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的隐形女友

上司的隐形女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破釜沉舟远渣男(1)

当天回家后刚开门,陈思远就朝我扔来一只皮鞋,皮鞋差点儿打在我的脸上,还好我闪躲过去了。他指着我说:“你给我滚!”

我站在门口不解地看着他,我说:“你怎么每一次不开心,就拿我发脾气?”

他听我这么说,脸色更加恐怖,他用力砸了一下茶几,吼道:“他妈的曲歌那小子找了我一下午的麻烦!说我们A组的整体业绩不如B组!你他妈还和应泽天那小子腻在一起,你是故意气我是吗?刘胜男,我没警告过你别和他待一起?”

怪不得下午下班那么晚,原来是受了气,又看到我和应泽天在一起,他就更生气了。我淡淡地说:“他只是见我不懂汽车,所以指导我一下,我们之间没什么。”

他站了起来,一把把我摁在墙上就想强吻我,我情急之下咬了他的舌头,他吃痛,突然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让我措手不及。

那一巴掌力度真大,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最后底线。我虽然寒酸,但是尊严从没这样被一个人狠狠踩在脚底。我捂着脸看着陈思远,一字一句地说:“陈思远,你一定要这样践踏我么?我不求你了还不行么?给我半小时,我收拾完东西就走人。”

说完,我不知道哪来的劲头一把撞开了他,走到墙角把我的行李箱打开,开始一件件地收拾衣服。他见我这么倔强,气急败坏地喊道:“刘胜男,你可别逞强。你现在要出去,你就只能睡大街!你自己想清楚,我是不会留你的!你要走了,以后可别想回来!”

我没有说话,把衣服放好打包好,抹去眼角的眼泪站了起来,我对他说:“你,是我这一辈子见到的最恶心、最没道德、最龌龊、最卑鄙的小人!我宁愿睡大街,也不会再求着你!”

他听我这么说,脸涨得通红,狠狠地往我小腿上踹了一脚,疼得我差点儿站不住。谁说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个个都懂怜香惜玉,很多男人打起女人来,和流氓痞子没有任何区别。

我冷冷地看着他,我说:“你够了没有?要不要把我打死?”

他见我真的动了要走的决心,语调又软了下来,他说:“好了好了,我也就是一时生气。别闹了,你就住这儿吧!你现在能去哪?除了我谁还会收留你?”

“你当我是什么?生气就甩一巴掌?高兴了就对我笑笑?陈思远,我是人,不是你圈养的宠物。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继续过这样的日子了。”与其这样逆来顺受,我不如去求表姐给我一个栖身之处,再撑几天就能发工资了,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任人凌辱了!

他知道我的脾气比较硬,见我动了真格倒又有些心软,他说:“分什么手!说你两句都不行了?你要是走,你的工作就保不住了,你自己想好!”

我提着行李箱往门口走去,我说:“如果我的工作保不住,你的工作也照样保不住。公司对员工性骚扰是怎么处理的,你自己心理清楚!”

那一刻,陈思远爆发了,他大概没想到我也会威胁他,他扑过来拽住我的手,一拳打在我的脸上:“你他妈敢告发我,你就试试!”

那一拳打得我头晕目眩,只觉得脑袋“轰隆”一声,紧接着鼻血就蹦了出来。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被人打,而且很讽刺的,是被一个夺去我贞洁的男人。有时候男人极端起来,比恶魔还可怕。

“那你就别为难我。陈思远,我不要求你可怜我同情我,我只希望你看在我给了你我最重要的东西的份上,别让我丢掉这份工作,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难!”那一刻我倒是一点惧怕的感觉都没有,边用手抹去鼻血边言辞恳切地对他说这些,我想再无情的男人内心也至少有一丝丝的怜悯吧?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把我放开了,我提着行李箱从他家走了出去。我到楼下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何又追了出来,从兜里掏出来一百块钱递给我说:“拿去用吧,找个便宜的旅馆住几晚。你也别怪我心狠,我也要找女朋友的,总不能一直收留你。”

我算见识到了人性的两种极端!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并不是陈思远这个人有多坏,而是我在他的心里有多么的廉价。我们两之间这场滑稽的闹剧,不过始于一个男人的chu女情结而已。我在他心中根本没有份量,他对我的愤怒也许仅仅是因为接了我这么个烫手山芋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如今我的离去正合他意,却又让他的内心生出了一丝怜悯,给我这100元,不过是他为了不亏欠他自己的内心而已。

我默默地接了过来,有钱干嘛不要呢?我总不能拿身上的10块钱去冒险。他见我接了,松了一口气,他说:“行了,你看看你表姐那儿还能不能住吧,我上去了。以后咱两就是同事关系,互不相欠。这件事,你就别告诉任何人了!”

我没有回应,木然地拖着行李箱往前走去,也没有回头看他。时间太晚,去表姐家已经没有了公交,我在陈思远家附近找了一间30元一晚上的旅舍栖身,躺在破旧的小旅馆房间内,我静静地想了好久。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想到了曲歌。

恪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