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山河,从崖山开始

第97章 伏击(6)

此时,广州东城外,约一里开外的地方。一支元军队伍停在那里。

“直娘贼的,叫我们来打广州,他自己倒好,鬼都不见一个,是耍我们吗?”带队的千户杜兰芝坐在一棵大槐树下,听着两个斥候汇报之后,气得破口大骂。

他的部队驻扎在惠州,三日前,他接到李恒的书信,要求他在三日后出兵广州。他的心里有极强的抵触情绪。广州被宋军占领了,这关他什么鸟事?他只要惠州好好的就行。可是,李恒虽然不是他直接上司,却位高权重,在岭南,也是天花板一样的存在。如果把他惹恼了,没自己的好果子吃。故而才强打精神,跟府尹大人打过招呼,带着人马过来了。谁知,广州的黎明静悄悄,不仅梧州的兵马没来,连李恒的人马也不见一兵一卒。这就让他恼火了。故而发了一通脾气。

苏刘义见杜兰芝虽然发兵过来,却在城外一里之外的地方按兵不动。他也不去着惹他们。

在此之前,根据赵昺的旨意,他带着士兵在广州城东面,利用剩余的城墙修筑了一道工事。此时,除了负责监视的士兵之外,其他的士兵都在休息。

经过崖山一战,宋军士气普遍有所提升,也有了求战意识。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些元军跟张弘范、李恒所带的军队不同,战斗力要差不少,现在又见对方来到广州城外,却按兵不动,且态度松懈,认为是主动出击的好机会,都去找他们的长官凌晨,让凌晨跟苏刘义说说,主动出击打一仗。他们也要军功的不是?

凌震也有同样的想法,被手下一怂恿,就动心了,真的去找苏刘义。

“不行。”苏刘义未等凌震说完,便断然拒绝。他刚刚巡视检查了广州城各个要害之处,连口气也没喘匀。

“苏副帅,对方的这些元军不经打,只要一个冲锋,准能打垮他们。”凌震坚持道。

“他们就是豆腐渣,本官也不允许士兵们出击。”苏刘义态度坚决地道。

“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凌晨大感不解,认为苏刘义太谨慎小心。

“为什么?”苏刘义紧盯着凌震道。“在布置任务的时候,本官不是说的清清楚楚吗?我们的任务是守住广州城,保广州城平安、不出乱子。你难道忘记了?”

凌震掉头往回走,心里却很不服气。守住广州不假,但也不能迂腐地执行命令啊。对方明显不堪一击,却不抓住战机,而跟他们耗时间,这是小心过度了。

他回去把苏刘义的态度跟手下一说。那些骄兵悍将们顿时就炸锅了。

“这么好的机会被溜走,真是心有不甘啊!”

“副帅的胆子太小了”。

“副帅是属鼠的。”

“凌统领,你给末将一支人马,末将保证杀他个屁滚尿流。”

“不行。没有苏副帅的命令,你们都给老子老老实实待着,谁也别想轻举妄动,否则,杀无赦。”凌震虽然对苏刘义有看法,但头脑还是清醒的,对于胆大妄为之徒,毫不留情地予以制止。

苏刘义看着凌震气哼哼地离去,只是摇了摇头。

他知道赵昺为什么说那样的话:“朕不求你们杀死多少敌人,不让元军进城就是胜利,保广州城平平安安就是你的功劳。”

他自从官家让他坐镇广州,就知道自己肩上的任务很重。

如今,行在就在广州城,太后和朝臣们也都在广州城,还有他们招募的近万名新兵,千余的工匠,各类物资,还有,从大户那里抄家所得的两千多万的银子,都在广州城内。

虽然有两千士兵,似乎阻击惠州之敌绰绰有余。但这两千余士兵中,他拨出一千余士兵守护各处重要的地方,以防止城内的敌对势力乘机破坏。所以,能够机动的,其实就一千余士兵。如果让这千余士兵防守,问题应该还不大,如果出击,战斗顺利,问题也不大,可是万一失利呢?

还有,万一又有哪里出现敌情呢?他该怎么办?

凡事都有万一。他不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也就过去没有多少时间,一名斥候急匆匆过来,苏刘义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出新情况了,于是迎了上去。

“副帅,西北方向又过来一支敌军。”

一听斥候的报告,苏刘义就头大如斗。李恒的的军队肯定会落入小皇帝布下的伏击圈,梧州城的敌人已经给打发到三天之后,这股敌人又是哪里的?

“你们看清楚了?”

“看得清清楚楚。”

“多少人?”

“一千余人。”

苏刘义就地打起圈圈。“这千余敌人到底是哪里过来的?”

可是现在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了。现在的关键是,万一这批敌人向广州发起进攻,一直在观望不前的东面的敌人也会很快发起进攻,那么,他将陷入两面作战的境地。

他必须马上调整部署,以应对突然出现的新情况。

他让人叫来凌震。

“什么?东面也来了敌人?”凌震的反应比苏刘义还要大。

万分庆幸,苏副帅刚才没有头脑发热。如果听从他的意见,派兵攻打惠州之敌,那么他们现在正是刚刚发起进攻的时候。就算再渣的军队,也不可能在一时三刻就将其击溃。那么,他们此时激战正酣,还怎么分兵?即便能分兵,其危险系数之高也难以想像。

“副帅,刚才我——”

“时间紧急,无关的话就别说了。”苏刘义打断他的话头道。“我们只能分兵了,本官带五百士兵去西面,你带五百士兵继续守在这里。如果对面之敌发动进攻,将他们打退即可。明白吗?”

苏刘义带着五百名士兵来到西面城外,刚将部队沿着残败的城墙根部署好,就见一队元军士兵兵晃晃悠悠过来。

带头的也是一个千户,名叫曹阳。他看见广州城内城外静悄悄的,觉得奇怪。正在犹豫之间,有人发现他们的身后升起浓烟。他回头一看,浓烟升起的地方,应该是雁湖荡。

他惊呆了。难道宋军果真有设伏?那么他一路行来,为什么没有发现?这可是不可饶恕的失职啊,砍头都是轻的。

返回救援吗?别说来不及,就算来得及,他这一千余人,返回战场能起到多少作用?

东瓯余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