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

第183章 重回瑶华宫

次日。

昨夜睡得极晚的苏苓正在深梦中,被菁菁兴奋的声音打断了清梦。

“方才瑶华宫又来催咱们了,可咱们的东西还都没收拾呢?”

被菁菁吵醒的苏苓无奈睁开眸子,揉了揉有些发沉的太阳穴,“好,我这就起,她们催让她们催就是了,本来也不是咱们自己想要回去的。”

从床榻上坐起身子,苏苓才觉得脑袋清明了些许,之前君千玫曾问她愿不愿意回瑶华宫,她没有回答,现在想想,只怕那时她只是在试探她的态度罢了,见她没有立即拒绝,便直接向纪云要人。

苏苓摇摇头,凝在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

菁菁起身收拾东西,苏苓顿了顿,也起榻梳洗。

待二人收拾好裳服,辛者库外已经响起了宫人们忙碌的声音,苏苓打开房门,惊觉门外不知何时站了十几个宫女,她们之中有与苏苓关系比较近的,有的是被苏苓诊治过的,还有几个菁菁比较熟悉的。

她们站在房门外,十几道目光齐齐落在苏苓与菁菁身上,目光里有不舍,有欣慰。

其中一个为首的宫女见苏苓开了门,便上前道,“今天一早,突然听说你们要回去了,我们大家心里都很不舍得,不过瑶华宫总比咱这辛者库好,大家都替你高兴。”

苏苓在辛者库的这些日子,替她们做了不少事,她们也许平日里不善言辞,但心里对苏苓总是感激。

苏苓心中微恸,“咱们都是做下人的,况且这是宫里,有时候总是身不由己。”

菁菁向来是个感性的人,不知不觉已然湿了眼眶,擦擦眼角,又做出一副坚强的模样,“我们也舍不得你们,不过瑶华宫离辛者库不远,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又被罚回来了。”话音一落,连菁菁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众宫女也瞬间被她逗笑。

不过这宫里的事,本就瞬息万变,她们就算真的再回来也没什么稀奇的。

再次回到瑶华宫,一切恍然如初,瑶华宫依然花繁叶茂,生机盎然,瑶华宫里的宫人也几乎没有变动,一张张熟悉的脸映在眼里,苏苓却莫名生出一股怅然之感,兜兜转转,她离开瑶华宫后,竟什么也没做。

菁菁脸上挂着藏不住的笑意,当初被罚进辛者库,她们便远远躲着自己,甚至在后来给她脸色,可今日不同,她们又回来了,还是她们的主子亲口要的人,那些曾给她们摆过脸色的人见她们回来,脸上颜色精彩纷呈。

“娘娘还未起榻,不过昨儿便交代过我,以后你与我一同侍奉娘娘,菁菁跟着你时日久了,膳食的厨艺也不错,就让她在膳房专门给娘娘做膳食。”琳儿自主殿出来,来到苏苓与菁菁面前说道。只见她双手交叠放在腹前,态度礼貌而温和,与之前的倨傲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一切谨听娘娘安排,趁娘娘未醒之际,我二人先将行礼收拾了。”苏苓不喜这般虚伪的客气,带着菁菁便向房间走去。身后,琳儿瞧着她们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目色染上一丝阴狠。

都去了辛者库,竟然还能回来?你们倒是不简单!

“虽然这里好多人不那么讨喜,但不得不承认,在瑶华宫要比辛者库舒坦多了。”再次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菁菁忍不住感叹道。

“要知这舒坦可是有代价的哦。”苏苓隐隐觉得,再次回到瑶华宫将会有许多事等着她,君千玫虽不那么聪明,但她不惜得罪宁贵妃也要让她们二人重回瑶华宫,定是有她的盘算与目的。

“别这么悲观嘛,先让我感受感受这幸福的时刻,嘿嘿。”

苏苓轻笑不语,将房间简单了收拾一番。

眼见着太皇太后生辰宴在即,宫里各处均是一副喜庆装扮,瑶华宫自然也不例外,这大概是自君千玫入宫那晚之后,瑶华宫第一次这般热闹。

君千玫坐在廊道里的贵妃椅上,身着华服,妆容精致,一双清亮的杏眸时而微抬,时而半合,此时正慢条斯理地品着玉盏里的茗茶,茶香袅袅,引得几缕清风翩然掠过。

琳儿站在一旁轻摇着蒲扇,苏苓只觉有淡淡胭脂香味在鼻息间弥漫。

君千玫看着瑶华宫忙碌着的宫人,眼神有些茫然,片刻,她打发琳儿去督促宫人们干活儿,只留苏苓一人服侍便可。

从郡王府直到被罚进辛者库洗衣服,苏苓再面对君千玫时,心里难免觉得有些不自然,毕竟曾经有过隔阂的两个人,如今也没有消除隔阂的理由。

君千玫放下手中玉盏,目光落在苏苓身上,斟酌片刻,方才朱唇轻启道,“本宫向辛者库要人要的突然,甚至没来得及亲自派人跟你说声,你不会怪本宫吧?”

苏苓听她此话,不觉有些好笑,明明是她早就有此打算,即便是先前当着她的面拒绝了她,也只怕她依然不会改变主意。人啊,总是这样,一旦习惯了惺惺作态,便就忘记了坦诚二字怎么写。

“能得娘娘亲自向辛者库开口已是清水的大幸,怎会怪娘娘。只是担心贵妃娘娘那里会有什么想法。”苏苓姿态谦卑地说道。

君千玫找她回来的目的无非是想让她帮她在太皇太后的生辰宴上出彩,进而引起伏子钰的注意。

想不到入了宫的君千玫不止性情变了,连勇气也不如从前。

而自己之所以被罚去辛者库,全然是宁贵妃有意为之,君千玫不顾宁贵妃的意思将她们从辛者库要回来,不知宁贵妃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细眉微扬,君千玫似是很满意苏苓的回答,“本宫知道你这些日子在辛者库受苦了,今后你在瑶华宫不用做那些粗使活计,只跟在本宫身边便好,至于宁贵妃那边,本宫相信她是不会为难你们两个小丫头的。”

“如是便好,一切谨听娘娘吩咐。”苏苓态度淡漠,字里行间始终保持着下人跟主子之间该有的距离。

君千玫秀眉微皱了下,聪明如苏苓,她定是知道自己坚持让她回瑶华宫的目的,且她已经主动与她亲近,她却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短暂的沉默持续不久,君千玫终是忍不住又开口,“太皇太后的生辰宴马上就要到了,各个宫里都在忙着准备给太皇太后的寿礼,你觉得本宫送太皇太后什么好?”

偌大的瑶华宫竟挑不出一个用的得心应手的丫鬟来,君千玫一念到此就觉得郁闷,琳儿倒是不错,机灵又会讨巧,可她除了恭维话说的漂亮之外,关键时候并无多大用处,与苏苓的智谋相比差的太远,也正因如此,她无奈只好开口向辛者库要人。

苏苓目光微闪,看吧,她就知道君千玫让她回来无非就是那日自己给她出了个主意,不过既然她又被迫回到了瑶华宫,自然是君千玫赢得伏子钰的宠爱,她才好接近伏子钰,找到他谋反的证据,或者直接在他身上找到炎夜麟的下落。

片刻,苏苓默然敛起眼底思绪,淡声答道,“太皇太后不是寻常之人,再珍贵的东西只怕都不觉得稀奇,是以,清水觉得送给太皇太后的寿礼应不选贵重,选别出心裁。”

“哦?”君千玫杏眸一亮,“你说的倒是有道理,不过怎么样的才算是别出心裁的寿礼呢?”

找苏苓回来准没错,先前她也与琳儿提起过,但琳儿的回答却只是建议她挑选最珍奇贵重的,寿礼轻了,只怕会让太皇太后生气。

可仔细想想,太皇太后生辰是大事,各个宫里都少不得精心准备寿礼,寿礼之选,自然是贵重稀有之物,瑶华宫若也是寿礼只挑贵重,岂不是人云亦云,与别的宫里没有二异了?想来还是苏苓的别出心裁胜算更大。

苏苓面露几分为难之色,“要想别出心裁又讨得太皇太后欢心,恐怕有些难,毕竟不知道太皇太后的喜好。”

君千玫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太皇太后久居深宫,平时很是低调,连各宫妃嫔请安都下旨免了,也鲜少与宫中妃嫔来往,且自从伏子钰登基后,这位太皇太后似乎越发低调了,要想知道她的喜好,并非易事。

君千玫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头,“本宫连见都没见过太皇太后又怎知她的喜好,不过倒是听闻她近些日子身子不大好,你看从这方面可以想想什么法子么?”

“太皇太后身子有恙,皇上该是早就传了宫里最好的太医,咱们也不懂医术,只怕这方面难以入手。”

苏苓说着,脑海里蓦地闪过昨日御书房前伏子钰身边掌事太监神色惶恐的画面。

来不及细想什么,只听君千玫的声音再次传入耳际,“反正距离太皇太后生辰宴还有些日子,本宫尽量多打听些关于太皇太后的事,你就好好想想,给太皇太后送什么寿礼才能让太皇太后另眼相看。”

毒药苦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