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秘男友

第162章 162你要不要接受是你自己的事!

我急急地走到房间里面,又关上门,又踱步到离门最远的阳台上,这才拨通何思远的电话。

电话才响了一声,何思远就接了起来。

我以为她会火急火燎的给我说事说事呢,谁知道她丫的一张嘴就笑嘻嘻地问:“老舅妈,你和余明辉把证扯了没?名正言顺了没?”

老舅妈!

我一个措不及防,被她那个称呼雷得一脸黑线,我的脑海里面瞬间闪过一个白发苍苍老太婆的形象,我的嘴角抽了一下,我有些闷闷地应:“领了,刚刚领的,你找我啥事?”

何思远还真是八卦到不行,她在那头窸窸窣窣了一阵,她忽然有些不怀好意,说:“洞房了吗?我觉得按照余明辉那迫不及待的死样,你们应该是有了。大白天的窗帘一拉,就跟夜晚没差!”

姑娘你的节操呢!该捡捡了!

我想起何思远前天才在微信里面对着我旁敲侧击问丁展波的情况,于是我轻咳了一声,说:“何思远,你前天不是问我丁展波喜欢啥样的姑娘吗?我那时候可能说不太清楚,我现在再告诉你一下,丁展波喜欢那种内敛的,你得注意节操,注意节操!刚才你发信息不是火急火燎的吗?我以为你真的有啥大事,我还把余明辉支开了,才给你电话的,谁知道你对着我就好一顿扯淡!你要再这样扯淡,那我挂电话了,电话费多贵啊,卧槽的。”

何思远这才正经了,她忙不迭地说:“别啊,林四四,我是真有正事。”

我冷哼了一声,说:“那有事说事,别废话。”

何思远这才慢腾腾地说:“你见到曹佳颖了对吧?”

我昨天在见完曹佳颖,她让我给她帮忙之后,我是有想过找何思远说这事,但是昨晚吃完饭之后,余明辉一直跟我黏在一起,我压根腾不出空来,现在何思远问了,我还省事了。

于是,我嗯了一声,直接说:“见到了,她让我帮她向余明辉开口,她想去群诚上班,她说她也想弄赵小宁。我想想我跟你合伙了,这又不是组队去打架,也不是人多好办事的,所以我还没答应帮她,就说我考虑一下。“

咬着我的话尾音,何思远很快说:“林四四,我知道你跟曹佳颖看不对眼,毕竟你们之前好歹算情敌啊。但是你知道不,萧炎那家伙喜欢曹佳颖,说不定曹佳颖过来这边上班,一个不小心能和萧炎来个偶遇来个火花碰撞,到时候咱们说不定能让曹佳颖去勾搭萧炎,让萧炎出面戳一戳赵小宁这个狐狸精的脊梁骨啊。当然就算曹佳颖不愿意再去打扰萧炎那也没事,多个人多个照应,咱们人手够了,咱们可以先小打小闹玩儿撩拨赵小宁,后面再给她干一票大的,直接把她给弄个人仰马翻的,你怎么看?”

我从何思远这话里面,听出来,她在给我发信息之前,应该是跟曹佳颖在私底下沟通过了。

我是挺信任何思远的,也不想跟她玩猜来猜去的猜心游戏,我想了想,我直接问:“何思远,你是跟曹佳颖有提前联系好对吧?”

何思远在那头沉寂了一阵,她说:“林四四,不瞒你说,其实曹佳颖是先找到我,让我跟余明辉开这个口的。但是我听完她那些余明辉拒绝她的理由之后,我知道自己就算开这个口,也成不了事。余明辉那么在乎你的感受,只能是你去开口,那才能成。我以前跟曹佳颖关系挺不错。她这个人,以前是很刁蛮,一副大小姐的脾气,但她其实本质不算特别坏,她可能确实是对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但是人在被一些情绪蒙蔽,又被贱人各种唯恐天下不乱地教唆撺掇的情况下,是会作出一些过激的事的。曹佳颖她在牢子里面呆了将近四年,出来瘦得不成人形了。她以前很自信,性格也很活泼,现在每天阴阴沉沉浑浑噩噩的,她已经为自己的错误遭到报应和付出代价了。反正咱们多一个人也没什么,你能不能算是给我一个面子,把曹佳颖也算上啊?”

我原本也有犹豫,但是现在何思远都开到口了,更何况我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将话筒凑过来一些,我说:“哦,那好,我先想想怎么跟余明辉开这个口,再找个机会跟他说。”

何思远一下子笑了,她脆生生地来一句:“谢谢舅妈!”

我再一次一脸黑线。

何思远又说:“林四四,那没别的事了,我挂电话了。你继续去跟你家男人腻腻歪歪吧。祝你们摇床快乐!”

说完这句,也不等我回话,何思远她丫的把电话给撂了!

我面对着话筒传来的嘟嘟声,内心说不出的崩溃。

何思远跟余明辉,还真特么的是一家人,他们都喜欢说完自己想说的就挂电话!

而且,他们一样的,毫无节操毫无底线!动不动就调侃我!

我一边吐槽着一边往门那边走去,拉开门走了下去。

我还没到一楼,大老远的就听到老爷子暴跳如雷的声音。

我往前走了几步,只见他坐在沙发上讲电话。

他冲着电话那头,几乎是怒吼:“我看你年纪没我大,还比我都要老糊涂了!明辉既然心定了选好了,小曾孙也都有了,他以后过好过歹他自己负责就好!我们这些做家长的,还要什么他怎么的都要找个和我们家里条件差不多的!现在我们余家是缺钱开饭了?明辉不找个有钱的女人我们一家大小就得饿死是不是!反正这事已成定局,你要不要接受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明天就要跟着明辉和孙媳妇到深圳,我给他们带孩子去!我以后不要你管我,我跟着明辉一家子一起过日子就够!我再在你看来老糊涂了,我生你养你,这事你也得听我的!你要在私底下搞什么动作,做什么对我曾孙儿和孙媳妇不好的事,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反正你要敢惹我不高兴了,我那天两脚一蹬眼睛一闭之后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一毛钱的遗产!真的是不肖子,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是非不分的不肖子!”

怒吼完,老爷子挂了电话。

他看来是真的被气到了,他满脸涨得通红,而余明辉坐在一旁,不断地给他拍背,他还要一阵一个不肖子骂着。

我就算只听了这么一段,我也能明白,老爷子刚才再跟余明辉的爸爸余大勇在通电话。

这次我们回来湛江,不管是招待我们,还是怎么样的,都是由老爷子出面,我没看余大勇和方青青,虽然我挺好奇为什么我们回来扯证这么大的事,他们没有出现,但是我再细细想想余明辉以前跟他们那种僵到不行的关系,我也能窥知一二,我就不会没事找抽地问起余明辉,为什么不通知他爸和后妈。

现在看来,我不问,还真是做对了。

看来余大勇,就算知道我给余明辉生了小灰灰,他也没打算接受我这个儿媳妇。

说心里面没有一点儿的不舒服,那肯定是假的,但是要说这些不舒服的感觉有多浓,那更假。

毕竟,我知道我林四四不是人民币,我也无法强求一些人去喜欢我。

于是,我波澜不惊地下楼去。

老爷子一看到我,他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些讪色,他抿了抿嘴,没说话。

估计老爷子,他觉得我肯定是听到了他的对话,他可能觉得我也不傻,我肯定听出来了余明辉的爸爸不满意我,但是他要再提这事,似乎又不太合适,所以他才不说话的吧。

气氛有十几秒的僵硬。

我忽然觉得老爷子,其实是一个挺可爱的老人家。

在面对一些家事时,原来他也不是一副随时运筹帷幄的样子,他也是有自己的脾性的,他是一个接地气的老人家,或者我该收起我之前对他的芥蒂,后面跟他好好相处。

我不能再让气氛这样僵下去,于是我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故作轻松地笑了笑,问:“小灰灰是不是在睡午觉啊?”

一下子逮住了说话的机会,老爷子的脸色略有缓和,那些红彤彤也恢复了不少,他很快应:“睡了,睡得可香了,他睡觉的模样,真的是跟明辉以前一模一样!”

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坐在他后面的余明辉给我竖了个大拇指,他那表情分明在说林四四你丫好厉害。

我丢了一个眼神给余明辉让他慢慢体会,我又急急将目光转过来,笑着与老爷子说:“嘿嘿,我还以为小灰灰要我哄才肯睡。”

老爷子摆了摆手,他说:“不,小灰灰性格好,他不跟别的孩子那样喜欢闹,他懂事。四四你把他教得很好了。”

就在这时,余明辉拍了怕老爷子的肩膀说:“老爷子,我和四四明天都要上班了,小灰灰也得去上课,晚上咱们还得连夜去深圳,要不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刚才和我聊天的和颜悦色全然不见了,老爷子又冲余明辉吹胡子瞪眼:“小灰灰的课,给请一天假不就得了?你就缺四四那点工资吃饭?你让一个女人今晚陪你坐夜车上去,明天又去上班?今天才领的证,怎么就那么不懂心疼人爱护人!怎么的今晚都得住一晚,明天再出发。更何况,你们大人熬得住,我的小曾孙怎么熬得住坐夜车!”

被老爷子那么一通数落责备,余明辉一脸的郁闷,他无奈地摊了摊手,讪讪地笑笑。

就在这时,老爷子的手机响了。

老爷子拿过手机眯着眼睛看了一下,他忽然笑得那个完全合不拢嘴,他说:“道伟那孩子又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电话了,我跟道伟聊天去。你们做自己的事去。”

道伟。

老爷子提起陈道伟的名字时,不带姓氏的称呼,那些亲切和慈爱,简直溢到哪里都是。

我就纳了闷了,看陈道伟那样子,他一点儿也不想那种老人家会喜欢的类型,老爷子他怎么就那么喜欢他呢?

跳海躲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