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预算官

第72章

“零零。”开门后回到厨房的宁晨英喊道:“继续练琴,别以为丁叔叔来了,你就可以偷懒。今天不将你总是练不熟的那几段练熟,其他任何事都别想。”

零零低着头,可怜兮兮的向钢琴走去,人还没有走到,地上已经出现了两行水渍。丁未平心里那根同情的弦被拨动,勇敢的站了出来,跑到厨房里悄声说道:“零零还小,指头也短,有些琴键按不到,弹起高难度的音乐,肯定很吃力。可以不用这么急的。”

宁晨英正在切一段黄瓜。本来她切的时候轻手轻脚,嚓、嚓、嚓的带着某种慢悠悠的节奏。但随着他的话,他发现她手上的青筋越来越鼓,菜板上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哚哚哚的响声在厨房里轰鸣。

“算我没有说。”丁未平立即投降。

宁晨英没有说话,轻轻一笑,切菜的声音又恢复了嚓嚓嚓的轻响。零零弹奏钢琴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总是在一些地方不是很熟练,丁未平感到她是在作无声的抗议,那几段音乐总是纠正不了,一错再错。宁晨英似乎没有察觉到这种状况。

“是不是吓着你了?”切完黄瓜之后,她问。

“没有。”丁未平爱上宁晨英,就是因为她的这种毫不掩饰自己的直率。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她时发生的事。

那是在湛江高铁站。

他当时正从海南渡假回来。由于时间充裕,所以他准备从湛江乘坐高铁返家。在高铁站前的广场上,他无意中发现了走在前面的宁晨英,立时就被吸引了目光。因为她当时一手牵着宁零,一手扯着一个行李箱,让他想起了《回娘家》那首歌。

当时她跟宁零正在闹别扭。两人都嘟着嘴互不理对方。丁未平看得有趣,不合适宜的笑了笑。结果遭到了两人的白眼。本来事情应该就此结束。他们只是偶尔擦身而过的陌生人。

结果在过安检的时候,宁零象树袋熊一般缠在宁晨英的身上,让她脱不了身,后面又排了很多的人。丁未平主动提上她的箱子,帮她过了安检。

这件事情让他们对他的态度好了一些。

进了候车室之后,丁未平到一个很有名的连锁店里吃了一碗面。当他正不紧不慢的想找洗手间洗手的时候,突然听到他预订的车就快发车的通知。他吓了一跳,才发现自己虽然记住了车次,却将发车的时间看错了。

他没有时间漱口,带着一口的蒜泥味上了车。点面的时候他忘了叫师傅不要放蒜。

走到座位前,他才发现坐在旁边的正是宁晨英他们两人。他刚一坐下,他们两人就齐齐捂住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他尴尬的笑笑,忙不迭的去漱了口。

由于旅途劳累,他上车不久就沉沉睡去。醒来时高铁已经到达终点站,宁晨英和宁零已经离开,不知他们什么时间在哪一站下的车。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将两人淡忘,只有在不经意的偶然间,才会想到他们捂鼻子时的可爱样。

这天,他正要下班,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丁先生,您好!”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甜甜的声音,她急促的说道:“我们这里是市人民医院,我们医院急需你的血,你能来一下吗?”

“我的血?”

“丁先生,你的血型是Rh阴性血吗,如果是的话,请你快点来我们医院一趟好吗,求求你了。”

“好!”丁未平二话不说,就赶到了医院。结果发现医院里挤满了人,大家正在护士的指导下排队检查血型。门口有护士专门接待通知前来的人,丁未平按照指示排好了队。

“不好意思,丁先生,刚才由于需要联系的人太多,所以没有给您解释清楚。”一个漂亮的护士拿着一个文件夹,在人群中找到了他,小心的解释道:“我们医院刚接待了一个稀有血型的小女孩,她因为血小板异常,导致凝血功能障碍,血一直没有止住,所以急需输血,现在血库里还剩下最后一袋,一但输完了,就很危险。医生门正在进行会诊,所以我们就通知了能够通知的稀有血型拥有者前来,谢谢,谢谢!”

丁未平理解的笑道:“我现在不是已经来了吗?不用谢,这是应该做的。”那个护士又去忙着接待其他的人去了。象她这样的护士还有几个,估计各自负责联系了几个人,应该是看过了他们相片的原因,所以她们才能认出他们。

血型检查的速度很快,丁未平被抽取了血之后,就坐在一边等待结果。不时有人叹息着离开,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血不符合输血要求。随着时间的推移,留在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少,那几个护士的脸上越来越惨然,似乎没有找到合适的输血之人,是他们莫大的过错。

“丁先生,丁先生!”就在这时,接待他的那个护士向他跑了过来,拉着他激动的说道:“先生,经过检查,你的血液完全符合输血要求,请问能不能——?”

“能!”丁未平点头道,“在哪?”

“请跟我来!谢谢!谢谢!”那可爱的护士边走边连声道谢,“你真是大大的好人,请问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只是输一下血而已,不用以身相许吧?”

“不,不,唉!”护士的脸腾的红了,低低的说道:“只是关心一下,如果没有女朋友,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他们可都是我们医院的好护士,人长得漂亮,也善良。”

“那你呢?有男朋友了吗?”

“我,还没呢?”护士脸上更红了。

“哈哈——”丁未平刚笑两声,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那天在高铁上碰到的女孩。只见她正在过道里默默的抽泣,泪如雨下,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对迎面而来的丁未平视而不见。

丁未平现在有事,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并且也不是很熟,这时上去打招呼,明显的不合时宜。

两人擦肩而过。

护士带他洗过手,换好防护衣,进了一间手术室。手术室里放了两个床,其中的一个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脸色苍白如纸,正是那天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小女孩。

原来是这样。他知道了宁晨英哭泣的原因,心里颇有些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慨。

四周的各种机器低声运转着,如泣如诉。从屋顶吊下的输液架上,一袋血红的输血袋只剩下最后的一小线。无数的医生正在围着她忙碌,看不出是出了什么问题。

“准备输血吧!”一个女医生看了丁未平一眼,“谢谢你能来,丁先生,现在事情有点紧急,只有委曲你了。”

“来吧!”丁未平躺在了另一张床上。很快医生就开始将他的血输给了那个小女孩。

后来的事情让他有些预想不到。就是因为有了这次输血,所以他就跟宁晨英熟悉起来,并且越走越近。

黄诗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