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元文明

第27章 暗算

回到农场里的小楼,一起用过了晚餐,李爷爷说他身体有些疲劳,需要休息一下再跟他们谈话。左丘和雅兰黛在给他们安排的房间里,一个坐在椅子里,一个躺在床上,缓解这一天惊险中掺杂着迷茫的情绪。

“你觉得我们在地球能生活下去吗?”雅兰黛很是身心疲惫的平躺在床上,闭着眼发问。

“活下去肯定没问题,我之前就说过了,只是不知道李爷爷会不会给我们安排什么工作,或者他真的不管我们,由得我们自生自灭。”左丘半躺在椅子里,双手搓着脸,不太确定的说道。

在空中之城不愁吃喝,从事高高在上的工作,来了地球却要为填饱肚子发愁。李爷爷也许是看在什么人的面子上接待他俩,但总不可能每天都是这样。

“这点我觉得不用太过担心,怎么说咱俩也是来自上面,智商高有一技之长,李爷爷给我们安排个技术类的工作应该没问题。或者说,我去生产线做包装,你去仓库搬货,也没啥大不了的。”雅兰黛强作心宽的安慰着他。

“但愿如此吧。我要睡一下,你也休息休息,等下李爷爷还要跟我们谈话呢,说不定就是替我们安排以后的出路。”左丘闭上眼,尽量让自己不要想太多没用的。

空中之城是回不去了,即便能回去,他俩也是历史罪人,再不可能像以前一样生活。

“长官请你们到他房间去。”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外面夜色降临,有警卫前来敲门通知他俩。

“谢谢,马上就去。”左丘开了门,又回身将雅兰黛唤醒,俩人跟着警卫去了李爷爷休息的房间。

房间不算太大,比他们刚才的房间多了一间专门的卧室,外面的办公室摆着一张办公桌,和几个装满书籍的柜子。

“说说吧,对地球什么印象?以后想怎么生活?”李爷爷让警卫关好了门,屋里只剩了他们三个,直截了当的问道。

“嗯……您这边对我们有什么安排?”雅兰黛仗着是女人,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带着一些乞求的味道反问道。

“我对你们没什么安排,尽过地主之谊了,你们今后想去哪里,做什么,都跟我没关系。”李爷爷语气平淡的说道。

“我们有知识,可以从事科技开发方面的工作,要是不行,做些生产线上的体力活也可以。”见李爷爷的回答跟设想的完全不一样,雅兰黛脸色憋得通红,左丘马上放低了姿态,看着李爷爷说道。

“实话跟你们说,地球的资源快枯竭了,这是被遗弃的世界,现在不需要发展高科技。至于干活,我不缺人手,你们能干得比那些人更快更好吗?”李爷爷不为所动的保持着坐姿一动不动,近乎无情的回答着。

“那好吧,感谢您今天的款待,我们这就离开。”左丘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李爷爷看他俩的眼神,就像在看两个乞丐一样。

雅兰黛同样站起来对李爷爷鞠了一躬,一言不发的跟着左丘朝外走。他们何尝受过这种嘲讽?寄人篱下的滋味真的不好过,不如去青石城凭本事生活。

“你们给我回来。天这么黑了,你们能去哪里?一没钱二没住的地方,出了这里就是找死。”没想到他俩还挺有骨气,李爷爷十分无奈的叫住了他们。

“我们出去凭力气赚钱,自己能养活自己,好过在这里受气。”雅兰黛嘟着嘴巴,气哼哼的站在门口说道。

“你们连句实话都不告诉我,还想着我帮助你们,难道我是傻瓜吗?”李爷爷摇了摇头说道。

“什么实话?”左丘下意识的问道。

“说吧,你们为什么要从上面逃跑?就是因为向往自由?”李爷爷不紧不慢的问道。

“就是因为不喜欢上面的生活,我们才决定离开的,还能有什么别的理由?”雅兰黛决定隐瞒到底,咬牙坚持着最初的说法。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别的先不说,我问你,你到底姓什么?”李爷爷拍了一下桌子,目光炯炯的看着雅兰黛,仿佛看穿了她一切隐秘。

“我……我姓雅,是空中之城最高长官雅古力的独生女儿。”雅兰黛有心坚称自己姓李,可看着李爷爷威慑的目光,心里不禁的有些害怕。

说个真实姓名没什么大不了,况且李爷爷受人之托照顾他们,说不定早就知道了。万一李爷爷看在雅古力的面子上,会回心转意也说不定呢?!

“你是他的独生女儿,他是我的独生儿子。”万万没想到的是,李爷爷说出了让她非常震惊的话。

从小到大,爸爸从来没说过爷爷的事情,雅兰黛偶尔问起来,雅古力也不加回答。难道李爷爷真的是雅兰黛的亲爷爷?如果不是,那他又何必对他们这么好?随着他的身份揭晓,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你真的是我爷爷?为什么骗我说姓李?”雅兰黛看着跟自己确实长得很像的爷爷,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我姓李了?是你自己骗我说姓李,我跟着你说咱俩一个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雅爷爷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说道。

“那,爸爸怎么从来不说你的事情?”雅兰黛想想确实是自己先入为主了,于是不再跟他纠缠这个话题,走回到他身前问道。

她已经相信,眼前的就是她的爷爷,那种天生的感觉不会错。如果不是她爷爷,他凭什么带着他们游山玩水好吃好喝?不过这个老头不太好对付,明知道她是孙女,却足足戏耍了她一天。

“你爸爸不说我的事情,因为空中之城都是这样的呀,你也不说他的事情吧?大家都在忙工作,空中之城的亲情,不像地球上这么紧密。”雅爷爷手抚着头发,颇为感慨的说道。

也只有这种亲情上的淡漠,他才能一个人在这里,度过无数孤独的日子。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们两个好好聊聊。”左丘也没想到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雅兰黛使使眼色,就要给他们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

既然是亲爷爷,怎么说也不会看着他俩出去冒险,安排个好工作根本不成问题,左丘的心情瞬间好了太多。

“你不用离开,咱们该怎么谈怎么谈,没什么可避讳的。”雅爷爷抬手叫住了左丘,让他在一边坐下。

“既然认了爷爷,那你现在可以说为什么逃离了吧?”雅爷爷目光柔和了些,看着雅兰黛问道。

“那个……我……我怀孕了。”雅兰黛低着头,脸色通红的答道,声音就像蚊子叫。

“你们是触犯了法律,害怕受到惩罚就逃跑了?怀孕了,把孩子拿掉就是,再说还有你爸爸在呢,惩罚也不是多严重。”爷爷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是我的孩子,我要把他生下来,不能被他们拿掉,也不要他脑袋里被装上芯片,像我们一样成为只知道工作的工具。”雅兰黛见爷爷不在意的说拿掉孩子,就像那是一只小猫小狗似的不重要,顿时压制不住激动的吼道。

“原来是这样,你要自己生孩子,还不想他成为空中之城的居民,干脆就当了逃兵。”雅爷爷依旧语气平静的说道。

“你们吃的喝的,都是空中之城给的,到了尽义务和责任的时候,就觉得不自由。为了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不顾法令的怀孕,就可以不顾一切的逃跑。你有没有替你爸爸想过,你逃跑了,他要被牵连的。就算你把孩子生下来,你能给他什么样的生活?我没有你这样自私自利的孙女。”雅爷爷忽然变得言辞犀利的对她说道。

“我已经成年了,我做什么跟爸爸都没关系。我会尽力抚养我的孩子,给他最大的关爱,不让他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长大。”在孩子问题上,雅兰黛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不动摇。

“你,真是个混账。”雅爷爷见自己也说不动她,恨恨的骂了一句,起身进卧室关上了门。

“爷爷,我们先回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左丘一直在爷孙俩的对话中插不上嘴,轻轻敲了敲卧室的门,听爷爷毫无动静,只好拉着雅兰黛离开了。

“我们该怎么办?”一夜无话,早上醒了之后,雅兰黛问躺在身边的左丘。

“看来爷爷是真的很生气了,我们在这里待下去也是无趣,你会经常跟他吵架,不然我们还是去青石城吧。”左丘拍了拍她的胳膊坐了起来。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是爷爷,但他那么不讲理,跟别人也没什么区别,雅兰黛毅然决定跟左丘去青石城看看情况再说。

“你们去哪里?”他俩悄悄的出了楼门,却听见了爷爷的声音,回头朝上看,他正站在阳台上冲他俩打招呼。

“我们去青石城,就不麻烦您了。”左丘冲他笑笑,脚步不停的朝外走。

“等等,我让司机送你们过去。”爷爷叫住了他们,随即朝侯在一边的司机做了个手势。

对不起,雅兰黛,你们真的不适合在这里。

爷爷看着吉普车一路开远了,默默的站在阳台上,犹如一尊雕塑般一直没有挪动身体。短暂的亲人相聚之后,孤独的感觉更深了。

“哼,这个老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嘛?”雅兰黛回头看了看慢慢淡出视线的农场,悻悻的低声向左丘说道。

爷爷的态度始终飘忽不定的,让他俩一时充满希望,一时又倍受打击的,她都不愿意叫他爷爷了。

“算了,爷爷或许有他的难处,毕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左丘看着全神贯注开车的司机,刻意的回避了落日会的名称。

青石城,表面上是个被落日会管理的地方,可又有复联的存在,肯定还有其他错综复杂的关系。他们在空中之城,相比起小头领小个子这些人,就像温室里的花朵,没经历过风吹雨淋。

“他能有什么难处,哼,空中之城的人,都没有亲情观念。”雅兰黛乌鸦落在猪身上,光知道说别人,看不到她自己也是如此。

“别想了,我们等下到了青石城,想办法先找个住的地方吧。”左丘鼓励着自己也鼓励着她,微笑着说道。就算找不到像样的地方,住窝棚总可以吧?不就是吃点苦吗?

“请问,青石城一般都是怎么赚钱的?有干体力活的地方吗?”左丘伸着半个身子向司机打听。先干些体力活赚点钱吃饱肚子,再找机会看能不能有技术方面的工作。

司机偏头看了看他,笑笑不说话,依旧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那你打算让我们到哪里下车?”左丘没办法了,眼看已经到了青石城外围,心想总得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吧,要不然两眼一摸黑的,打听路都不知道怎么打听。

“别跟他说话了,他也是被收买的。”雅兰黛将他拉回来坐好,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好了,你们到地方了。”马上进入青石城街道了,司机却冷不丁说了一句。

趁着他俩向外看的时候,司机手在仪表盘上按了一下,前后排之间迅速竖起了一块隔离玻璃,同时空调口冒出阵阵凉风。

暗算。

左丘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去扳动车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他捂着口鼻拼命捶打车窗,却无济于事,几分钟后,支持不住头脑传来的阵阵眩晕感,趴在雅兰黛身上晕了过去。

吉普车风驰电掣,沿着大街一路开过去,来到了另一边他俩前天晚上降落的沙坑旁。

一天一夜的时间,逃生舱已经被重新整理好,设定了回到出发点唯一的飞行线路,他们那两把小手枪也放回了原本的位置。

司机来回两趟,将晕倒的两人放在位置上固定好,迅速离开了逃生舱。站在沙坑边缘看着它舱门缓缓关闭,然后徐徐升空,飞船稍顿后猛然加速,发出巨大的音爆声从城市上空划过,只留下一条白色汽线。

作为长官的绝对心腹,司机的待遇非常不错,他对长官也是绝对的忠诚,从不怀疑长官的命令,只管百分百的执行。至于他们俩什么身份,跟长官什么关系,那不是他该关心的事儿。长官冷血无情,他是见识过太多次了。

满城人们又见到了前天降落的飞船,他们集体手搭凉棚,眼带羡慕的目送它消失。在他们看来,是天上来的特派员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交差了。

无雨之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