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给鸣人治病开始

第36章 “念经”治疗

“嗯,这位如此迫不及待,难道是有值钱的东西,先声明,你那把破刀我看不上。”

日向准抢先说道,然后解开再不斩的哑穴。

“你居然敢让本大爷交钱,还看不上斩首大刀,你知道那把大刀斩杀过多少人么……”

再不斩很是嚣张的盯着日向准。

“你还是闭嘴吧。”

日向准发现这个再不斩就是一个杀价的。

“还是这位白兄弟更加明白事理,你说说吧。”

日向准露出亲切的笑容。

白心中敏锐的感知到一丝危险,咳嗽了一声,虽然身后再不斩先生的杀气很重,好像再说白你要是敢给那小子钱,我绝饶不了你。

但白心中却苦笑,再不斩先生,现在你和我都被裹得跟粽子一样,动都不能动,你还这样吃霸王餐,是不是心太大了。

“我的血继限界忍术,肯定是没有办法教给日向先生,但是我在雾忍追杀部队的时候,有一门忍术,是专门教导使用针灸伤人,我刚才看日向先生似乎对拿针灸对敌没有好的方法,我可以教你用来抵偿药费,你看如何。”

听到白的话,日向准点点头,发证是白来的东西为什么不要,刚才他还以为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呢。

或许还可以在压榨一些。

“你的诊金足够了,可是这位却很严重,实话告诉你,他正走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不是身上的伤势,而是脑子这里已经出现问题,出现心病在自我毁灭。”

“嗯,嗯,嗯嗯……”

再不斩已经用尽全部的力气在使劲恩恩的叫,表达他的愤怒和杀气。

日向准这个时候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这样,我尝试用一些美好的歌声唤醒,你就会发现他有多么反人格了。”

说完,日向准来到再不斩面前,咳嗽了一声,心中很是质疑系统给的治疗配方。

“这会不会太儿戏了。”

系统:“这是本系统从诸天某个位面之中搜集专门治疗这种人格不全病人的特效良方,放心好了一定有用。”

“那我可就开始了。”

日向准大喝一声,白有些后悔毕竟在他眼中再不斩大人其实也很正常的,就是有时候会出现点问题。

就在白担心日向准会对再不斩做出什么不利的动作,日向准开始治疗了。

“孩子、孩子、为何你这么坏,欺负,欺骗,为何你做出来……”

唱到这里,再不斩的眼睛已经开始凸起,甚至他感觉一股恶心,不,甚至是五脏六腑都想要冲出去。

“嗯,嗯!”

再不斩很是痛苦的样子,这让白陷入凌乱,为什么会这样,这首歌很好听啊,为什么再不斩先生的反应如此强烈,连白都能感觉到那种愧疚,毕竟他很坏的。

“居然真的有反应。”

日向准也没有想到这种跟念佛一样的歌曲居然真的会有反应,立刻提高音调,继续唱下去。

“要学会做好小孩,相亲相爱,关怀就在心中,充满色彩。”

“乖乖,你快回来。我怀抱一直为你打开,乖乖,要真心悔改……本来人性都是善良像小孩。”

“噗!”

再不斩直接吐出一口鲜血,晕死后去了。

这让白很后悔,万一再不斩先生伤势加重怎办,可是看再不斩先生的反应似乎真的有心病。

毕竟这歌曲如此好听,为什么再不斩先生如此反应呢,难道真的跟这位大夫所说,再不斩先生已经开始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了。

“没想到病情如此严重,我这种可以直接唤醒人真善美的歌声治疗居然让他如此抗拒。”

日向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才他虽然不相信系统的配方,但唱的时候可是扯开嗓子,很是卖命的,毕竟系统说这歌曲能不能唤醒看唱的人功力如何。

“那个,再不斩先生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应。”

“我的医道还浅薄,但根据我观察应该是你这位同伴太抗拒这种治疗,甚至可以说他心中真善美隐藏的太深了,深的已经让他不认为还有一丝丝人性,我猜他应该是跟以前的经历有关系,有人把他这部分人性给抹杀掉了,让他成为了一个只知道杀人的机器。”

日向准说的很婉转,但是话中的意思就是让白明白,这种病情很严重,很难治。

白低头思考,他因为在雾忍追杀部队里呆过,所以略微知道了一点关于再不斩先生的过去。

雾忍毕业考试是五大忍村最残酷的,但是因为某件事情,这个考试最后的考验最后被更改了,想到自己当初看到的那份文件,白十分认可日向准的分析。

“大夫,请你一定要救我的同伴,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可以,我刚才说了,我是大夫,平生最无法容忍的就是有病不治疗。”

日向准说道这里,语气犹豫的说道:“但每一次我对他进行这种心理治疗都很费嗓子,所以在这个诊金上面。”

“你放心,我可以分期,而且你也雇佣我做事。”

白着急的说道。

眼见再不斩先生反应如此强烈,白相信了,彻底相信了。

“一切都是为了再不斩先生。”

“哈哈,说的我好像很爱钱一样,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还有一个关键是这个病情会很抗拒,认为没病,不过既然答应你了,无论如何我都会继续给你伙伴治疗,只是以后要是任务遇到木叶的忍者,还麻烦看在今日知恩上,不要起冲突。”

“做梦!”

日向准刚说完,一声冰冷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居然是再不斩,刚才他一口鲜血帮他冲开了哑穴。

“小子,本大爷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继续治疗,而且你的歌难听死了,本大爷没病。”

日向准给白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说,看吧我说的没错吧。

接着日向准又一次开始给再不斩“念经”,白撇过头不忍在看下去。

“噗!本大爷死都不会放过你,你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日向准发现实在是封不住再不斩的哑穴了,因为每次他唱完一遍,再不斩都能吐出一口鲜血冲开穴位。

颈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