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爱做饭

农女爱做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感激的抱抱

“杨柳姑娘用几道菜便挽救了我们酒楼的生意,真是厉害!我今天算是借花献佛,这些菜算是献丑了。”徐老爷看杨柳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赏。

“没有没有,酒楼做的一样好吃。”杨柳客气的说道。她也只是为了挣钱而已,当不得这么高的评价。

一桌人和和气气的吃了饭,杞枫才带杨柳在府里找帮她办事的人。

他们从他那问到,这县城中的总捕头确实是个蛮横的主,但因深的县令重用,升官也特别快,尽管城中人对他颇有微词,但他还是在那位置上屹然不动。

他还打听到,那药馆的大夫,有一个哥哥,因犯了事,现在还关在县城大牢。

就在前几天,还被同关在里面的犯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顿。

杨柳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总捕头应该是用那大夫的哥哥威胁他,他才答应帮他污蔑她们。

所以说就算知道大夫是受总捕头指使的又怎么样,她们可以逼他澄清,但治标不治本,这个大夫没了,总捕头总会找另一种方法,让她认命,好乖乖把妹妹嫁过去。

这次应该只是给她们一个警示,只是破坏了她家的财路,下次,他可能就要动她家的人了。

所以她还是要想办法从根源解决,但要扳倒一个官府的人,又谈何容易。而且还是县令袒护的人。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杞枫听完下人说的话后,问杨柳到。

“我不知道,我有些不敢去见那大夫了,如果他说清楚了,那总捕头可能会想更恶毒的办法。”杨柳垂着头,怎么偏生是她家惹上这档子事了。杨柳想好了,如果事情解决不了,那她就带着家人离开这个地方。

“我不信这天下没有王法,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杞枫狠这些目无王法的官吏,凭什么他们用着人民的钱,还在人民头上放肆。

他想入仕为官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世上的人都享受到公平,觉得这个国家是可靠的,是可以安居乐业的。

而不是对官府毫无信任可言,最后到无人击鼓,不敢鸣冤的地步。

“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杨柳抬起头,看着杞枫的眼睛。

“因为你是我杞府的人,我当然要护你。同时也是我看不惯他们如此欺负人。”

杞枫到现在还认为总捕头要的儿媳妇是杨柳,所以想都没想就跟着她来了。

“谢谢!”杨柳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感激的拥抱。

她这时忘了她对面是个古人,所以并不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可杞枫在她抱上他的那一刻,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她怎么能……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随意抱一个男子?

杨柳一秒便分开了,但杞枫还僵在原地,保持着错愕的表情。

“对了,你把这个还给徐夫人吧,实在是太贵重了。”杨柳将手上的手镯取下来,递给杞枫。

“啊?不用了。”杞枫如梦初醒,忙答到。

“为何?无功不受禄。”杨柳明白,就因为她是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妹妹的身份,根本没理由收下这个镯子。

对了,她还没问他为何要说她是他妹妹。

“我今天说你是我妹妹,只是为了让你坐下来一起吃饭而已,如果说你是我丫鬟,那就没理由上主桌吃饭了。”就是如此简单的理由,至于徐夫人为什么会送镯子给杨柳,大概是她会错了他的意思,不过这会错的是什么意思,杞枫不会告诉杨柳的。

“我又不是一定要和你们一起吃饭,下次别这样说了,被戳穿了丢人的是我。”杨柳丝毫不领杞枫的情。

杞枫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刚刚还激动的抱他,现在倒是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平常她都和他一起吃饭,他不是怕她不习惯嘛。

徐夫人房间,徐夫人正给徐老爷按摩着肩膀。

“你说俪珍真的是这么想的嘛?把杨柳许给杞枫?”徐夫人问。

“那是当然,你看以前杞枫身边哪有什么女孩子,而且她把杨柳带回来,不放在自己身边,而是放在杞枫身边,这还不明显嘛。”徐老爷拍了拍自家夫人的手。

“我明白了,看来今天的手镯没送错!”徐夫人按的更起劲了,只不过杞枫这事都有眉目了,她家温文什么时候才能娶一个媳妇回来。

“那是当然,就当提前送给杞枫媳妇的见面礼吧。”徐老爷舒坦的伸了伸胳膊。他看人的眼光不会错,杨柳这孩子也是个有能力的,虽然形象方面差点,但杞枫不嫌弃就好。

自从杞枫说了,这件事他来想办法后,他们便一直待在徐府。

杨柳只能干着急,但杞枫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让她问也不敢问,毕竟人家没这个义务一定要帮她。

县城酒楼的包厢中,一个身着官府的八字胡男人,正拿着签子剔牙。

“今天的菜味道怎么不一样了?”男人问道。

“县令,现在厨子只能做出这个味道。”站在他旁边的下人回答。这位伊县令就喜欢吃,手底下还偷偷开了几家酒楼。

“为何?他是断了手还是断了脚呀!”伊县令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吓的旁边的人抖了三抖。

“不是的,最近外面都在说我们做菜用的香料有毒,您手下的那几家店都已经不敢再用了,厨子自然也不敢做给您吃。”下人低着头,恭敬的回答。

“什么?有毒!应该不是什么剧毒吧,因为以前吃饭的时候我看见菜里都是些药材呀?”伊县令不敢相信,怎么就突然穿起这个谣言了,整个县城,就只有他们家的酒楼在用香料做菜,显然是有人想要断他财路呀!要是被他发现了,他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应该毒性不大,毕竟酒楼里的一些忠实顾客经常来吃,也没见出过什么问题。”下人回答。

“那咱们偷偷的放在菜里,反正也吃不死人。”他前几个月才在镇上又开了个酒楼,然后就得到了用香料做这些菜的菜谱。他把它引入县城,果然生意大好,让他赚的盆满钵满,但现在居然告诉他,这些菜不能做了?那他还怎么挣钱!

“不行呀,百姓都知道了那些香料有毒,肯定不会来吃的。”

“可恶,到底是谁说的!被我知道了,我要他好看!”伊县令气的站了起来,好大的胆子,敢和他做对!

迟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