一只铮亮的黑色皮鞋即将踩到一粒珠子上。

“别踩!”她心里一激灵,嘴里立即大喊起来

那鞋刚一触地就赶紧抬起来,显然是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但是那颗娇弱的绿珠子已经不可避免地香消玉殒了,关小禾心里哀鸣一声,恨恨地沿着鞋向上看,一个被吓了一跳的男人面孔正错愕地望着她。

如刀凿般的深刻五官,有着某种她从未见过似乎强韧得难以打倒的力量,很帅气,很霸气的样子,还有点……饶有兴味。

关小禾半张着嘴巴僵在那儿,反应了几秒马上夸张地将嘴巴闭上,换上很淑女的表情。

和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在这样的帅哥面前,关小禾为自己大妈一样蹲在地上的姿势难堪,想装作不在意,却感到自己的脸很热。

“李秘书长,咱们快走吧,郑书记在等着呢!”男人身边的一个胖男人推推他的胳膊。

男人恍然大悟似的,马上拔脚就走,留给关小禾一个急匆匆的背影。

“喂!我的珠子……”关小禾看看地上的碎珠子,突然想到什么,猛地起身竟想上前去追那男人,却被身边的赵启明一把拉住了胳膊!

赵启明有些恼怒地低语道:“你想干什么?不知道他是谁吗?!”

“他谁啊?”关小禾嘀咕道,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很是晦气,珠子终于碎了一只,她现在心里突然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这糊涂虫说了!你还做什么主持人,我看干脆找块豆腐一头碰死算了!”赵启明正滔滔不绝地想继续说下去,看到关小禾的神情有些不对,忙安慰道:“别灰着个脸,不就是个百十元的镯子吗?至于吗?你要喜欢的话我马上就去给你买十个八个的。”

关小禾眼里突然有了泪,嘴唇发颤,声音哽咽,“你懂什么呀你,你个粗人!”随即急急朝门外走去。

赵启明一下子有些慌了,赶紧跟上前,低声下气道:“小禾,别……好好好,都是我错,我是粗人!你别哭,好不好?人家见了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

关小禾终于停下脚步,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努力挤出一个飘忽的笑容,“对不起,刚才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不对劲起来,现在好多了。”

“没事了?你这人,情绪来得这么快,真吓死我了!”赵启明关切地望着她,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拭她脸颊上挂着的一滴泪,哪知关小禾头一偏,低声说:“我想回家了。”

赵启明的一只手僵在半空,终于无声地落下,他的声音中明显带着遗憾,“不去逛夜市了?晚上出来之前不是一直嚷着要去的吗?”

“不去了,我想回家。”

夏三小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