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特工做老婆

第65章 干锅店巧遇

出了人民医院,看看吃饭的时间还早,我坐着尹飞飞的车又去张明的私人诊所溜达了一圈,原本想找这小子唠唠嗑的,没想到他那诊所的生意也是太好了,我们下午四点多到他店的时候,都还是门庭若市的。

我和尹飞飞很是没趣地在他诊所里坐了十多分钟,结果也不见这小子空起身来迎接我们,没奈何,我们跟他打了一个招呼后我又回华阳小区换了一身衣服,再跟尹飞飞去城里兜了一圈风,看时间将近六点的时候,这才去医院接了叶欣和张勇,去位于东锦路的五月天干锅店赴锅铲头的饭约。

回想起我在618病房内那八面威风的场景,叶欣都还十分激动和兴奋,因此坐在车里津津乐道地给张勇描述时,她都是眉飞色舞的。张勇听说我的英雄事迹后,对我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一向沉默寡言的他居然还说以后要跟我混,搞得老子都只有咧着嘴干笑了啊。

到了五月天干锅店外的时候,黄毛波仔和耳钉男刘文早已站在门口恭迎我们了。

见我大摇大摆地走下汽车,这两小子很是识趣地跑到我面前,齐齐道了一声“辰哥”。

我看着这两家伙还有些浮肿的脸蛋,忍不住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偷笑着问道,“闯哥他们都到了吗?”

“闯哥和薇嫂都到了。”耳钉男毕恭毕敬地回了一句,我见这小子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善,也对他刮目相看了。

“闯哥的老婆叫黄薇吗?”

听到这个“薇嫂”,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叫黄薇薇——是我姐,亲姐。”黄毛波仔抢着回道。

“哦,怪不得你跟闯哥走得这么近,原来你还是他小舅子啊!”我嘿嘿一笑,搞得黄毛波竟一阵脸红。

两家伙也不知道再跟我说些什么,就老老实实地将我往干锅店的雅间里带。

刚穿过大厅的时候,我就见刘闯在一扇暗红色的木门前摇头张望,见我们过来了,这小子立即笑着对我们挥了挥手。

“叶兄弟和叶美女还真给我面子啊!”刘闯快步走到我面前,热情洋溢地跟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将我们往包房里带,黄毛波和耳钉男刘文却都没有再跟进去了,这两小子跟着另外几个穿黑T恤的家伙规规矩矩地站在了雅间门外。

待包房门打开的刹那,我才发现一张大理石铺就的大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几大锅美味佳肴。围坐在桌子旁的除了黄薇薇和刘甜甜外,还有四个穿着得体的老年人。

众人见到我们进来后,都笑眯眯地向我们点头致意。

少妇黄薇薇更是起身拉着我给四个老年人作介绍,“爸,妈,这位就是飞到车上勇救咱们甜甜的滑板英雄叶辰。”

“小伙子,干得不错!我代表我们老刘家感谢你!”一个穿白衬衣的老头起身向我伸出了一支手,我赶紧礼貌地回应,我估计这老头应该是刘闯的老爹了。

在我们说话的间隙,叶欣,张勇和尹飞飞都笑着找座位坐下了。

我也被刘甜甜拉着坐在了她的左手边,挨着她的爷爷,也就是刚刚跟我握手那老头坐了下来。

“吃饭,吃饭!”

我们一行四人都被黄薇薇介绍完之后,刘闯就拿起筷子吆喝我们开吃了,看着那一桌的色香味美俱全的佳肴,我当然是毫不客气地拿起了筷子。没吃得几下,刘闯就带着他的妻女轮番给我们四人敬酒。我本来平时都不喝酒的,借故就想推脱,结果被四个老年人的赞美话一恭维,我就忍不住往肚子里倒了几杯酒。

这几杯酒下肚后,我一时就起了尿意,于是在又一轮的推杯换盏开始之前,我就踉踉跄跄地拉开门往卫生间走去。

“蚊子,你辰哥有些不胜酒力,你扶一下他!”

刘闯见我飘飘摇摇地去上厕所,便走到门边对耳钉男交代了一句,这小子慌忙扶住了我一支手。

我看着这小子还微微有些浮肿的脸蛋,就借着这股酒劲向他道歉,“对不起了啊兄弟,昨天晚上和今天下午下手时重了点儿,千万别记在心上。”

“辰哥,以后就是朋友了,说这些见外话干嘛?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

“好,你小子有肚量,你这朋友我交定了!”我故意给耳钉男吃了一颗“甜枣”,目的就是想让他忘记先前对我的怨恨。因为我知道,要想在社会上混得开的话,必须交许多的朋友,而不是树立许多的敌人。

“谢谢辰哥这么看得起我,以后只要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辰哥尽管开口。”刘文一手扶着我,一手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好——”我嘿嘿一阵偷笑,心想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啊!

眼看着已经进了卫生间,我也不好意思让这小子再来扶我,而且我本身也没有喝到烂醉如泥的地步,于是就说自己要蹲号,让这小子在厕所外面等我,这小子倒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大约十分钟后,我洗了手从卫生间出来就有一种想抽烟的冲动,可身上已经没烟了,我就去吧台买了一盒天子;回来的时候,见耳钉男刘文和黄毛波仔正站在包房门外说着话,于是我走到几人面前,拆开烟给这两小子和另外几个黑T恤一人散了一支,几个 家伙都咧着嘴笑开了。

我有意拖延时间,不让锅铲头一家再给我敬酒,我也就抽出一支烟在包房外跟他们一起吸了起来。

此时仿佛正是上生意的时间,只见大厅内的二十多张条桌都已经人满为患。各种吹牛皮的声音,喝酒划拳的声音,唠嗑话家常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我看着这家干锅店如此火爆的生意场面,回想起刚才吃过的香辣排骨和香辣掌翅,就觉得这味道也没什么特别,说不定我做出来的比他们店里的更好吃,当时就有一种想开个干锅店的想法;不过想想要做的投资和自己微博的收入,这个念头又很快在脑子里闪过了。

正想得出神,大厅内一个彪悍的声音忽然飘进了我的耳朵——

“你个臭不要脸的,今天被老娘逮了个正着吧?老子打死你!”

寻着声音望去,我见右前方五米开外的一张双人条桌前,一个穿着时尚,身材却有些臃肿的中年妇女,正端起条桌上的茶水往背对着我坐着的一个年轻女人脸上泼去。

“你——你是什么人?神经病啊?”

穿着白色衬衣,职业套裙的年轻女人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面怒气冲冲地质问中年妇女,一面用条桌上的餐巾纸擦脸。

“呵呵,有好戏看了哦!”黄毛波吐了一个烟圈,悠哉乐哉地跟几个小混子看起了热闹。

耳钉男刘文也随之附和道,“敢情是正室抓小S的游戏啊!”

“有意思了!那个胖女人肯定还要出手打架!”一个小混子又道。

我看着三人的身影,尤其是背对着我的那个年轻女人,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心中更是莫名惊诧:这妞的声音和背影怎么这么像苏静呢?难道她真成了坐在她对面那个眼镜男的小三?NND,看那家伙虽然长得文质彬彬的,不过看他年龄,至少比老子大好几岁吧?现在的年轻女人难道都喜欢这种大叔级别的人物?

“你干什么啊?越来越不像话了,快给我回去!”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见彪悍的中年妇女将茶水泼在了年轻女人身上,心里可能很是过意不去,在沉默半响后终于站起来为那年轻女人说话了。

“我干什么?老娘当然是来捉奸啊!”彪悍的中年妇女扯着大嗓门在大厅内叫道,深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跟朋友一起吃个饭也成通奸了?你这是什么逻辑?”中年男人见大厅内的人都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到了他们身上,不禁开始红脸辩解道。

“你们就差没上床了是吧?告诉你,老娘要没有证据也不会找到这里来!”悍妇捋了捋她两手的长袖,一口唾沫飞到地上后,又一手指着年轻女人骂道,“你个狐狸精,长得也算年轻漂亮了,你怎么就把这头老黄牛看上了呢?你告诉我,他哪里好啊?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知不知道他的儿子都可以跟你上床了!你这样破坏别人的家庭你就不怕遭报应?”

说着说着,悍妇又抓住年轻女人的头发,将她整个脑袋往条桌上磕。

“你这臭婆娘都乱说些什么啊,这是我的学生,今天晚上请我吃饭还是为了表示我过去对她的栽培之恩。”中年男人见悍妇动起了手,慌忙去拉架。怎奈他身子骨没有那悍妇结实,只被她轻轻一推,就歪歪扭扭顺着椅子倒在了地上,惹得看热闹的人竟是一阵大笑。

我旁边的几个小混子更是吆喝道,“刚才打炮了吧,这么不经事儿啊!哈哈——”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要报警啦——啊——”年轻女人一直被悍妇抓着头发,尽管拼命反抗,但还是无济于事。

我见她的样子实在凄惨可怜,忍不住就冲到三人面前,埋头仔细一看,我靠,居然真的是苏静啊!

她怎么跟这个中年男人在一起吃饭啊?

难道她真是他的学生?

二号男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