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

毒医王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2章 贱婢成妃

最惊讶的莫过于林芷儿,不可置信地看着伏子钰,怎么会这样?她明明是想诬陷伏洛辰与君千玫有私情,借此报复他们二人,怎么结果他们非但无事,还让这个贱婢做了璃王正妃的位置,那……自己岂不是再也没机会了?

君千玫眸色一喜,忙款款施了个礼,“臣妾替清水谢皇上隆恩。”要想证明自己与伏洛辰的清白,君千玫必须要让伏子钰看到她的态度,横竖自己也不喜欢伏洛辰,至于谁当璃王正妃也与她无关,倒是林芷儿,只怕她要心碎一地了吧。

“皇上只是随便一提,姐姐的恩谢的也太早了罢,即便是皇上真有心这么做,身为贱婢,也该有自知之明。”林芷儿说着,一双眸子恨恨地盯住苏苓,恨不能用眼刀将眼前这个令人厌恶之人片片凌迟。

苏苓没应她,说话的是苏苓身边的伏洛辰,只见他长眉微扬,眼含浅笑,一如往日风流的模样,“本王原也有此意,只是不知如何开口,既然皇上金口已开,也正合了本王的心意。”

苏苓原以为伏洛辰会拒绝伏子钰的话,心下也并无忐忑不安,然而此刻却听伏洛辰竟然没有拒绝,倒让苏苓心下隐隐觉得不安。

伏洛辰宁愿娶一个出身卑贱的贱婢为正妃,也不愿意娶她这个林尚书府的千金小姐,巨大的落差映在林芷儿心里,气的她快要抓狂,狠狠咬着贝齿,才忍下不在伏子钰面前失了态。

若清水成了璃王正妃,对君千玫来说是好事一件,毕竟清水是自己的人,即便她做过什么对不住她的事,与她的关系也比别人亲近。

既然‘捉奸’计划失败,伏子钰也没有再惩罚伏洛辰与君千玫的理由,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后,便面色阴沉的带着林芷儿离开了。

“恭喜你啊,以后就是璃王妃了。”伏子钰与林芷儿离开后,君千玫面带喜色地向清水道起了喜。

苏苓心情沉重,对君千玫仅有的一点好感也全无,只漠然应了声后,就与伏洛辰转身离开了。

一个有心人设的陷阱让他们有惊无险,但苏苓的心情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微凉的秋夜,几片生无可恋的落叶飘飘洒洒落在碎石子路上,秋风一吹,隐约能听见它们沙沙作响的声音。

“怎么?嫁给本王做璃王妃委屈你了?”伏洛辰见苏苓许久不说话,幽幽开口道。

“我有自知之明。”今日伏洛辰这般,也是为了保全他们,她并没有理由责怪。

“是我太低估了伏子钰,我的存在对他来说始终是个威胁。”伏洛辰叹声道,语气中颇有几分无奈。

“所以你真的打算娶我做正妃么?”她早已是东胜国的三皇妃,炎夜麟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可以再嫁给另外一个男人,即便是为了活命。

“那是自然,你觉得伏子钰会放弃这个羞辱我的好机会么?”伏洛辰突然笑了,笑容深深,直达眼底,“况且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比起林芷儿,我倒是更喜欢你。”

苏苓不言,任由心里的孤寂与苦涩蔓延到四肢百骸。

“既然我很快就是璃王妃了,那是不是可以要求单独有个住处。”

伏洛辰略略思量片刻,道,“当然可以。”

伏洛辰在宫里暂住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偏院,一直无人居住,正好可以让苏苓住下,离他又近,走动起来也方便多了。

一夜多梦,苏苓次日醒来之时已然天色大亮,还未起榻,房间外便传来宫人焦急的催促声。

“清水姑娘快起吧,仁寿宫那边儿太皇太后正等着你呢。”

苏苓皱皱眉,这才恍然想起昨晚一事,只怕答应下来容易,要让太皇太后答应太难。

不知是哪位有心人的有意安排,昨晚御花园一事,今早便就在各个宫里传开来了,当然并没有说伏子钰带人捉奸一事,只是说伏洛辰信迷上了一位女子,一个出身低贱地步能再低贱的婢女。

这流言迅速传到了仁寿宫太皇太后的耳朵里,几乎要气昏了这位上了年纪的母亲。

苏苓不敢耽误,麻利地收拾一番,便随着传话的宫人往仁寿宫而去,刚出偏院,迎面碰上了步子匆匆的伏洛辰,“是太皇太后召见你吧?”

苏苓点点头。

“走吧,反正本王闲着也无事,正好给母后请个安。”

苏苓敛眉,素唇掀起一抹淡笑,伏洛辰哪里是要去请安,只怕这一去更让太皇太后生气了,可心知他是想护着她,苏苓一时不知如何应他,只默然走在他身后。

仁寿宫。

太医们忙活了一早上,这会儿又是煎了药,又是诊了脉,轮番服侍太皇太后。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哀家身子好着呢。”太皇太后烦了这么一群人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沉声喝道。

宫里宫人及太医都心知肚明太皇太后这般原因是何,便也不敢多言,默默退了下去。太皇太后略显烦躁地抚了抚额头,对身边宫人道,“人怎么还没来?”

宫人连忙应道,“快了,就到宫门口了。”

苏苓心里倒是不怎么害怕,任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王爷儿子娶一个身份低贱的丫鬟,心里有气是正常的,只是苏苓心下琢磨的是一会儿如何说服太皇太后。

“不管太皇太后怎么斥责你,你只管将一切责任都往本王身上推就是了,本王便可保你无事。”行至仁寿宫门口,伏洛辰再一次嘱咐苏苓道。

苏苓却是婉言拒绝了伏洛辰的好意,“太皇太后心里有气总要发泄出来才是。”

太皇太后端坐在大殿主位上,眉头紧皱,满目威严地看着殿上并排而立的苏苓与伏洛辰。

“儿臣给母后请安。”

“你还知道有哀家这个母后?”太皇太后一出口便忍不住心中怒气,语气凛然。“先前哀家指婚林芷儿与你为璃王妃,你不答应,反倒将林芷儿推向了皇帝,而如今,你竟然告诉哀家你要娶一个出身卑贱的婢子,你想要气死哀家是不是?!”

相较于太皇太后的盛怒,伏洛辰显得平静许多,昨晚应下伏子钰的话时,他就已经猜到太皇太后的反应,就像苏苓说的,太皇太后心中有气,总要让她发泄出来才是。

“母后息怒,如今皇上圣旨已下,清水将成璃王妃已是事实。”

“哀家不答应!”太皇太后气的连声音都有些微颤,“皇帝下旨了又怎样,哀家倒要看看一个死人怎么做璃王妃!”

“母后!”

意识到太皇太后话里意思的一瞬间,伏洛辰急声开口道,“让清水做璃王妃不止是皇帝的意思,也是儿臣的意思,望母后看在儿臣的份上不要为难清水。”

苏苓暗暗握紧了拳头,太皇太后为了不让她嫁给伏洛辰竟想要了她的性命。

“哀家看你是被这贱人蒙蔽了心智,她到底用了什么狐媚法子让你这般迷了心窍!”太皇太后狠厉的语气像是恨不得此时此刻就将苏苓拖下去处斩。

伏洛辰不禁蹙起了眉心,这才意识到此事对太皇太的影响有多大,早已不是他想象中安抚几句便能了事的模样。

“并无。”伏洛辰压下心中忧虑,语气平静地道,“是儿臣想娶清水为妃,母后若要怪罪,就尽管责罚儿臣吧。”伏洛辰不想走到这步,但眼下形势已经由不得他。

“你这是在威胁哀家?”太皇太后狠厉清绝的目光里陡然染上一抹哀伤。

“儿臣不敢。”

苏苓抬眉看了看太皇太后,心道不能再任由他们这样针锋相对下去。

“太皇太后息怒。”苏苓躬着身子,朝太皇太后施礼道,“此事其实另有隐情,太皇太后您误会王爷了。”

“清水……”伏洛辰低声开口,欲要阻止她,却见苏苓一脸决绝的模样。

“哼,你以为你随便一说哀家就信你这个贱人的话了?像你这种为了往上爬耍尽手段的女人哀家见得多了,哀家还没治你勾引王爷之罪,你倒替他说话了。”

苏苓仍保持着施礼的姿势,态度不卑不亢地道,“奴婢并不怕死,但即便是死也要向太皇太后解释清楚,若太皇太后听了仍想要奴婢的命,太皇太后尽管拿去便是,奴婢绝不求饶。”

此刻的苏苓周身仿佛散着淡淡光华,气场之强竟不输后宫女子,太皇太后见她这般,也忍不住再次细细端量起这个丫鬟来。

平平无奇的相貌,瘦削的身材,但有着一双极其明亮的眼眸,许就是因为这双清亮的眸子,即便是站在伏洛辰身边,也遮不住其眼底的灼灼光华。

端量片刻,太皇太后眼底的冷色渐渐变得莫名,“好,哀家姑且就听你说一说,看你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

苏苓见事情有了转机,心下不禁暗暗松了口气,“此事太皇太后只是只听了有心人故意想让您知道的一部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此事的前前后后,根本就是有人在暗中设局,以栽赃无限王爷,此人不仅想毁了王爷的名誉,甚至想削去他的王位。”

毒药苦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