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总,夫人又被你惯坏了

第9章 伶牙俐齿的人

第9章 伶牙俐齿的人

林昔桐全当自己就做善事,暂时先留下来,而且和这个宴墨瀚在国内都很有关系,指不定真的可以帮助林牧原早日寻找匹配的人。

再说了这个宴墨瀚的病情虽然有些棘手,但是也并非治疗不好,所以也就没有太当回事。

而另一边调查了整日的王助理来回话:“宴总,我们动用了许多关系,但是都没有找到五年前有关林小姐的情况。”

宴墨瀚眉头紧蹙,不解问:“难道就连她有没有出国都不知道,再说了,难道还有人能将航空公司的资料都抹去不可。”

王助理点头:“宴总,还真是把当年有关签证和所有的信息都抹去,据说是当年遭遇了网络黑客,所以把这些东西都给抹去了。”

说道这个黑客,谁能有这个林昔桐厉害,只是根据他们的调查,这个女人之前也只是普通的程序员,还不会那么厉害。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有这样的本事,实在让他在意。

“那就继续找,想办法到最高内部层去找,或许才会得到我想要的消息。”

这些年王助理虽然是经常帮助宴墨瀚办事,但是却没有见他会这样动用一切手段来查找的情况。

“宴总,你是觉得这林小姐就是小少爷的生母吗?虽然说看着像,但是总觉得不可能,看得出来林小姐很有侠义心肠,如果真是有孩子的话,我觉得她不是那种会抛弃的人。”

“这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就还知道她做不出来。”

“可是这也说不通呀,如果她真的做出来这种事,当年为什么不直接留下来,这母凭子贵,就算晏家不接受她,但是肯定也会补偿一笔钱。”

王助理只是觉得这林昔桐不像这样的人。

宴墨瀚眉毛微微往上一仰,加上他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更别说还这样接触过。

他自然也明白这林昔桐不是这种人,所以才会好奇,首先她和宴不苦是真的相似,这带出去别人肯定说亲生。

再者也是因为林牧原,有着相同的遗传性白血病,所以觉得这两者之间,或许有些关系。

“总之你再去调查,总会有些消息,我这边再去试探口风。”

王助理只能是先听从安排,也想要早些为小少爷找到生母,让他脱离病痛折磨。

林昔桐还在客厅陪着宴不苦玩耍,原本是聘请来当家庭医生的,结果就成了这小家伙的保姆外加玩伴。

林昔桐都想好了,这治疗宴墨瀚是一回事,这带孩子是另外一回事,这得分清楚才好算钱呀。

正好宴墨瀚走来,她让宴不苦自己玩,乐呵呵就跑上前。

“宴总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

怎么看她笑容有些不一样,这完全就是一副小财迷眼神。

“你说!”

“你看我说好为你治病,这工资还没有谈好,再者就是我现在还得负责照顾不苦,这笔账是要单独算的。”

这林昔桐也不是说缺钱,这平日接一个单子就几百万,结果现在却要算计这点小钱。

所以当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才引起宴墨瀚的一阵嘲笑。

“这林小姐可是知名的黑客高手,这要请你做事的人,一个单子应该都不止百万,结果你却要和我谈论这些小钱,你这兴趣是不是有些独特呀!”

平日林昔桐还有些任性,这接单子都还要看心情,但是这还就是她的一个小爱好。

“这一码归一码,大钱有大钱的挣法,这小钱也是一样,都是辛苦钱,宴总你不会推脱不想给吧!”

头一个遇到来和自己因为这种小钱来讨价还价的,宴墨瀚点头:“今后会让你费心,所以这个费用我当然愿意加,只是有些事情还请林小姐为我解答一二。”

林昔桐就觉得这个人把自己弄到这里来是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洗耳恭听!”

“我很想知道在五年前,林小姐有没有到过法国。”

林昔桐仔细一想,有些迷糊道:“如果我说这些我都忘记了,你会相信吗?”

林昔桐的确是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都忘记了自己做过什么,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反正就知道自己一直躺在师父的开设的诊所里。

这样的回应本来就显得没有诚意,宴墨瀚自然是不会相信。

“看来林小姐不诚实,难道自己有没有去过法国,或者是自己过去都做过些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这是我的私事,再说了这些事情我想要回答就回答,不回答你也拿我没办法,总不能说因为我想要多要一份工资,你就这样来为难我。”

宴墨瀚皱眉,不由发出笑意,原来这人会有这个反应,是以为自己想要借机为难。

“林小姐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因为要排查靠近我们身边的所有人,以免有什么恐怖分子。”

“那你这话就说的更加离谱了,你不是早就调查过我的情况吗?而且连我弟弟的情况都调查清楚,现在怎么能不知道这些事情呢?”

这话让宴墨瀚无言以对,通常自己这样有威严的男人,这些人看到他都会赶到害怕,怎么还能说出这样辩解的话来。

而且林昔桐继续又说:“你既然都担心恐怖分子的话,那为什么还要挟兴致的把我留下,那你就干脆什么把我送走就完事。”

自己不过就是问了那么一句,这女人就能喋喋不休说道让自己都无语,宴墨瀚也算是遇到了真正是高手。

“林小姐真是伶牙俐齿,就当我刚才多嘴,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总可以了吧!”

林昔桐不禁笑道:“这还差不多,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拐弯抹角,你有什么想法,或者有什么事,就可以直截了当告诉我,而不是用其他的方式。”

林昔桐向来就是直来直去的人,最讨厌别人和她兜圈子套话。

宴墨瀚还想要打探点口风,结果反而是把人惹生气,让他也倍感无奈。

“林小姐还真是一个随性之人,只是这种人很多时候会吃亏。”

不六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