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生存游戏

第28章 ,闹剧般的队友

四人在碰面之后互相做了个自我介绍,碰到怪异时也好有个照应。

首先那精壮男子叫陈勇,虽然体型并没有多么庞大但身上的精肉却不少,看上去应该没少干过体力活,在这末世之中倒也值得信赖。

而那名女子则叫王喜,没有什么多大特殊的地方,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看岁数应该没有50也有40了吧,整个身材显微胖,但脸上依然涂着名贵的化妆品。

逸邵能辨别地出来,她身上那股香水独有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浓郁到甚至让他感觉有些作呕。

剩下的那个一直哆嗦着身子的家伙,叫阿明,一个比较独特的取名方式,不是吗?

而至于逸邵,则用了假名,为了以防他们贪图自己身上的道具与物资。

“逸铭”是他现在的名字,当然是暂用的。

就在一小队人自我介绍的时候,这场逃脱游戏已经开始了。

他们的任务是在系统的指引下前往目标地点,然后才能开始挑战。

“走吧,让我们漂漂亮亮的赢下这场挑战!”

陈勇带队首当其冲地朝着那座凭空出现的大楼冲去。

留在后方的逸邵与王喜都是不约而同地抚了一下额头,同时心中暗道:“这个二货......”

而那个眼镜男则呆呆地楞在了队伍的最后方,面对这种情况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说句老实话,就连逸邵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活下来的。

按规矩,像他这样的家伙早就应该被淘汰掉了才是。

以这求生游戏的残酷性而言,这种人绝对不可能活着出现在这里。

只是单纯的运气好么?

一行人陆陆续续地朝着那座神秘大楼走去。

这大楼是刚刚在系统宣布“游戏开始”后凭空出现的,高耸入云,完全不知道尽头在哪。

黑夜之中显得又是那样不同。

这次他们的任务,去进入电梯就行了,不是很难。

但同样也不简单。

刚进入大厅之后就看见那扇敞开了门的电梯了。

而在他们进入之后,那扇大门便自动合上了。

反正系统又没说要他们立刻开始游戏,逸邵便直接抽空检查了一下这里。

手中举着刚刚从门口顺来的火烛。

微亮的光明将视线中的可见范围照亮。

这大楼很是诡异。

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了,无论是退路还是往上的路。

楼梯虽然依然在那里摆着,但逸邵踏入其中之后便会因为类似时空扭曲的情况而再度返回这里。

他们唯一能进行移动的方式,就是用这电梯。

而逸邵在搜寻了一大圈之后,甚至连一点物资都没发现。

“也就是说物资不会刷新在这里,而是在游戏开始的地方吗......”

逸邵小声嘀咕着归位。

而队伍另外的三人则在捣鼓着电梯,程勇蹲着,另外俩人站着。

“你们说,这玩意儿进去会怎么样?我们不会被直接咔嚓了吧?”陈勇打趣道。

“真别!要咔嚓也得是你先被咔嚓,想死别拉上我!”王喜没好气道,同时低头看了看手上那刚染的指甲油。

只是很可惜,这里唯一的光源被那个叫逸铭的家伙拿去探查这里了,对于无法欣赏自己的美这一点,她感到相当惋惜。

“呜呜呜,好可怕,太可怕了,我要回家......”小眼镜抽泣道。

“要玩你就玩,不玩你就滚啊,你哭你马呢!”

王喜和陈勇异口同声地对着小眼镜怒道,直接就把小眼镜吓得噎住了。

逸邵显得有些汗颜,这队友怎么这么奇葩的。

要不该卖的时候直接就卖了吧?反正看起来也没啥多大作用。

逸邵心中这么盘算着。

见逸邵回来了,陈勇站起身冲着他招手:“怎么样,有发现吗?”

逸邵摇了摇头:“这里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推测我们一定要进入电梯,游戏才算是正式开始。”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吧!再跟你们这些二货呆一起,老娘身价都被你们拉低咯!”

王喜直接迈步走进了电梯内部。

反正游戏还没正式开始,应该不会遇到开门杀的情况。

“呜呜呜,别了吧,好可怕的......”

小眼镜从后面拉了拉逸邵的手。

刚刚那俩人才凶过他,现在他的印象中就只剩下一个逸邵可以与他互相理解了。

但很可惜,逸邵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小眼镜眼看三人都不听自己劝阻进入了电梯,也只好哭哭啼啼地跟上了。

谁让他们四个现在是队友呢,真的还是抱团才更有安全感啊。

“这东西之前有说要去几楼吗?”陈勇捣鼓着那个楼层表,看得有些发愣,抓着头皮道。

“哈?这你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问?”

王喜没好气道,同时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嫌弃。

程勇抓头事小,那头皮屑飞舞可真就事大,要是一不留神飞到她身上来,自己这美的层次不就大幅度降低了么?

“那你知道?”陈勇反问,顺带还瞪了她一眼。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不应该问你自己吗?”

“那你他娘的不知道你哔哔个毛线!”

陈勇翻了个白眼,这女人怕不是脑袋被铁门夹了一直在冲他。

不是在冲他,就是在冲他的路上。

自己好像也没得罪过这婆娘吧?追着老子冲干嘛?

“你们呢,知不知道要去哪一层?”陈勇回头看向逸邵和小眼镜。

逸邵摇了摇头,而小眼镜一看就知道是屁用都派不上的那种。

“啧,真够麻烦的,我就随便点了啊!”

陈勇砸了咂嘴,见询问无果,随便挑了一个还算顺眼的数字直接按了下去。

刹那间,所有的楼层亮起,闪烁着妖异的光芒,与之响起的还有一声刺耳的尖叫。

“卧槽!”陈勇被吓了一跳。

“你他妈的都干了些什么啊你这个蠢B男人!”

王喜一把揪住陈勇耳朵,怒吼道:“老娘宝贵的生命要是完蛋了你也跑不掉你知道吗?你这个蠢B下贱的东西!”

陈勇被揪疼了,一把就将这婆娘推倒在地,捂着耳朵直喊疼。

“你动你妈的手啊,疼死老子了!”

“好你个蠢B东西,居然还敢对老娘动手,你他妈的活腻了是吧?就你那下贱的脏手也配摸老娘这高贵的娇躯?”

王喜脱下她那高跟鞋就用鞋底朝着陈勇砸了过来。

陈勇一个躲闪不及,门牙直接被拍掉一颗,口中还吐了一口鲜血,仰面向后撞在电梯墙上踉跄着倒了下去。

捂着脸颊扶着墙壁勉强站起。

看了看地面的那颗门牙,在看了看这不知道突然哪根筋抽疯的女人。

凶恶的目光中充满杀意。

法龙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