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预算官

第3章

丁未平坐进电梯,按了到八楼的键。

他今天心情特别高兴,忍不住想将所有的喜悦立即与意中人分享。

叮铃铃……

“来啦!”随着清脆的应答声,门被从里拉开,宁晨英文文静静站在门口,看起来完全不象是已经有一个孩子的母亲。每多一次看见,他就多一分把握。“我爸也在,你先跟他聊聊吧。”她冲他调皮的挤了一下眼睛,浓浓的情意便扑面而来。

他喜欢盯着她的脸看,就如品鉴一首诗,看一幅画,听一首歌。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丁未平迫不及待的说。宁晨英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几乎透明的耳朵竖了起来。

“菜——糊——哪!”宁零在她的背后拉着长声叫道。

“哎呀!”宁晨英脸上一红,急急的说道:“我正在炒菜,有什么事呆会儿再说吧。”

“嗯,好!”丁未平伸手捏了捏随身带了很久的戒指。

“叔叔好。”宁零坐在自己的角落,正在咬着笔头皱眉苦思。看到他之后,热情的叫了一声,仅此而已。

“零零好。”丁未平走近,发现她正在默写一首诗,‘黄河远上白云间……,’字体端庄秀丽,与她妈妈的风格惊人的相似,“字写得真漂亮,将来肯定是要当书法家的,是吧?”

“不。”零零摇摇头,头顶的丁丁猫左右摇摆。她认真的说道:“妈妈说,先不忙规划未来,长大了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妈妈说得很对。”丁未平看了眼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宁晨英,越看越心动,热血上涌的想:要不我今天就向她求婚,当着宁老头和女儿的面。

“就会拍马屁!”宁零毫不客气的批评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

“开饭啦!”宁晨英叫道。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坐在位置上。丁未平又提起这个话头。宁晨英看了他一眼,还没有开口,另一个声音从书房门口传来:“吃了饭再说吧!别在饭桌上说事,影响胃口。”

“宁伯父。”丁未平礼貌地站起身子,等他落座。晨英虽然告诉他也来了,但他不会主动走进书房打扰他。

“坐下吧,英子,来点酒。”

“今天就不喝了吧!”宁晨英挺直背坐着不动。

“就二两,养生酒。”宁武雄涎着脸笑道。

“专家说,酒喝多喝少都伤身子。”

“别听他们瞎说,喝酒伤不伤身子,都没有科学依据,在没有确切的研究成果前,喝了再说。还有,专家,专家,哼!”宁武雄似乎很不待见专家,满腔怒火的说道:“大多都是些纸上谈兵的混蛋。他们那些似是而非的结论,毫无逻辑可言,全是从文字上推导出来的,拍脑袋拍出来的想当然的玩意儿,信他们,还不如挖个坑将自己埋了来得自在。”

宁武雄指挥不了宁晨英,只好亲自动手。他站起身子跑到厨柜前捧出一个紫砂酒瓶,外加两个杯子,给自己和丁未平各准备了一个。

他边倒酒边说道:“男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如果每天不喝点酒,岂不是很无趣。”

“就二两。”宁晨英冲着他们两人说道。

“嗯,嗯,只准喝二两,爷爷不许赖皮。”宁零敲着碗边说道。

“吃饭不要弄出声音。”宁晨英轻声要求道。

“好吧!”宁零拍了拍脑门,低头刨饭。

吃完饭。

丁未平主动要求洗碗,宁晨英带着零零翻小人书看,宁武雄又进了书房。他郁闷的发现,自己想说的事情仍然没有机会说,憋在心里难受得想哭。

“我洗完了。”丁未平放好最后一个碗,抹干净灶台,“我觉得还是应该买一个洗碗机。”他说,“一台洗碗机会解决很多的家庭矛盾,还节约时间。”

“你有什么事?”宁武雄从书房里出来,当着宁晨英和宁零的面问道。

“我有两件事情要宣布。”丁未平的声音有些发抖,还没有说就开始激动。

“一件一件来。”宁武雄拖了一张椅子坐下,然后示意宁晨英和宁零坐到他的左右两边,独留丁未平站在房屋中间,就象一场面试。

“第一件,公司准备让我做董事会秘书,已经谈过话了,估计再过一个星期,就会走程序。”

“接着说。”

丁未平突然单膝跪了下来,吓了三人一跳,都“啊”的叫了一声。

“晨英,嫁给我吧。”丁未平从衣袋里摸出已经捏出水来的戒指,举到宁晨英的面前。那一颗小小的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就象天边最亮的星星。她的脸腾地红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眸中顿时就充满了水气,她站起身子,颤抖着的手伸向戒指。

“等等!”宁武雄象被压缩的弹簧般站了起来,大喝一声。

丁未平和宁晨英的双手僵在半空,拧过头不解的看着他,本来四目相对的缠绵目光,变成了四把利剑,射向同一个方向。

“我有话要说。”宁武雄想起了化成灰的杜仲,顶着强大的压力说道。

屋里三人,六双眼睛盯着他。宁武雄临危不惧,说道:“我说过,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来。我先说第一件。”

“爸,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宁晨英收回手坐了下来,对丁未平说道,“对不起啊,你也起来吧。”

丁未平只得站起来,宁老头横插一杠子,还跪在地上做什么。他总不可能说:你们要是不同意,我就不起来。估计宁晨英会同意,但宁老头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我的事情要反着说。”宁武雄道:“杜仲去逝了。”

“杜仲?”丁未平不敢置信的问道:“哪一个杜仲?”

“泛银天赐公司的大股东,杜人魁董事长的亲爹。”

“不可能啊,他还那么年轻。”丁未平愤然的脸转成惊讶。以他对杜仲的了解,他怎么也要再活十几二十年,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这个问题不用纠结,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宁武雄挥挥手,“他死了之后,给我留了一个大难题,而且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丁未平干巴巴的问道,“我和他不熟啊,怎么可能会和我有关。”

“他留下遗言,让我办一件事,我……我已经答应了。”宁武雄道。

“你答应了他?!”丁未平想伸手摸摸宁武雄的额头,看他是不是正在发高烧,连脑子都被烧糊了。“不是说他死了吗?”

“他既然写了遗言给我,那就知道我一定会答应,所以——”

“爸爸,你究竟想说什么事呀?”宁晨英想伸手拧他一把,“不要再打哑谜好不好。”

“他的遗言,是要求他,”他指着丁未平,“到泛银天赐公司去任职。”

“为什么?”丁未平、宁晨英,还有旁边的宁零不理解的齐声质问。

“这个问题,等我过几年到地下去问他。”宁武雄摊摊手,“现在是没有办法知道了,不过,”他肯定的说道:“未平你如果真想娶我的女儿,我就有一个问题,和一个条件。”

“爸爸!?”宁晨英不依。

“别说话。”宁武雄说道:“想娶我女儿,肯定要我满意才行,不然,”他右手一挥,就象抽刀断水,“没门。”

“您请说。”丁未平放低姿态。

“一个问题,我女儿已经有了女儿,你不介意?”丁未平细思了一下,再次感受了自己的真心,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介意。”

“这可是你说的,”宁武雄说道:“如果我以后听到你在这上面抱怨,我会亲手,”他伸手捂上宁零的耳朵,“阉了你。”

“爸爸!”

“放开我!放开我!”宁零在旁边挣扎。

“我不会抱怨。”丁未平非常肯定的说道。

“一个条件,”宁武雄放开宁零,说道:“从现在的公司辞职,到泛银天赐公司任职。”宁武雄摸了摸下巴,看着丁未平,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到公司任职这样的事太简单了,正好我也有点私心,那就让他一起办了,说道:“做到我满意了,如果我女儿那时候还喜欢你,我就不拦着你们。如果我不满意,不管晨英喜不喜欢你,免开尊口。”

“爸爸!”宁晨英反对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是自由人,可不是你手中的筹码。”

“包办婚姻!”宁零两手叉腰,嘟着嘴嚷道。“爷爷,你是老封建。”

“你答不答应?”宁武雄盯着丁未平,逼迫道。

丁未平从来没有想过要从现在的公司辞职。从一个普通的会计升到董事会秘书,这中间的艰难,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

董事会秘书看起来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但只要明白上市公司运作规则的人都知道,那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证监会的认可,担任董事会秘书的。

现在,眼看着朝思暮想的董事会秘书就要到手,而且几乎是板上钉钉,只差走走程序得到一张正式的任命文书了。

他怎么能够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呢?

这个董事会秘书可是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爬上去的,凝结了他近十年的心血,也差不多花费了他前半生的时间,如今说不要就不要,岂不跟要他的命差不多。

我能不能考虑一下,丁未平想这样回答宁武雄。可是又怕他看不起自己,优柔寡断是男人的大忌,不是吗?在宁晨英和董事会秘书职位间来回斟酌了一番,他一咬牙,说道:

“我答应您。”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宁武雄使劲拍打了几下他的肩膀,丁未平感觉自己瞬间矮了几寸。就象被打入土里的木桩。

“我们再喝二两,”宁武雄坐在桌子旁,冲宁晨英嚷嚷。

宁晨英默默的又为两人倒了一杯酒,看起来可能有三两的样子,宁老爷子高兴的说道,“还是闺女好啊,知道我今天为她试出了某人的真心,这多出的一两,肯定就是奖励嘛,我可得喝慢点。”

“爸爸!”宁晨英警告道,“再多说我就收回来了啊。”

“好,我不说。”宁武雄回答了杨晨英,这才低声问丁未平,“现在你告诉我,你给杜仲灌了什么迷魂汤,他那么相信你,非要将你弄到泛银天赐公司去。”

“那次在这里认识之后,”丁未平回忆道:“前不久在一个上市公司的高层交流会上,我又碰见了他。他随口问了我几个关于公司管理方面的问题,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

他却没有告诉他,那天在黄河边的秋风里,他们有过的那次短暂交流。他们当时又谈起了关于公司管理的问题,丁未平记得自己一时激动,曾经说过:不管公司或是国家,都应该用科学技术提升自身的维度,而且要持之以恒,不可有一刻的松懈,否则就会挨打。

“假如你来经营一个公司,具体会怎么做。”杜仲对丁未平的话不置可否。

“我会全力主张以全面预算作为生产的指挥棒。”

“只有预算是不行的。”一片秋叶翻滚着落到杜仲的头上,他轻轻的摘下,拿着叶柄转动,“很多的人试过,但大都失败了。”

“那是他们不懂!”丁未平说道:“预算需要悟性。”

“我也不懂,那我们就不谈这个了。你能不能具体一点,具体……”

“我有几个小发明,一直在酝酿,却没有办法实施,如果让我管一个公司的话,我会首先试试吧。”

“什么样的发明?”

丁未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个是牙刷,另一个是不用建坝的水力发电充电站,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比如说生产科技含量高的玩具,在海上建一座城,在网络上建一个虚拟的世界等等。”

杜仲怔忡了一会儿,咕哝道:“虽然不是很看好,但这个世界有时也会出现奇迹。反正……反正……都已经无可救药了,试试亦无妨。”

就在那时,杜仲的电话响起。他们的偶遇宣告结束,两人都没有想到,那一次的生离却成了死别。

如果丁未平知道那次见面交谈的后果,是让他离开公司,求婚不成,他宁愿自己当初没有跨出那一步。

他好希望能找到办法让杜仲活过来,给他一个后悔的机会。

“他不是不想让公司上市吗?”宁武雄深悉杜仲的想法,诧异的问道,“怎么会到那里?”

丁未平摇头。

“他会看中你,肯定是你的回答令他满意。而且问的问题,也是泛银天赐公司目前面临的难关!”宁武雄抓了抓脑袋,声音低了下来,一副看不起丁未平的神情,偏头问道:“不过,你真的能够解决吗?”

“不知道。”丁未平忐忑的说道,“理论上应该没有……问题吧。”

“提提你的要求。”宁武雄自信的说道:“只要我能够办到的,我就为你争取,但仅此一次。”他扬了扬手中杜仲的遗书,似乎可以用那个东西买到任何愿望,“一但你正式到了公司,后面有什么需要我就无能为力了,一切只能靠你自己去争取。”

“管理公司,最关键一点,是能够决定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如果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不管再有能力,也是管不好一个公司的。”丁未平沉吟着说。

他虽然答应了他,但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如果自己向现在的公司辞了职,想再回去,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了。而如果到泛银天赐公司,只是做一般的管理人员,手中没有权力,只会沦落到公司治理结构的下层。空有理论,却是什么也干不了。他可不想再从底层干上来。费时费力不说,自己的生命也浪费了。

“关于任职的事,”宁武雄喝了一口酒,享受的点了点头,才瞇着眼睛说道,“你不用操心,再差也能进董事会。”

宁武雄的承诺让丁未平放心不少。但今天没有求婚成功,却让他仅有的一丝喜悦化为云烟。看着晨英在眼前晃来晃去,心里如猫抓般的难受。

“伯父,您的要求我同意了,那我和晨英结婚的事……您能不能通融一下,这大好青春年华……”

宁晨英瞄了他一眼,虽未喝酒,但脸上却爬上了酒红。

“我说了,现在不行。”

“什么时候?”

“等我满意了,”宁武雄说的还是那句老话,将自己的想法捂得死死的,“不用你来求婚,我也高高兴兴的将晨英嫁给你。”

“您要怎么才能满意?”

“我满意时,自然会告诉你。”宁武雄嘿的冷笑一声,便只顾着喝酒,闭口不言了。

丁未平试探失败,拿眼睛向宁晨英求助。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样会害死人的。”丁未平低声的咕哝道。

宁武雄看了看宁晨英,又看了看丁未平,见他们两人虽然在听他说话,但不时会眉来眼去的,那种此地无声胜有声的甜蜜劲,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些扭曲,突然没头没脑的说道:“嗯,不行,我得搬过来跟闺女住在一起,免得给有些人可趁之机。”

“什么?”桌子边上的三人惊奇的看着他。

“不行么?”

“太好了!”宁晨英还没有说话,宁零已经高兴得跳起来,搂着宁武雄的脖子又跳又闹,高兴得忘乎所以。

宁晨英笑道,“早就叫您搬来,您不来。现在却以这样的理由来,真是……”

黄诗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