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预算官

第37章

“是的。”丁未平说,“你们没有看市场分析报告。从前年开始,市场上的充电桩购买量就在以每年百分之二十的比例缩小,很多见机快的生产商早已经转型。即使如此,市场上的充电桩仍然供大于求,我们公司现在只是在抱着老本行苦苦挣扎,你以为沈谋为什么要跑,公司已经看不到未来,应该是最大的原因吧。”

“你是来拯救公司的,是吧?”梅应雪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丁未平莞尔一笑,“现在知道担心了。公司之所以现在还在正常生产,完全是在吃老本。再不想办法转型,公司很快就会转不动。一但没有了活水流进来,到时别说生产,就是发工资都会很困难。我们不能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所以我们当前的任务,就是必须得想办法让公司生存下去。你觉得我是不是来拯救公司的呢?”

“算是吧。”为了丁未平的心里好受一些,梅应雪不情愿的附和道,不过接下来的话,还是暴露了她对他的不信任。“你觉得建充电站可行吗?我总感觉不是很靠谱。”

“现在正在试验阶段,不过离成功已经不远了。我相信很快就会实现预定的目标。”

“专利申请了吗?”似乎每个人都关心专利的事情。可能历史上因为专利申请不及时吃亏的例子太多了吧。

“正在准备相关的材料。”丁未平道:“这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我们用这么多的精力开发出来,如果不能保护成果,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那种事情,我可不干。第三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制度的修改,职工中间有很多的传言,担心自己的利益受损。有的担心会被解聘,有的担心自己的收入会降低,有的觉得公司走的完全就是形式主义。等你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烧过,什么制度修订,创新发明都会成为过去式,一切还是会照旧,大家不过是在历史的车轮上又经历一个饱受折腾的轮回而已。”

“这个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你回办公室后,拟一个通知。大概意思是:公司这次的制度修订并不是最终定稿,在正式实施以前,有一个试行的阶段。到时候,会让全体职工共同参与制度的讨论,让大家都有机会提出合理化的修改意见。只有经过绝大多数职工认可的制度,才会是一个更好的制度。”

“全体参与吗?”梅应雪一喜,不过很快就又愁眉苦脸起来,“现在只是让几个人参与修改,就已经碰到了这么多问题,如果让全员参与进来,到时候不知会出现多少种意见,更难统一。”

“众口难调这是必然的,千人千种想法,任何一项事都不可能随所有人的意。但我们可以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办法,到时投票通过吧,只要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制度的修订就算是成功的。”

“职代会更好一些吧,人数要少一些。”梅应雪想到公司以前的做法,沈谋推行一些政策的时候,凡是碰到法律需要职代会通过的,都会上职代会过一遍。虽然很多的时候都只是一个形式,但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形式,便似乎合法了。其实梅应雪也知道,职工代表很多时候做出的决定,根本代表不了所有职工的意愿。

“不是职代会,是职工大会通过。制度就应该由全体的职工共同参与。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都清楚公司制度的具体规定。免得有些人放不开手脚,按照普遍遵守的道德规范来指导行为,发挥不了多少的主观能动性。我们要充分发挥职工的积极性。就得让他们了解制度,知道制度中什么行为是鼓励大家主动参与的,什么行为是公司不允许发生的。”

“知道了。”

“第四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就是关于岗位设置和考核的事情了。”梅应雪道:“前两天办公室的两个同事为此吵了起来,就是因为划分谁该做什么事,谁帮谁做了事。”

“结果怎么样。”那天的吵闹丁未平也听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当场过问。这些事情他认为就是考验中层干部的时候,如果领导层参与进去,反而会起到负面作用。

“对于以前的事情,我让他们各写了一个报告。但我目前还没有作出裁决,我想拖一拖,让他们两心平气和之后,再来处理这件事情。”

“拖一拖也不失一种化解矛盾的办法。”

“但却不能拖得太久,拖久了反而有可能伤害更深。”她纠结道,“从那天之后,他们之间就不再主动互相帮助了,因为帮助了之后,就会写在自己完成的考核表中,而被帮助的人,也要在上面说明被帮助的情况。大家之间就泾渭分明,都愿意只做自己的事。”

“这难道不更好么?”

“这样很好吗?我感觉会对职工之间的感情造成冲击。让大家都对互相之间的工作漠不关心。友情不再。”

“我不同意这种看法。”丁未平严肃的说道:“不管是领导还是职工,都应该公私分明。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如果我们总是将要求别人帮助自己做事,当成一种理所当然,对于公司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如果职工之间没有了亲情,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人伸出援手,在这样的公司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我并不是不提倡帮助别人,只有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提出帮助,或者是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完成时。比如说出了意外,这种时候,其他的职工就应该伸手帮助。”丁未平用令人信服的语气说道:“但职工帮助了别人,就有权力将他帮助别人的事迹写入考核中,这有什么过错吗?”

“可是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我,帮助别人是应该做的,做了好事不是为了求名,也不是为了求其他的东西,只是愿意帮助人而已。这是一种高尚的行为。”

“既然是高尚的,为什么不能记录下来呢?”丁未平感到自己可能会失败,这是与大家一直接受的理念相冲突的。相对来说,年轻人可能更容易接受,年龄大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接受。“难道大家都愿意做无名英雄,难道大家都认为接受别人的帮助是很羞耻的一件事情?”

“我感觉我们是在和五千年的文化作斗争。”梅应雪感到自己的心沉甸甸的难受。

“所以我们更不应该背着五千年的文化包袱上战场,你难道不以为,国与国之间,其实每天都在各种战争的边缘徘徊吗?国土纷争,经济战争,科技压制,文化侵略,新闻攻击……。”他激动的挥着手,第一次在其他人的面前,说出了自己长久以来的担忧,“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民,我们难道不应该更加努力工作,用更多的时间学习和工作吗?落后就要挨打的血训,我们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明白啊?大家都只想生活得更优渥一些,谁来为国分忧啊?”

“丁总——”梅应雪撒娇般的叫道。

“哦!扯远了。”丁未平不好意思的笑笑,脸上一阵火辣,“我们只是在说互相帮助该不该留名的事。如果我们天真的以为,有困难时,别人就会伸出援手,只怕是一个美梦罢了。国与国之间没有友谊,只有利益。”他说的仍然是国家大事。

黄诗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