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元文明

星元文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格斗

随着一声锣响,裁判吹了一下口哨,示意他们两个继续比斗。

左丘走路都有些打晃了,坚持着站起身走到场地中间。相对来讲,同伴的身体还算沉稳,有节奏的步伐显示出他必胜的信心。

雄哥说得对,对面这小子快坚持不住了,只要自己赢了这场,就算完成任务了,等会吃喝了之后,说不定还能找个场边的姑娘陪陪自己。

不成章法的缠斗一阵后,左丘给人的感觉马上就要栽倒在地了。

“我有个事儿~”等他俩再一次扭在一起后,左丘忽然喘着粗气在同伴耳边低声说道。

“怎么?认输吧?!”同伴一怔之下,以为左丘要认输了,手上的纠缠缓和了力度。

“你认输吧!”左丘总算是抓住了机会,绕过他的防守,左臂从同伴的下巴绕过去,紧紧锁住了他的脖子,右手在他肩后死命扣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腕,顿时勒得同伴呼吸困难起来。

“卑鄙,你这个无耻小人!”同伴不防备又被他骗了一次,口齿不清的说着,身体下意识左右摆动着,企图挣脱左丘的锁喉。

左丘不再跟他答话,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随着他的扭动摇摆着,仿佛赖在了他的身上,任凭他前后左右的剧烈挣扎,两条胳膊紧紧的箍着他的脖子不放。

渐渐的,同伴的身体扭动没那么剧烈了,脚步踉跄的在场上走了几步,随即一头栽倒在地板上,两眼紧闭昏迷了过去。

“好了,放开手,你赢了!”裁判读秒之后,连忙拉开依然紧锁同伴脖子的左丘,宣布他获得了胜利。

“哇,小帅哥居然赢了,我要问问他的联系线路代码。”方才在场边说喜欢左丘的那位姑娘,忙不迭的表达着自己的仰慕之情,可惜她压根还没曾靠前,就被雅兰黛一把给推开了。

“左丘,好样的,哈哈!”张伟庭一个箭步跨上格斗场,猛拍着他的肩膀表示祝贺。

“哎呀,别拍了,疼疼疼!”不料他的大手正拍在左丘受伤的地方,引得左丘呲牙咧嘴的连声嚷疼。

“忍着点,快下来休息吧,我给你揉揉。”雅兰黛第一时间伸手将左丘从台上接了下来,冲着周围对左丘猛放秋波的姑娘,洋洋得意的扬了扬脖子,这才让她们悻悻的撤回了脚步。

哪个姑娘不喜欢又帅又能打的小伙子?!可惜,左丘是有主的人了。他遗憾的冲各位姑娘们耸了耸肩,牵动了受伤的部位,加上雅兰黛在他腰上狠狠的一掐,左丘倒吸一口凉气,乖乖的坐到了她身边,等张伟庭格斗结束再去恢复伤势。

“你真不要脸!裁判,刚才他跟我说话,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这场不算,我要跟他重新比!”不久后,躺在格斗台上的同伴悠悠醒转,脑袋一偏就看到了坐在场下一脸得意的左丘,马上爬起来冲到裁判面前要求再打。

“快下去吧,别给我丢人现眼了!”早已上台的雄哥,扭得脖子上的骨头咔咔作响,挥舞着拳头在做热身运动,走到同伴身边,一把将他推下去休息,转身对着另一边的张伟庭虚踢两脚。

“不要认输哈,你们侥幸赢了一场,你太快认输的话,我会打得很不过瘾!”雄哥一边轻跳一边用言语挤兑张伟庭。

“什么叫侥幸?赢了就是赢了,这叫战术,懂不懂?老子还没怕过谁,你倒是别像你的同伴那么不经打才好!”张伟庭换上格斗手套,两只拳头对击几下,冲着雄哥来了个漂亮的凌空回旋踢,算是对他方才挑衅的回应。

“哇,这个更帅,我喜欢!”台下围观的姑娘们,顿时发出阵阵尖叫声,充满兴奋的看向魁梧的张伟庭,将小白脸左丘忘到了脑后。

“耍嘴皮子你们最行,废话少说,咱们拳头上面见真章。”雄哥不失风度的面朝场外,双臂高举转了一圈向观众致敬,随即摆好了姿势,等待裁判宣布开始。

一声哨响之后,张伟庭和雄哥斗在了一处。不得不说,跟方才的两个家伙相比,他俩这才是真正的格斗,虽比不上正规的选手,一招一式都是中规中矩的,决不是破妇挠人揪头发。

瞅准一个空档,张伟庭狠很一拳击中了雄哥的肋下,雄哥吃痛之际,却利用张伟庭弯腰的破绽,一记肘捶还以颜色,疼得张伟庭也是撕心裂肺。

三个回合之后,张伟庭和雄哥打成了平手,张伟庭受伤还多一些。

“怎么样,要不你还是认输吧,不就是几瓶酒嘛,可别继续下去把你打得起不来,还得别人抬你下去。”雄哥站在角落里冲张伟庭喊道。

他的声音那么大,场外的人几乎都能听见,张伟庭要是认输,那就太丢脸了。

这种自行约定的格斗,一般只进行三个回合,不像正规格斗那样一定要分出胜负。毕竟,一般在这种场合格斗的,没有多深的仇恨,三个回合也差不多消气了,说不定还能下台一起喝酒,从此成为好朋友呢。

雄哥这样说,明摆着就是要继续格斗下去,不分胜负不算完。

“继续。”张伟庭没有认怂的道理,对前来询问意见的裁判,坚定的吐出两个字。

场下气氛更加热闹了,饭店不失时机的马上推出了赌盘,现场观众们纷纷下注,甚至有人开始将看到的场景即时通过芯片上传到了系统,以供广大居民娱乐。

第四个回合,雄哥一拳砸在了张伟庭的脸上,打落了他一颗牙齿。张伟庭则一脚踹在了雄哥的肚子上,将他踹得向后翻倒,两个人都嘴角流血,眼中带了野兽般拼斗的光芒。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格斗了,而是上升到了性命相博的程度。

第五个回合,张伟庭被雄哥一个背摔,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仿佛他一身骨头都散了架,半天才硬撑着爬了起来。雄哥也不好过,五根手指淤青发肿,那是之前为了抵挡张伟庭的膝盖提顶留下的伤势。

第六个回合,张伟庭坚持不住了,雄哥骑在他的身上,拳头如狂风暴雨般的落在他的头上、肩上,张伟庭被打得昏了过去。

雄哥赢了!

“哼,不就是个母球的什么屁专家嘛,非得要跟我挑衅。”雄哥摇摇晃晃的,等裁判宣布了胜利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场边座位上,大口的吐了嘴里的血沫子,十分嚣张的叫道。

“赢了赢了,雄哥,我要喝一瓶紫珠。”同伴非常开心的站在台下,伸出手掌抓住雄哥的脚踝摇晃着。

“行,让你喝一瓶,我要两瓶,咱们今天痛快一场。”雄哥大方的挥挥手,站起身就要下台。

“慢着,咱们还没打完呢。说好的最后谁站在台上才算赢,我还没跟你打呢!”不料左丘在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上台一边冲雄哥说道。

“左丘,你不要命了?!”雅兰黛急忙拉住他的手,要把他拉回来,却被他一挣之下甩开了。

“左丘,算了,输了就是输了,几瓶酒咱们还输得起。”醒过来的张伟庭,同样阻拦左丘再次上台。

“呦喝,你还没死啊?居然还敢挑战。行,咱们再打一场。”雄哥仿佛怒极,对自不量力的左丘笑了笑,收回要下台的脚,重新坐回了角落里休息。

“左丘,还是不要再打了。师兄今天打得很过瘾了,你要是还不过瘾,改天师兄陪你去练练。”众目睽睽的,张伟庭不好说你不行的话,找了个借口阻止左丘。

左丘莫非是疯了?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去上台挨揍?!

“去吧去吧,让人打死我可不管你。”雅兰黛赌气的说了一句,不理左丘了,径自回身坐到了椅子里。说是不管了,可她的一双眼睛却紧盯着左丘,脸上露出疼惜的表情。

一软一硬的劝说,面子也有了,换做别人也就顺坡下驴的罢手了,可左丘却异常坚决的走上台,平静的看着雄哥不说话,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垂在腿边。

“你说的对,今天跟你格斗,老子算是挺过瘾的一次,以后有机会咱们不妨再切磋切磋。不过,你这个不开眼的师弟,老子今天就替你教训教训。”雄哥冲张伟庭说了句欣赏的话,一脸腻歪的站起身,浑身放松的站在了左丘面前。

“老子也挺过瘾,等你们打完了,老子请你喝酒。”张伟庭对雄哥也蛮佩服,两个人竟打架打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觉,言语上虽然不客气,但潜在的意思是,让雄哥不要对左丘太过不客气。

“放心吧,老子不会要他的命,要不然那个小妞会恨死老子了。”雄哥冲雅兰黛轻佻的扬了扬眉毛,想着激怒左丘,让他先出手。

胜之不武还先出手,雄哥丢不起那个人。

“放心吧,我也不会要你的命。”左丘却并未发怒,而是微笑着冲雄哥扬了扬拳头。

一声哨响之后,令人万分意外的第三场格斗开始了,赌注都大把的压在了雄哥身上,没人觉得左丘会赢。

场地里雄哥拖着刚格斗一场的疲惫身躯,没有尽全力的追着左丘,时不时的就会给左丘一下,不过都没造成严重的伤害。毕竟,雄哥刚刚只休息了几分钟,左丘则坐在台下六个回合了。

“卑鄙,越有知识的人越卑鄙。”同伴看着台上左右闪躲的左丘,恨得咬牙切齿的怒骂。

正面跟雄哥格斗,左丘完全不是对手,就算他能闪躲,拖下去也是必输无疑,谁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上台。

耳中听得雄哥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眼神也开始有些迷离,左丘知道时机到了,他要展开他的超算实际应用了。

刚才看着台上张伟庭被打得节节败退,左丘有些恼恨没有战胜雄哥的体格,他苦思冥想之际,忽然感觉到了一股T元素的波动。这家饭店里母球不算太远,应该是在一公里范围内的边缘,他时刻惦记着超算,竟在那一瞬间想起了超算的功效,顷刻间打定了主意。

雄哥瞅准一个空档,趁着左丘身形慢了半拍,一拳朝左丘的脑袋砸去,他要速战速决,把左丘打晕结束战斗。

但令雄哥诧异的是,明明拳头就要砸在左丘脸上了,左丘的整个身体忽然间闪了一下,生生的挪开了三寸距离,百分百要让左丘晕倒的一击,居然擦着他耳边落空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刚才跟张伟庭的格斗太费体力了。雄哥用力揉了揉汗水遮盖的双眼,小心的退后了一步,重新跟左丘对峙着。

刚才那一闪,因为有雄哥伟岸的身躯遮挡,左丘挑选的角度又比较巧妙,其他人都没发现端倪,却令左丘兴奋不已,眼里闪现着喜悦的光芒。他跟雅兰黛展示那次,超算还没现在这么成型,只能稍微模糊下身体,但现在能够实现三寸挪移,实在是巨大的提升。

超算,经过了五年的研究,终于可以实际应用了。不过,目前他施展起来还是有困难的,积蓄了半天,才施展了一下而已。

左丘站在雄哥对面,身体摇摇晃晃的,那是因为一次施展几乎耗尽了他的意识和体力,勉强着才能站稳身躯。

叮铃~,左丘期盼已久的铃声响起,第一个回合结束了。

“咦,雄哥你怎么没把他干趴下,居然让他撑过了一个回合。”同伴殷勤的伺候着体力有些透支的雄哥,一脸诧异的问道。

不光是他觉得诧异,张伟庭和雅兰黛,以及满场观众,都没想到左丘竟然能撑过一个回合,纷纷露处难以置信的神色。

“累了,我休息一下就好,绝对不会让他挺过第二个回合。”雄哥拿起一瓶水浇在脑袋上,让自己头脑清醒些,晃了晃之后用毛巾擦干脸颊,恨恨的看着对面的左丘。

“你还行吗?”张伟庭捏着左丘的小腿问道。另一边,说了不管他死活的雅兰黛,正把拧干了的毛巾递给他,小手在他另一条腿上按摩着。

雅兰黛能感觉到左丘的腿在打颤,可是对他倔强的性格十分了解的她,眼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怎么回事?”第二回合开始,左丘紧盯着雄哥的眼睛,看得他有些发毛,头脑中不自觉的产生了一股不要向左丘动手的想法。

这是超算的另一个功用,可以操纵别人的思维。只是,这种应用比挪移更耗意识,左丘等到超算在雄哥脑海里起了作用的反馈之后,还没动手,就直挺挺的摔倒在地板上晕了过去。

无雨之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