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

第73章 臭不可闻

那丫鬟听到苏苓的话自以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苏三小姐,你就认了吧,这衣物就是在你院子里找出来的。定是你故意设局,在衣物上绣了太子殿下的字,以此来陷害我们殿下。”她越说越觉得是如此,看向苏苓的目光带了几分怨毒。

太子目光一凝,落在苏苓那张美不可方物的脸上,一时竟忘了反应。

那丫鬟原本就是太子的通房,此时看太子的反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中更是将苏苓恨得咬牙切齿,嘴上更是胡乱攀咬起来:“奴婢记得苏三小姐进宫第一次见太子殿下之时就欲投怀送抱,不料却是被殿下拒绝了。想来便是因爱生恨,这才设下今日的局来陷害殿下的。不管怎么说,这衣物确实是在苏三小姐的院子里找到的,不知你对此作何解释?”

这丫鬟也聪明,知道今日的事情是没那么简单了了,故胡乱牵扯。苏苓要估计身份,总不好当众跟她对骂吧?但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她也洗脱不了自己的嫌疑。

她这算盘打得好,不了苏苓根本不管她,倒是苏苓身边的小玉站了出来,怒目而视:“你一个下人,为了开脱倒将脏水往我们小姐身上泼。我记得你是头一回来苏府的吧,怎么可能对苏府的路这么熟?”

“自然是苏二小姐跟我说过的。”丫鬟索性都推到苏珍身上去,“苏二小姐与我交好,有什么话也都会跟我说,就连这衣物她也偷偷跟我说过,不然我又怎么会有机会在上面下迷迭香呢?”

“哦,原来是这样子。”小玉冷冷一笑,“那你倒是说说,我们小姐院子里有什么景致?”

丫鬟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苏三小姐的院子自然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至于景致,我倒是记得有一方荷花池,池上还有个凉亭。”

话音一落,苏苓却是笑了起来。

小玉更是冷笑连连,“可笑之极,你所说的那个有荷花池的院子,却是我们二小姐的。”

“不可能……”丫鬟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院子里摆放着许多嫁妆,必是三小姐的院子无疑,定是你们为了开脱而混淆视听。”

苏苓终于开了尊口,“是谁的院子,府里随便找个人一问便知。至于你说的摆放许多嫁妆,你忘了我方才说的吗,二姐昨夜向我索要嫁妆单子,想必索要不成就干脆硬抢。你不是与二姐交好吗?竟是连她的院子是哪一个都搞不清楚。”

事已至此,太子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他们今日完全是落入别人的套中了。他的脸色阴沉,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个丫鬟更是面如死灰。

可惜这样一心要置苏苓于死地的人,小玉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朝炎天肆福了福之后,她才指着丫鬟道:“这贱婢分明就是要栽赃嫁祸小姐,请太子殿下为我们小姐做主。”

炎夜麟赞赏地扫了小玉一眼,看向炎天肆的眼神锐利起来:“太子殿下,这丫鬟是出自太子府的,我作为弟弟的自然不好插手。只是今日搞这么一出,却是让我们误了成亲的吉时,届时父皇问起,我也唯有实话实说了。”

他在众人面前一向忠厚老实,今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是被气狠了。也是,任谁好好的接亲仪式就被搅得这样乱七八糟都是要生气的。

太子理亏,这个时候再不甘愿也得将这口气吞下,看了看地上的丫鬟一眼,他半天才道:“这样唯天下不乱的贱婢自当处置了才是,好给三弟出一口气。来人!”一声令下,那个丫鬟被捂住嘴拖了出去。

炎夜麟淡淡笑着,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

炎天肆挤出一丝笑容出来:“今日也是为兄错信了人,这才耽搁了时辰,三弟放心,为兄必定补上一份大大的礼,算是给你们夫妻二人赔罪。”顿了顿,半响才道:“若是父皇问起……”

“我拜别爹娘多花了些时间,皇上必是能理解的。”苏苓笑盈盈接上话。炎夜麟为她出气,她心中很感激,却不愿他为此得罪了太子。他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这次若是在皇上跟前告一状,确实,皇上一时气愤可能会责罚太子。但是同时,他也必定会觉得炎夜麟没有兄弟情谊,而太子更会因此跟他不死不休。

这不是苏苓想要看到的。

以后她会离开他,所以在走之前必定要替他留一条后路,就当报答他一直以来的保护。

只一眼,炎夜麟就明白了她这么说的用意,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

太子更是松了口气。而众宾客都不由地暗中赞叹,苏丞相真是养了个好女儿,这样懂事而大气,日后必定不是池中物。

只是此时的苏丞相心中却是不好受。

他自然不是因为方才说了那样的话而感到愧疚,而是因为局面翻转而暗恨自己把话说得太死了。这个时候,他唯有作出懊恼的样子,“苓儿,是为父误解你了,都是你二姐这个祸根,回头我定不会轻饶她的。你这孩子也是,受了委屈也不说,这让为父怎么补偿你才好?”

一派慈爱的父亲形象,就好像方才说要赶苏苓出家门的不是他一样。

小玉捏紧拳头,却没有多话,生怕给苏苓惹了麻烦。她原来只以为苏丞相是受了吴明珠和苏珍的挑拨才对小姐这样差的,现在看来却不是,而是在他心里,小姐远远没有他的乌纱帽来得值钱。

苏苓这样通透的人更是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对于苏丞相的惺惺作态根本不为所动,心中平淡得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嘴角却是慢慢勾起,“我知道爹只是受了蒙蔽,又怎么会怪爹呢?只是我也知道,若我不收下爹爹的补偿,您心中必定难安。只是京郊那十家到底太过贵重,我看五家就够了,剩下五家爹爹留着。”

一开口就是五家别庄?

苏丞相的脸都绿了。只是说出要补偿苏苓的是他,此时自然不好反悔,只得打碎牙吞下肚,命人去将契约拿来,嘴上还得夸奖苏苓:“苓儿真是太孝顺了,还知道给爹留五家。”拿着契约的手都有点抖了。

小玉原本心中还有气,看此大快人心的场面几乎要鼓起手掌来,小姐真是太聪明了。也是,气死了吃亏的还是自己,还不如拿点实际的。她满脸钦佩地盯着自家小姐,就见苏苓朝她眨眼,她心中一顿,了悟。

随即,她做出委屈的样子:“小姐,您的嫁妆都被二小姐拿走了,嫁过去只得五家别庄,会不会被外头的人看轻了?”

那嫁妆是为了引那丫鬟上当而抬过去的,如今是时候拿回来了,总不能白白便宜了苏珍。

她的话一出,苏丞相只得强笑道:“胡闹,嫁妆给了你就是你的。来人,去抬回来。”待嫁妆一齐全,他立刻对炎夜麟拱手道:“时候也不早了,不如早些出门?”他真怕再待下去苏苓会把整个苏府都搬空了。

一行人出了待客厅,穿过花园往前门走去。

苏苓是新嫁娘,自然是不能着地,原本该由娘家的兄弟背她出门的,现在苏丞相只当自己没有儿子,所以炎夜麟就亲自上前,将苏苓背了起来。

这不是苏苓第一次被炎夜麟背,但是却是头一回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正要穿过花园之时,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冲过来。众人一愣,随即看清楚来人的长相——竟是消失多时的苏珍。此时她蓬头垢面,发鬓上甚至带了几片枯黄的树叶,好像刚刚才跟别人幕天席地过一般。

众人想到最后那男子的衣物是在她的院子里找到的,目光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敢情跟人通奸的是这一位啊?

苏珍可不知道大家想什么,她跑去苏苓的院子里想将藏起的衣物找出来,不料才一进去就被人从后颈处打了晕了。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身处苏府下人的茅房,还是在男仆人的茅房之中。

她想不明白发生什么事,连衣服也来不及换就跑出来,不料却是看到苏苓全须全尾地出现,而亲事也如常进行。

怎么会这样?

“殿下,苏苓这个贱人真的与人有首尾,我是亲眼所见啊!”苏珍一来就朝太子殿下扑过去。

众人原本就对她院子中找出太子的衣物有所疑虑,此时见她当众与炎天肆拉拉扯扯,半点礼仪廉耻都不顾,心中顿时了悟,原来有首尾的是这两位!太子殿下素有风流的名声,现在看来传言不假。

对于众人隐晦的打量和猜测,太子如剑芒在背,心中是将苏珍恨了个透彻。此时见她不但污秽不堪,浑身上下更是臭不可挡,顿时一阵恶心,一脚将苏珍踢开,尚觉得不解气,脚一甩连踢几下,苏珍从地上滚出一个弧度,随即掉进了荷花池之中。

看她那个样子,有胆子大些的忍不住笑出声来。

苏丞相一张老脸都给她丢尽了,气得脸都白了,呵斥下人,“还不快将那个孽畜捞起来,关到柴房里去。”

炎天肆尤嫌不解气,阴阳怪气道:“苏丞相养的好女儿,本太子记得她尚未婚配吧?这个样子,只怕以后嫁出去也是去祸害夫家。”

这话一出,等于是断了苏珍的婚姻大事。他这话搁在这里,便真有想巴结的,难道还真敢冒着得罪储君的风险来上门提亲?苏珍以后定是无法为人正妻了,只怕当妾都有些难度了。

苏丞相脸色僵了一僵。苏珍再如何不堪他都留了她一条命,目的就是拿来联姻的,可是如今看来,却是再难找到好的人家了。也就是说,苏珍在他手中变成了一颗死棋了。

思及此,他的语气冷了下来,“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送吃的给她,让她好好面壁思过。”

毒药苦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