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

第63章 下聘

书房门口的说话声渐渐低了下去。

苏苓无心去理会,满脑子都是自己方才听到的事情。原来炎夜麟说有人去扫平刺客,说的就是银翼营,可是他怎么会知道?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一个丫头从岔道冲了出来,“小姐,你总算是回来了,奴婢可担心死了。”

“小桃?”苏苓安抚地拍拍她的手,“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吗?!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经她这么一提醒,小桃猛地拍了拍脑门,“瞧奴婢这记性!三殿下派人送来了聘礼,据说有有六十四抬,只比太子殿下大婚之时少了八台,跟二皇子当时一样多。小姐,咱们快去看看吧,夫人跟二小姐都已经去了。”

看她这么兴奋,想来只是想去瞧瞧热闹,顺道在众下人中扬扬眉吧。

苏苓没有揭破她的小心思,“那就走吧。不过一会若是爹问起,你别说是在这里遇到我的。”方才偷听之事虽然借报喜的下人掩了过去,只是以苏丞相多疑的性子,一定见到她们到得最迟,必定会有所怀疑的。

小桃虽然不聪明,却向来以苏苓为首是瞻,闻言也不多问,连连点头,“奴婢知道了,小姐咱们快走吧。”

两人一到果然是最迟的,苏丞相一看到她就皱眉,眼里闪过一丝怀疑,“方才你母亲派人去请,怎么,跟你们错过了?”

苏苓扫了吴明珠一眼,后者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似乎等着看好戏。

“原来娘亲派了人去请,我跟小桃听到声音出来看热闹,倒是没遇上,要不我再使人去找找?”

看吴明珠的样子就知道她必定没有派人,只让苏丞相以为苏苓拿大,这是挖着坑等她来跳。不过眼下倒好,苏丞相必定会派人彻查,反倒帮了苏苓一个忙。

果然,苏苓这么一说,苏丞相就不再追究,目光扫了扫吴明珠,心中倒先将她疑上了,不等她辩解就对苏苓道:“先不忙,三殿下的人还在等着。”

送聘的人还没走,为首的是个官媒,应当是受了炎夜麟的嘱托,见到苏苓之后才道:“给贵人道喜了,这些都是按着贵人的喜好挑选的,还请贵人过过目,没问题的话小的这就回去复命。”

特意等新娘看过才走,表示新郎那边对她的看重,这是在给苏苓做脸呢。

苏苓心中好笑,还真一个一个箱子开了看,半响才行了半礼,“有劳这位嬷嬷了,小桃,赏嬷嬷些润茶钱。”

官媒忙还了一礼,收下装了赏赐的香囊之后,这才带着人离开苏府。

实打实的六十四抬将整个院子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其中聘饼两担、海味八式,三牲齐全,更有香炮镯金、玉帛俪皮若干,都是贴了大红色的双喜红帖,比之苏锦大婚之时还要更加详尽,礼数周全。

所谓礼多人不怪,炎夜麟送这样厚的礼,放在外人眼里自然是表示他看重这门亲事,更有甚者是敬重苏丞相这个越来岳父。所以箱子一打开,苏丞相的脸色立刻和缓了许多,连带地对苏苓更有了几分和颜悦色。

吴明珠还不死心,看着苏苓笑里藏刀道:“看来三皇子很是器重你,以后咱们苏府可要靠你提携了,方才三催四请的总不来,是否还在计较过去的事情?”明着是在说苏府需要苏苓提携,暗地里却是在讽刺她攀上三皇子之后就高高端起,不将苏丞相放在眼里。

苏珍跟着附和,“可不是,阿兰去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不想三妹竟是避开了,倒让我们在这里好等。”

一番话下来,苏丞相的眉头皱了起来。

苏苓心中冷笑,看来这对母女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只是用这样简单拙劣的手段就想陷害她,未免太过小看她了吧。

“一炷香的时间?”苏苓故作惊讶,“从这里到我院子里不过几步路的功夫,何须要那样长的时间。莫不是走岔道,走到不该去的地方去了,这才耽误了时间吧?”

这话意有所指。

果然,话音一落,苏丞相就开口了:“好了,不过是件小事而已。今日是苏府的大好日子,一人少说一句吧。”顿了顿,这才状若无意道:“一会让那个叫阿兰的丫鬟到书房去,我问问便知。”

吴明珠还以为他想彻查此事,连连点头,“我这就使人去找,必不让老爷久等。”说完不忘瞥了苏苓一眼,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苏苓心中冷笑,且等着看吧,必有人要哭的。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日的时候,小桃就匆匆跑进来跟她八卦:“小姐,院子里都在传,老爷将夫人身边的阿兰收用了。”

“收用了?”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苏苓也没料到剧情会如此跌宕起伏,看来这个阿兰也是有几分手段的,以后吴明珠的日子只怕会更不好过了。

小桃可不知道苏苓的心思,连连点头,“可不是,奴婢也是唬了一跳,老爷这都多少年没有再收通房了。没想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惊人,收的竟是伺候夫人的阿兰,听说正院里已经闹翻天了。”

“吴明珠在闹?”苏苓可不认为她有那个胆。自打红杏出墙一事出来之后,她在苏府的地位一落千丈,若没有苏珍,她只怕连气儿都不敢出了。

她猜得不错,小桃摇了摇头,努了努嘴,“是二小姐,听说拿了把剪子直说要划花阿兰的脸,给老爷拦下了,被骂了一顿,哭着跑回去了。”

想到苏珍以前如何跟苏苓过不去,小桃就觉得今日这一切完全是报应,实在是太快人心。

苏苓如何不知道她的想法,笑着点点她的鼻尖,“以后要改口了兰姨娘了,可别说错了被人抓住了错处。”

“奴婢晓得了。”小桃应得极快,好心情不减半分,看着苏苓笑意淡淡的,有些不解:“小姐怎么看着有心事?这难道不是喜事一件麽?”

苏苓摇头,于她来说吴明珠和苏珍的事还真算不上什么,她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她所思考的是另外一件事。

“小桃,喊小玉过来,我要让她去办件事。”小玉这些日子身子不适,苏苓特地给她放了几天假,今日才刚好一些就闹着过来伺候,苏苓见她确实无大碍,也就同意了,只是粗重的活儿还是交给小桃。

今日这事需要做得自然隐秘一些,小玉比小桃更稳重一些,交给她来做最合适不过。

听到苏苓有吩咐,小玉来得很快。苏苓耳语几句之后,笑道:“可明白了?”

小玉狡黠一笑:“小姐就等着奴婢的好消息。”回过头便备了茶叶生果,命人逃了马车,一路往二皇子府过去。

“我是苏三小姐的丫鬟,特奉我们小姐之命来送回礼。”小玉笑起来甜美可人,门口的侍卫一听是苏三小姐的,立刻去通传,不多时便有管事嬷嬷迎出来。

“姑娘见谅了,殿下今日早早外出,待他回来我一定转达苏三小姐的意思。”管事嬷嬷笑呵呵地拉着小玉的手,礼数周到地命人上茶,言语间颇为亲热,似乎已经将她看作一家人了。

小玉装作害羞低头,“那就先谢过嬷嬷,不知嬷嬷贵姓?”

“老身姓丘,姑娘若不嫌弃,可跟府里其他人一样,唤我一声丘妈妈就成。”丘嬷嬷嘴角含笑,很是温和。

小玉从善如流喊了一声“丘妈妈”,又借故在府里走了一圈,打听了些事情,之后便带着丘妈妈给的大大的红封回到苏府。

回去的时候,苏苓正铺开纸张正在练字,听到声音头都没有抬,“如何了?”

小玉福了福才道:“府里的管事嬷嬷姓丘,是近日才新换上来的。”小玉又罗列了其他一些人的名字,都是之前以为炎夜麟身亡而携款私逃,后被侍卫所杀的下人的名字。一一说完之后,小玉等着苏苓吩咐。

苏苓脸色不便,甚至连握笔的手都没有抖一下,“做得很好,你先下去吧。”

看起来却像是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小玉实在想不明白,福了福退下去。

苏苓盯着案几上“暗”字最后被写歪的一横,久久不语。

让小玉打听那些东西并不是没有逻辑的,相反,由打听到的东西,苏苓有了一个大胆到甚至是可怕的猜测。

偏偏就那么巧,逃跑被杀的那些下人之中就包括了来自多方的细作。苏苓可是记得很清楚,当日那个讨好太子的管事嬷嬷是如何羞辱炎夜麟的,这次的死亡名单上就有她。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有人设的一个局,一个为了将所有监视炎夜麟的人清洗出去的局。

那么这个局,会是炎夜麟设下的吗?

若真是这样,那这个男人未免太过可怕了,自己竟是从未有一刻看透过他?在她跟前,他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做戏?

那个“暗”字仿佛是一种无言的嘲笑。

苏苓沉默半响,将白纸揉成一团,手却顿了顿,没有丢出去。

若炎夜麟真的设下这个局,那必定不仅仅是如此,对了,还有银翼营。眨眼间就平叛了刺客组织的银翼营到底隶属何方?

炎夜麟吗?

苏苓嘴唇抿紧,若真是属于他,那这个男人也太能忍了!五年,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到底多久苏苓并不能确定,只是这么久他都隐而不发,所图必定不小。

苏苓在起疑的同时,回府的炎夜麟听完管事嬷嬷的回禀之后,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你做得很好。以后奉她,必定如奉我一般恭敬。”

毒药苦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