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预算官

第95章

“没有一点血性。”苏拙山骂道,“我们做事情,一定要有担当,你马上以你是董事长的站位,想出一个办法来。给你三分钟。”

这事情,还真是棘手,卞罡都有些为自己前几天的心态感到悲哀。前几天的时候,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去处理这些事情,他唯一想到的是如何当好一个观众,看完这场大戏。

三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卞罡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主意也想不出来,一半是被董事长吓的,一半确实是自己不善于处理这种复杂的事情。

“我想不出来。”卞罡投降。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你通知陈垒、古孟华和丁未平三个人,一个小时之内到我的办公室,另外看看监事会主席唐瀚德在不在,请他现在过来一下。好了,滚蛋!”苏拙山挥了挥手。

卞罡走出董事长的办公室,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

在苏拙山当上董事长之后,卞罡以为会将他这个董事会秘书也给免掉。毕竟从任用的角度来说,他是杜人魁任用的人,也算是杜人魁的人。结果左等右等,一直都没有等到那个命令。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苏拙山并不象是一个任人唯亲的人。这一点从他重用丁未平就可以看出来。再加上房产公司的李淡暴出了巨额债务的事,他也渐渐的以为苏拙山应该是一个正直的人,是一个努力想将公司经营好的领导,而不是一个只会争权夺利不顾公司利益的人。

但卞罡的疑心较重。站在阴谋论的角度考虑问题,他又不得不时常冒出一些想法。认为现在苏拙山之所以对丁未平好,可能是在等一个机会,等丁未平犯错误,然后才一举将杜人魁,和以前他用的人全部拿下?

一个小时之后,通知的人就齐集到了董事长办公室。监事会主席唐瀚德也来了。

“你将今天的会议作一个纪要。”苏拙山向卞罡下了命令。卞罡不能从他脸上看出后面将要吹出的是什么风暴。不过从其他几人的脸上,他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今天的这个会议一定会做出一些非常重要的决定。

“我出去了一个月,回到公司,发现公司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这是风云变换的一个月。长话短说,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陈垒你先来。”

“董事长,就象您说的那样,这一个月是风云变换的一个月。首先,是碳酸锂的价格继续上涨,比起年初预计的价格长了百分之二十左右。这样大的涨幅,在年初做预算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所以矿业公司无异为总公司带来了预料之外的可观的利润。

其次,首席预算官丁未平兼任房产公司总经理后,发现房产公司的财务状况,比想象中的更难。当时财务账上只有38万元,而需要偿还的银行贷款本息和其他的资金支付,却需要七千万元。由于董事长您不在,所以丁未平运用自己的权力,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临时从动能公司和旅行公司挪用了七千万的资金,解了房产公司资金困难的围。”

陈垒的这番话,就连卞罡都听得出来,他是在为自己脱责。在总公司的经营层之中,他的性格最为稳,做任何事情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一点的错。说真的,有时候卞罡看到陈垒也很着急。明明公司可以做得更好,可是很多的提议到了他那里之后,经过他的左思右想,最后都以太冒险了的理由给扼杀了。

如果没有了他,泛银天赐公司或许可以发展得更好也说不定。这是卞罡最真实的想法。他为此还总结出了一句话:有的人在领导的位置上,不但没有起到很好的领导作用,反而成了公司发展的障碍和绊脚石。

“第三,”陈垒继续说道:“动能公司布局充电站的事情,已经将所有的站点都选好了。现在大部分的充电站都在动工建设。通过前面几件事情,我认为娄兰这个同志,有很好的执行力,建议将她的职务提高,如果能够到总公司来任职,也许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陈垒停下话头,看到董事长还在看着他,反应过来,补充道:“我汇报完了,董事长。”

“嗯,嗯!”董事长点点头,转向古孟华。

古孟华手上夹着一只烟。不过,却没有点燃,他坐在那里就象是坐在倒插满了钉子的凳子上,象只大马猴般的动来动去。

“给古总拿一个烟灰缸来,再加一个痰盂。”苏拙山看到古孟华的样子,失笑道:“你一刻不抽烟,就好象要死了一样,抽吧。”

“咔嗒。”古孟华点了烟,吸——吸,长长的吸了一口,让烟雾在口鼻间转了几次,整个人立即就象打了鸡血般精神了起来。他清了清喉咙,说道:

“房产公司经营情况的恶劣,现在才渐渐的浮上水面。李淡在的时候,他将房产公司的一切信息都捂得紧紧的,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公司的经营状况。后面沈谋到了房产公司,他肯定发现了房产公司的致命问题,但却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一直在得过且过。有限的几次报告,也总是想将公司过去的事情甩掉,什么事情,都想从他去了之后起算。

“他的想法很明显,就是想将房产公司过去经营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问题,整个打包甩给董事会,甩给总公司,自己却不去想一点办法,致使房产公司的经营状况越来越恶化。

“现在,他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就以辞职来逃避这一切,还好董事长发现了他的无能,立即就免了他的职,我认为这是最英明的决定。”相不到古孟华拍起马屁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他停顿一下,弹掉摇摇欲坠的烟灰。

“说了这么多,我认为,房产公司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状况,陈垒总经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卞罡看向陈垒,发现他的脸皮涨得通红,就似整个人正在从内向外燃烧。他怎么将火烧到陈垒的身上去了,平常没有见他们两人红过脸啊。

古孟华突然提高了声音,尖锐的说道:“为了适应全球政治、经济、科技等的高速变化,国家一直在主导和制定相关的对策和措施,一切都在变。但我们公司却一直在抱着过去的那一套模式过日子,没有人想改变现状,只想稳稳当当的敷衍了事。一年又一年,公司丧失了无数的机遇,现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如果再不作改变,公司就只有等死。陈总经理,我不知道你在等什么,如果,你是在想等你退休,我认为你可以辞职了。”

卞罡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胸膛。

黄诗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