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了女主剧本

第13章 脆弱

第13章 脆弱

应绪淡淡一瞥:“那你以后就别动不动就笑了,很傻。”

白及脸上的的笑立马就僵住了,他还以为应绪是真的在夸自己,看来是自己想多了,钢铁直男真的是万年不变的生物!

白及一脸皮笑肉不笑,道:“傻吗?我觉得还好啊!你不爱笑,只能证明你缺少内啡肽。”

“又在胡言乱语。”应绪没明白及说的“内啡肽”,只能这样认为。

白及当然清楚内啡肽是令人高兴的激素,不过这个时代没有激素的概念,所以白及觉得也没必要跟他解释,让他以为自己在胡言乱语就让他那样以为吧。

摆摆手,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反正应校尉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兵书,跟你解释了也没什么用。”

应绪看着白及带来的药,道:“这是干嘛?”

“亏我还惦记着您身上的伤,专门带药过来,现在看来是白费心思了。”话音未落,便要把药带走。

“站住!”应绪把白及叫住。若是白及不说,应绪都差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白及便停了下来,应绪走到书案前坐下,解下铠甲,示意白及过来。

白及便走过去放下药,绕到应绪身后,看到他肩后的衣服已经和皮肉粘到了一起,受伤后的血液早已将衣服浸透。

应绪解下衣带,白及小心翼翼地把他肩头的衣服脱下,白及真是不明白这皮肉之苦他是当真没有察觉吗?顶着这血肉模糊的伤口还跟东旗大战了一场。

或许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在救治病人的过程中会想办法减轻病人在治疗过程中的痛苦。

担心应绪会痛,边小心翼翼地脱下那处衣服,边用嘴吹气,等把患处的衣服脱下,白及才看清楚伤口已经破溃,有了轻微的感染。

白及便让应绪唤人端来一盆清水,给应绪清洗伤口。

虽然应绪没吭一声,但白及能看到应绪额头上的细汗。

白及行医多年还未见过这种人,竟都不会喊痛的。

“要是痛呢,就别忍着,在医者面前是可以展现自己的脆弱的。”白及看应绪这样竟有些不忍心,手上的力道不自觉放轻。

应绪表面不以为然,但还是硬撑着说道:“食君俸禄,衣食无忧,本校尉所受之苦不过皮肉,而外族不灭,万千黎民所受之苦何止皮肉。”

此言一出,白及突觉自己所看所想颇为狭隘,“尽管如此,将军也是肉。体凡躯,体肤之痛小人身为医者岂能不知。”

白及恶作剧般加重力道,立即痛得应绪闷哼一声。

白及伸过头,笑嘻嘻地说道:“原来这便是你的极限,我记住了。”

应绪恼怒地侧目盯了白及一眼,刚要说什么,就被白及打断,“放心,小人会帮应校尉保密的。”

应绪无奈地收回还没出口的呵斥,然后命令白及下手轻点。

“白天偷袭东旗军营,不是让你在一边等着吗,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应绪问。

白及边给他上药,边道:“这个事情呢,是这样的,我在你的马身上发现了磷粉和火折子,还有弓箭,我就撕下我的下衣,裹在箭矢上,把磷粉洒在上面,用火折子点燃,然后用弓射向了东旗军营,没想到一箭就把他们的军营给点燃了,之后我观察到你们计划进行地很顺利,我就趁乱溜了进来,然后误打误撞进了他们堆放粮草的地方,无意间遇到了赫连厚石。”

还好以前学过射箭,不然白及真的就是个拖油瓶了。

应绪转眸瞧着白及,“你可是东旗人啊。”他的眼神和语气都是质疑白及这样帮着他大闹东旗军营的目的。

地球没有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