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人,终将在一起

对的人,终将在一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36.人间美好,日落和你

林瑾瑜望着窗外绿化树上发黄的叶子在清风的带动下,缓缓的从它的枝丫飘落下来,满地都躺着发黄的叶子。

自从徐云霞挑开话题已经又是两年过去了。

徐云霞把话挑开了后,李来志也是偶尔来看望张文浩。

但不同于徐云霞浓浓的爱,李来志对于张文浩的爱很是淡泊。

如果不是碍于徐云霞,李来志不会这么‘偶尔‘来这里看望张文浩,毕竟李来志的全部精力已经放在李小志身上,把李小志当做下一代接班人来培养,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多情而导致出现意外。

张文浩已经和自己二十几年没见了再深的感情已经慢慢变淡。

而自己与李小志生活了二十几年感情是深厚的,虽然对于张文浩有点愧疚但也不可以影响到他的布局,以后对于张文浩他会经济上补偿他的。

两年张文浩还是不舍得离开他梦的世界里,以至于在张文浩梦世界外的林瑾瑜需要苦苦等待张文浩的到来。

林瑾瑜坐在病床边上想着张文浩醒过来的场景,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趴在病床上睡着了。

林瑾瑜睡梦中发现自己与张文浩两人还是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的腻歪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睡梦中自己一直在呼喊着张文浩的名字,当林瑾瑜沉浸在这份快乐中时,突然感觉自己的头部被触摸了。

林瑾瑜惊得瞬间从她的梦里面出来来到真实的世界。

让林瑾瑜目瞪口呆的是张文浩竟然睁着眼看着自己,嘴角还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熟悉的傻笑。

林瑾瑜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还身处在梦里,这些年来也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能过露出笑容的张文浩。

但是从胳膊上传来的疼痛感使得林瑾瑜确定这不是在梦里而是在真实的世界里。

林瑾瑜喜极而泣瞬间两行泪水模糊了视线,好久没有这么的开心了,自己这几年的努力也终于得到回报了,林瑾瑜扑向张文浩的怀抱里,紧紧的抱着张文浩哭泣,久久不能停。

张文浩今天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呼唤的声音是多么的熟悉,而且听起来呼唤的人很是心急,这让张文浩很是心急,潜意识里就是要把眼睛睁开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一开始任自己多用力的去睁开眼都睁不开,直到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的响起,但是这次声音带着浓浓的爱意表达着对张文浩的爱,听得张文浩很是欣慰,内心很是开心,能有这么一个爱自己的人,心情美美的张文浩尝试着睁开眼,但这次却不像刚才那么用力都不睁开,张文浩只是想着睁开眼,然后轻轻松松的就睁开眼了。

睁开眼的张文浩发现即使是温和的日光照进自己的眼睛,眼睛会流下眼泪,张文浩适应了一会儿才能正常的看着这个世界。

张文浩看到自己躺在一个有点古旧的病房里,病房的样式以及装饰都是老旧的,墙上白色的粉刷墙都变得发黄,窗户都是玻璃加木头固定的早式窗户,而自己的床边趴着一个熟睡的女人,张文浩一眼就看出这是自己心爱的林瑾瑜。

张文浩望着熟睡的林瑾瑜感觉自己好久没见到这张熟悉的脸。

林瑾瑜脸上有时候不经意露出甜甜的笑容。

张文浩知道林瑾瑜正做着美梦,不知道林瑾瑜做的啥好梦。

不过不管林瑾瑜做啥美梦自己就不当坏人把林瑾瑜从梦里拉出来,让受累的林瑾瑜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看着林瑾瑜可爱的模样张文浩又忍不住心中的爱,情不自禁的就用手抚摸了一下林瑾瑜的头,林瑾瑜的头摸起来还是以前熟悉的感觉,真好,张文浩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甜甜的傻笑。

让张文浩尴尬的是自己还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时林瑾瑜被自己一模而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林瑾瑜望着自己的时候自己还在那边咧着嘴傻笑着。

看着怀中哭泣不停地林瑾瑜张文浩心中也是很感动,自己在开始有了知觉后总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直陪伴着自己,张文浩不用猜也知道这是林瑾瑜。

张文浩用手抱着在自己怀中久久哭泣不停地林瑾瑜以次来安慰哭泣的林瑾瑜。

张文浩一边用手轻轻拍打林瑾瑜的背部以示安慰,一边对着怀中的林瑾瑜说道:“阿瑜,谢谢你。“

林瑾瑜听到张文浩久违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林瑾瑜这才止住了哭泣,虽然满脸是泪痕但还是发出一个由心的微笑。

说道:“是我谢谢你才是,要不是你舍命救我,哪里还会有今天的我,照顾你也是我应该做的。“

张文浩望者哭红了双眼的林瑾瑜笑道:“我不是回来啦,别再哭了,哭红了眼可就不漂亮了,你看妆都花了。“

说完张文浩用手擦掉了林瑾瑜脸上的污迹。

林瑾瑜点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可是就算知道了自己还是想哭,哭出来多好,把积压在自己内心的不快全部发泄出来,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的哭起来了,哭又不犯法,那自己就借着这股劲哭个天昏地暗。

林瑾瑜不管张文浩的劝说,继续趴在张文浩的怀里继续痛哭,也只有哭才能把心中的委屈全部吐露出来。

张文浩看见林瑾瑜这样子也就没有在劝说,他知道林瑾瑜心里受了很大的委屈,自己劝说反倒让林瑾瑜心里憋屈,还不如让她把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完了这才来安慰她。

张文浩能做的就是把林瑾瑜紧紧的搂在怀里让林瑾瑜再也离不开自己。

林瑾瑜思想压力得到空前的释放,哭着哭着的林瑾瑜哭累了就趴在张文浩的怀里睡着了。

张文浩更用力的抱紧了林瑾瑜,让辛苦许久的林瑾瑜在自己的怀里好好的休息。

本来想问林瑾瑜一些问题的张文浩也就只能先自己摸清楚。

幸好的是自己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柜这边并且手机还有满满的电,就算是自己受伤不能用手机,心爱的林瑾瑜也没有让自己的手机饿着了,时刻保持着满满的电量。

张文浩记得自己那天去找林瑾瑜的时间然后跟手中满是划痕破旧的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比对一下,自己原来已经睡了5年多。

这5年多林瑾瑜对自己片刻不离照顾自己,望着怀里的林瑾瑜张文浩心中满满的感动,张文浩的眼眶微微湿润。

林瑾瑜睡着了,张文浩为了不吵醒林瑾瑜,轻手轻脚的动着自己的肢体,很久没有活动的张文浩,一时之间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自己竟然躺在床上5年了,张文浩也就没有强迫自己坐上来,毕竟自己这么多年未动,等下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让自己再次受伤划不来。

张文浩想起自己受伤住院自己的母亲应该会很伤心吧。

不知道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在自己昏迷不醒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一再说着自己迷迷糊糊记忆在自己脑海深处的小时候的事情。

而这小时候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很是触动,自己因为听到小时候的事一直想补全自己脑海里缺失的记忆,所以一听到有人说起小时候的事情自己用了自己所能调动的力气一直倾听者,也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总有越来越多的力量。

张文浩拿起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在长长的通讯录里快速的查找到了备注为“老妈“的电话号码。

张文浩也就没有再迟疑而是直接拨打出了自己母亲陈芳慧的电话。

手机‘嘟嘟嘟‘的响起了一阵响铃声,就在张文浩要放弃这次通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又慈祥的声音。

只听对面传来了母亲亲切的说:“阿瑜啊,有什么事吗,今天怎么用文浩的电话打电话,是手机没有话费了吗?我马上去给你交。“

张文浩听到还是这么善解人意、善良淳朴的话语后也是深深的感动,母亲还是这么热忱的对待着别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张文浩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

电话那头的陈芳慧传来了催促声:“阿瑜,怎么了,这么久不说话,阿姨在忙着工作呢,现在正忙呢,等我忙完了,我就去医院陪你……“

张文浩含着泪说道:“妈,是我,阿浩。“

这短短的几个字让电话对面那头瞬间安静了,电话两头都静静地等待着,最后陈芳慧不大确定的问道:“你是…是,阿浩吗。“

张文浩立马、斩钉截铁得回道:“是的,妈,是我,我回来了。“

张文浩可以感受得到电话那头自己母亲听到自己回来的声音高兴的手舞足蹈。

陈芳慧说道:“真的是阿浩回来啦,谢天谢地、观音菩萨保佑、祖宗保佑、阿国(张文浩的父亲、陈芳慧的老公的爱称)终于争气了一回把你赶回来了。“

“阿浩等等我,我立马过去,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找你。“

张文浩还想说叫自己的母亲注意安全,母亲陈芳慧还没等自己说出口就急冲冲、火燎得把电话挂了。

张文浩无奈自己起不了身,也就只能在这里等待母亲的到来。

张文浩也就趁着这个空挡轻手的在操作着自己的手机,汲取这几年因为自己受伤而未知发生在自己边上的大小事。

当然其实张文浩自己还是对工作上的事心心念,优先就去看自己手机上有关于工作上的事。

张文浩在全身心投入地查看着手机上的自己未知的信息、埋头苦干得就想把这几年落下的东西用这一会儿就把他全部补上来,张文浩认真得连林瑾瑜醒过来一时都没有注意到。

直到有一双手在自己面前来回晃动张文浩这时候才发现林瑾瑜已经醒过来,也不知道林瑾瑜站在那里看自己认真玩手机看多久了。

张文浩看着休息一觉以后平静下来的林瑾瑜温柔的说道:“醒来了,这不趁着这会多了解一下自己这几年来缺失的东西。“

林瑾瑜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说道:“醒来就好,我先叫下医生来看下,等后面我们再好好的了解这些东西。“

虽然现在林瑾瑜有很多话要跟张文浩说,但是也该让医生看完了病情再说。

张文浩点点头表示好。

给张文浩主治的医生是这所医院有名的主任医生,也多亏了张文浩的亲妈徐云霞的关系才能够享受这么好的待遇。

主任医生姓郭,郭医生看到张文浩醒过来也是激动,毕竟张文浩已经躺了5年多了,说真的纵然自己是有名气有医术的医生,碰到张文浩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听天由命,没想到张文浩自己与他的亲人这么执着不放弃,最终通过不停的努力把张文浩从冰冷的世界里给解救出来。

经过医生的检查张文浩已无大碍,只是刚恢复意识,一时还适应不了肢体的运作,过一段时间的熟悉就会适应起来的。

医生叫张文浩多运动以此来熟悉自己多年未用的身体。

陈芳慧可以说是用跑来医院的,身体健朗的陈芳慧到达病房时已经汗如雨下,汗水都湿透了她的衣服,足见陈芳慧对于张文浩的重视,一听到张文浩醒过来一路上没有耽搁就直奔医院过来。

陈芳慧带着激动的心跑入病房,见到病房里有点旧的病床上坐着精气神很好的张文浩,压在陈芳慧身上多年的石头也落地了,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醒过来就好。

陈芳慧在一二三、三二一的从郭医生那里得到张文浩没有什么后遗症后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陈芳慧脸上满满的都堆满了笑容。

张文浩受伤还是有很多人来看望关心,所以陈芳慧和林瑾瑜在确定张文浩无碍后就给这些关心张文浩的人报了一个平安。

张文浩与徐云霞的关系只有张文浩亲近的几个人知道,其他人都还不知道这个事。

如果有一个人在对于张文浩的爱跟陈芳慧有的一比的话非徐云霞莫属。

在开会的徐云霞在得知张文浩醒过来,立马放下了手头上的事,借公司名义来看望昏睡五年多的张文浩,在看到张文浩真的平平安安的,徐云霞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了。

张文浩是醒过来了,但徐云霞心中还是有喜有忧,喜得是自己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大儿子,那个小时候一直粘着自己的小跟屁虫。

忧的是自己的老公李来志已经把李小志当做接班人来培养,容不下其他人来干扰他的计划,所以李来志对于这个大儿子感情就比较淡。

因为李来志怕张文浩与李小志会因为继承人的事互相伤害。

李来志在得知张文浩醒过来就不像徐云霞这么激动,可以放下手中的工作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看望张文浩,而是等到真有空了,李来志才借机过来看一下这个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

徐云霞没有过多的干涉这件事,毕竟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伤了哪一个都像在割自己的心头肉,像现在这样子也好,自己想见哪一个就可以去看哪一个。

至于自己的老公李来志有他的考虑自己也就不过多干涉他。

再说就自己对张文浩的了解,张文浩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不然张文浩的生活不止眼前这样。

而知道徐云霞是张文浩亲身母亲的众人约好这件事不告诉初愈的张文浩,让张文浩蒙在鼓里,这样子对刚醒过来的张文浩的情绪波动不会那么大,对于久病初愈的张文浩也是有好处的。

张文浩对于眼前熟悉又令人敬佩的公司徐总的到来心里很是感动。

毕竟自己已经五年多没有为公司出力了,在这竞争激烈的职场中自己竟还没有被公司的老总忘掉,还能得到公司老总的关怀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陈芳慧对于信守承偌的徐云霞也是很开心,毕竟如果徐云霞不遵守之前的承诺告诉了张文浩是她的亲儿子,陈芳慧也没有办法,但徐云霞就是遵守承诺,只是以公司的名义来看望。

林新杰夫妇这次再没有阻止张文浩与林瑾瑜的婚事,经过这件事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女儿幸不幸福还是靠他们两个年轻人自己去经营,自己过多的干预反而适得其反。

这五年来女儿林瑾瑜对于张文浩的爱他们也都看在眼里。

张文浩与林瑾瑜的婚事在张文浩经过一阶段的适应身体已经能过活动自如而确定了下来。

为了喜庆张文浩与林瑾瑜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结婚。

张文浩与林瑾瑜的婚期如约而至,婚礼在X市一个临近海边的酒店草坪举行。

夕阳还挂在天边,夕阳的余晖染了半个海面,微风徐徐吹来,波浪也像是为张文浩高兴而上下地跳动着它那轻盈的身体,夕阳映衬下的张文浩显得更加的帅气。

西装革履的张文浩与穿着洁白如雪婚纱的林瑾瑜在夕阳见证下举行了婚礼。

人间美好,日落与你。

(终)

四月陆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