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的隐形女友

第248章 启迪

顾永源地下俱乐部重新开张的那一天,我瘸着腿和陈珂一起去了。因为资金有限,多亏了冯毅朋友多门路广,他们购买的游戏设备很多都是从网上或者二手市场淘来的,价格比预期低很多。

顾永源在冯毅的建议下,把从前就在打理地下俱乐部的几个人召集起来,制定了一套比较合理的分成方案,把这些人先稳固好,然后忙的时候再招兼职的服务生。这样,地下俱乐部各个点位基本上都能正常运行了。

陈珂第一次踏入地下俱乐部,看着里面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元素惊讶不已,对已经排成长队想重新入会的人群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胜男,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这个地方?而且,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的存在呢?”陈珂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因为你不玩音乐啊。这些人都是音乐发烧友,这里地方隐蔽,音乐氛围强,而且顾永源有很多限量版的碟片可以放映,在别的地方感受不到。这些,都是优势。”我笑着说道。

我和陈珂坐在一台大型爆米花机器和饮料柜的前面,等待着这一天晚上的第一笔收成。冯毅和顾永源还有顾永源从前那几个玩音乐的朋友都分别各就各位,为了收银便利,每个点位都设置了柜台,大家无论玩什么项目都方便。

第一天晚上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火爆,一晚上下来,会员重新吸纳了三百多位,日营业额直接破万,让我们都惊喜万分。

“真不敢想象,不过增加了这么点东西而已,怎么一天能多收入这么多钱?”顾永源欣喜若狂。

“这些机器都是一次性投入、可以持续使用的,你这里人气这么旺,地方又隐蔽,早就该加入这些东西了。你看看今天晚上的饮料和爆米花卖的多火,还有烤肠,我们买过来的两包烤肠都卖完了,方便面也卖了不少。”冯毅一边盘点着东西,一边兴奋地说道。

“好了,你们两慢慢数钱吧,我和陈珂先回家了,明天都要上班呢。”已经凌晨了,一阵阵困意袭来,我打着哈欠说道。

“别急啊,一会儿我们去吃夜宵庆祝一下。”顾永源听说我们要走,连忙说道。

“这钱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就别浪费在吃喝玩乐上了。”我连忙摆手。

“是啊,你们只要生意兴隆,我们就放心啦。我们先走啦,你们慢慢收拾。”陈珂说道,她脸上也是一脸的倦意。

回去的路上,陈珂感慨道:“胜男,你说男人的精力怎么就那么旺盛呢?”

“为什么这么觉得?”我问道。

“冯毅这一年以来的睡眠时间每天不超过5个小时,可是你看他,他还是每天精力充沛的样子。”陈珂笑道。

“这就是有上进心的男人啊,他的脑子里整天都在想着怎么样让生活变得更好,满心都是动力,自然每天都觉得时间不够用。”我说。

“现在他和顾永源一起弄这个,以后可能就更忙了。”陈珂说。

“嗯,前期肯定的,后期渐渐资金充沛了就可以招人了,他们就不用亲自上阵了。顾永源也挺让我意外的,我以为他一定不会想抛头露面站在柜台前给人收钱,没想到他表现那么自然。”晚上的顾永源,也让我挺感慨的。

“是啊,他这种人,走这一步还挺需要勇气的。”陈珂也附和道。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她把我送到了家门口,便开着车走了。我上了楼,准备打开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放着一束新鲜的玫瑰。

我诧异地从地上拿了起来,开门进屋开了灯,发现玫瑰花束里藏着一张卡片,一看,就是曲歌的字迹。

“腿好点了吗?想来看你,你没有在家,所以……我走了。早日康复!好好养伤!”这是他的留言。

我把卡片拿在手里看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找了个瓶子,把那十一支玫瑰放入了瓶中。

隔天我便去上班了,虽然腿没有那么快好,但我不想再在家里这样无所事事地下去了。

宋松见到我瘸着腿来报道,惊讶地说:“腿还没有好怎么不多养几天?”

“没事的,我虽然不能外出,但是在公司办公还是没有问题的。宋总,你昨天问我要的市场计划,我在家里已经做出了草稿,我先发给你先看看。”我笑道。

他一听,赞许道:“我昨天也就是电话里随口一提的,没想到你还真行动了。”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那我先去忙了,宋总。”我说。

从宋松的办公室里出来,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就开始全神贯注地工作起来。

我把之前走访的4S店名单全部用表格细化出来,然后把他们的意向都整理出来。再次走访,就可以对他们的意向更加明确了。

为了能够快速吸收会员,我们给每一家店都免费入了初级的会员,可以免费享受一些广告位或会员福利。接下来,把这些店都录入系统是一项繁琐的工作,看来,招人的事情是迫在眉睫了。

接下来的两周,我的市场部加入了两位新成员。考虑到前期拓展工作的艰苦性,我在选人的时候专门挑选了两位个子高、性格阳光的男孩子——小刚和小阳。而且,这两个男孩子肤色都挺黑,我戏虐地称他们为“黑仔双人组”。

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履历上显示着,他们在大学时候就开始尝试各种兼职工作,相比其他面试者更能吃苦一些。

自从小刚和小阳加入阵营之后,公司里多出了许多笑声。他们加入后,我们开始了第二次的市场攻关,每天上午跑两家店面,下午回来做数据的录入,傍晚开会讨论。两个年轻人的思路,给了我许多的启迪,让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

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们的市场开拓业务渐渐有了起色,年轻人就是活力四射干劲十足,让我那一颗争强好胜的心也被再次激发了出来。人处于奋斗或人生上升期的时候,身上就会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动力。

因此,我特别喜欢小刚和小阳,他们也亲切地称呼我为“姐”。这一个字,喊出来的瞬间带着一点儿亲情的味道。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我会不自觉地以姐姐的使命去传递给他们一些什么,并且在周末的时候亲自下厨,为这两个刚出社会、工资还在起步阶段的年轻人做一顿美味的午餐。因此,他们也更加卖力地工作。

相对于最初我对魏雪晴的那种“刻意立威”的心态,我觉得如今的我更加能够从容地分清楚对公和对私的不同对待。他们犯错的时候严厉苛责,他们有创新的地方多加鼓励,私下里对他们的生活能照顾的地方多加照顾。这样的模式,让我和他们相处得特别和谐,不用刻意立威,也不用刻意板着脸拿着姿态,他们会自自然然、恭恭敬敬、发自内心地喊我一声“姐”。

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了曲歌和杨天华的关系,以及曲歌当初对我的态度。这么一想,突然发现,他虽然从未对我灌输过什么观念,但是他的行为和言语潜移默化中也带给了我许多的启迪和转变。

曾经离得远,我把他过于神化;后来离得近,我看不到他的优点。如今有了距离,跳出局外再去看这个男人,又觉得他为人处事的风格值得借鉴和尊崇。自己羽翼渐丰之后,看问题的角度会越来越全面,对他从前的种种做法渐渐品出了其中的深意。我在总结别人的管理风格时渐渐摸索自己的风格,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主见越来越清晰明朗。

正当我的工作全面开展时,顾永源的地下俱乐部却突然被工商取缔,理由是非法盈利。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都大吃一惊。

顾永源最近一直在忙着申领营业执照,但是因为那一片地下室不是商业用地,所以没有申领下来。本以为开了那么多年早就没事了,谁知道,突然就发生了变故。

“哎!刚刚红火起来的生意,就这样没了!”冯毅叹气道。

“这件事情不对劲。我开了那么多年都没哪个部门注意过这里,这一次突然说取缔就取缔了,不对劲。”顾永源说。

“你们最近是不是和谁结怨了?要不然工商的人怎么会查到这个地方?”陈珂问道。

“结怨?没有啊……不对,我知道是谁了!”顾永源突然生气地站了起来,然后便往外走去,我连忙喊道:“顾永源你干嘛去?”

“我去找一个人问问情况,你要不要一起去?”顾永源扭头问我道。

“好,我去。”我立刻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于是,我们和陈珂还有冯毅道了别,开着冯毅的车出了门。路上,顾永源脸上一脸的凝重,我看着这样的他,疑惑地问道:“我们究竟要去找谁?”

恪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