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的隐形女友

第142章 身份疑云惹纷争

孙默默的妆容越发地浓了,整张脸在灯光的照射下十分惨白,一双眼睛像黑洞一般涂满了黑漆漆的睫毛膏和眼线,她神色高傲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我们,她又坐了下来,撑着下巴和顾永源聊了起来。

“天,他们怎么会在一块?难道顾永源和她之前就认识?”陈珂声音低低地说。

“你感觉他们两会是什么关系?我怎么有种情况不妙的感觉?难道顾永源是孙默默派来故意离间我和曲歌的吗?”我心里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怪不得他处处故意讨好我,又处处对我不屑。

“很有可能。孙默默本来就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你感觉他们两知道我们在这里吗?”陈珂问我道。

“看他们的神色,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办,我们是提前撤退还是等他们走了我们再走?”我问道。

“等下吃完了再看。我们也假装没有看到他们就好。”陈珂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

“好,就是隔得有点远,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我不禁有些好奇起来,真想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么远听不到的,挨近了被他们发现又太尴尬。孙默默毕竟是集团董事,我们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她这个人很有手段和能力,我们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陈珂冷静分析我们现在的局势。

“嗯,那我们继续吃菜吧,当什么也没看到。”我傻傻地说道。

她“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她说:“你还吃得下么?现在估计满脑子都是顾永源和孙默默吧?”

我被她识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用手轻轻戳了戳我的脑袋,笑道:“其实,我也一样。”

我们顿时不约而同地都笑了起来。突然,我们听到孙默默飙起了高音:“老板,老板,你们这菜怎么回事啊?怎么这海瓜子里面还有沙子的,没洗干净就上桌了吗?”

我和陈珂互相吐了吐舌头,顿觉不妙,偷偷回头一看,只见顾永源一直在拉孙默默的手,似乎意思让她不要和老板争吵。不过孙默默的脾气一向火爆,她没有理会地继续对不断道歉的老板说道:“我一般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要不是我朋友说这里的海鲜地道,我都懒得给你们这种地方捧场。这一盘给我撤下去,重新上一盘,再有沙子的话,我就直接联系工商举报你们!”

孙默默说完,愤愤地一拉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那位老板被这娘们一阵吓唬,黑着脸忍了忍,愣是没说话就悻悻地让服务员端着那一盘海瓜子去了厨房。

我和陈珂面面相觑地看了看对方,陈珂低低地说了句:“妈啊,这个女人好强势。”

“是啊。人家是女强人么!”我说出口才发觉自己语气有些酸。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曲歌爱过多年的女人。想到这点,我心里还是十分不是滋味。

“如果我们能像她那样审时度势不择手段,我们也上位很快的!”陈珂不屑地说道。

“这个勉强不来的,咱俩都成为不了那样的女人。”我笑道。

“是啊。叫我像陪酒女一样整天缠着这个缠着那个的,我也是做不到的。”陈珂和我一直小声地议论着,虽然话语很酸,但是两个人聊得特爽。

不久后,孙默默再一次因为一盘菜的缘故和店里的老板争吵了起来,以一种极度优越的语气教训了老板和服务员之后,气呼呼地甩下了500元人民币,挽着顾永源的手就这样离开了。

整个过程,顾永源不似在店里表现的那样高冷,反而表现得比较得体,一直在尽力劝解孙默默,但是老板也是有火气的,几番训斥下来,老板也发了火,对孙默默说了一些狠话,所以孙默默这才更加气急,直接拎着包就拉着顾永源离开了。

这一幕看得我和陈珂瞠目结舌,觉得这一个晚上没有白白度过,这意外的曲目缓解了我们工作中的情绪,凭空给我们增添了好几分乐趣。

他们走后,陈珂兴奋地和我讨论着孙默默和顾永源的关系。

陈珂说:“我感觉顾永源对孙默默还是挺尊敬的,不会真是孙默默请来的人吧?故意为了拆散你和曲总?她缺不缺德啊?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得到么?”

“看顾永源的作风,不像是一颗能被调遣的棋子,你觉得呢?”

“这还真不好说,他这个人我没怎么接触。不过我觉得他背景也牛不到哪里去,如果很牛的话,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销售顾问,你说呢?”

“只有一种可能,他要么是孙默默的亲戚,要么是孙默默养的小白脸。你看刚才,他们两一起来吃饭,走的时候孙默默还那么自然地挽着他的手,他那长相就是小白脸的长相,我觉得很可能他在孙默默身边不安全,所以特地放到我们店里来,一来可以帮她盯着我和曲歌还有这个店里的动静,二来离她距离比较远她那个洋老公就不会留意。”

我越琢磨,越觉得事情就是如此。一定是这样,所以顾永源才突然来到我们公司,故意当众对我施以暧mei背地却极度反感我,一定是这样!

我的假设把陈珂也给惊呆了,见我一脸的信誓旦旦,陈珂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她说:“哎哟喂,我第一次发现你这颗脑袋还挺能琢磨事的!听你这么一说,这顾永源还真像是这么回事!而且刚才他对孙默默那么低眉顺目的,看上去还真像是被圈养的小白脸!”

“肯定是这样!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了!”我恨恨地说。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如果是孙默默的人,那就是也是方总那边的人,我们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啊。”陈珂苦恼地说道。

“反正我不可能任由他欺负的!他既然故意这样,我也会有我的办法!”此刻,我脑海里再浮现出那张俊脸,已经不觉得养眼了,反而觉得有些反感,还有些失望。

对,是失望。我对他的真实身份做过很多的假设,但是没有一种假设,有现在这个假设让我觉得失望。这个像极了我六堂哥的男人居然是小白脸,吃软饭,不劳而获,出卖色相……啊,太让我不齿了!

再见到顾永源,我选择了直接绕道而行。当然,我知道,他还是会像橡皮糖一样跟过来的。

当然,他依然穿着十分新潮而且帅气,一张明星脸,一副好身板,简直就是小白脸居家必备!

他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张狂,身上的香水味还是那么浓郁,越对比,越觉得他就是一个小白脸!我的判断很少有错误的!

他显然感觉到了我眼中的极度厌恶,他皱着眉头问我道:“刘胜男,你对我很不屑?”

“请你别挡我道,谢谢。”我懒得理会他的挑衅。

“你信不信我会再一次把你抱起来摔地上?”他故作邪魅的样子现在只让我觉得恶心。

“如果你觉得你的表演和你的人性一样可耻的话,你就继续好了!反正,我是欣赏不了的!”我恶狠狠地反呛道。

他显然感觉到了我话语中的讽刺,我的话让他没有了挑逗的心情,他冷冷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的人性很可耻?刘胜男,你……!”

他说到一半却隐忍着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我顿时尝到了胜利的喜悦,我继续说道:“对,不过你可以不觉得可耻,毕竟社会上像你这样不劳而获的蛀虫很多,也不多你一个。”

我再也不会给他留任何情面了,对于这样一个故意破坏我感情的破坏者,我想我没有必要仁慈。

“你他妈再说一遍!”他居然生气了,而且气得脸色发红。

“我说,你是一个不-劳-而-获-的-蛀-虫!”我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地喊道,我也是疯了,居然第一次有人把我的情绪逼到这样的顶点,让我忍无可忍在展厅里爆发出来。

“你他妈今天死定了!”他突然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领带,那副恶狠狠的动作不由得让我大吃一惊。当我还没有意识到他要干嘛的时候,他居然直接用领带把我的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绑起来,紧接着让我更瞠目结舌的是,他直接把我扛在了肩膀上,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把我扛出了展厅!

我无比惊慌,何止惊慌,我简直语无伦次,我大声地咒骂着,不断地喊着,所有人都愣了,愣在原地看着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惊慌失措在挣扎的时候突然望见了曲歌,他正好下楼,此刻他就站在离我不到50米的楼梯拐角处冷冷地看着我和顾永源,没有错,是冰冷的目光。

我知道我和曲歌之间彻底完了!这样的一幕会让他产生多少误会我已经不得而知了!或许他早就把我一棍子打死认为我是一个见一个爱一个的女人了!或许他早就对我失望了!或许在他眼里我根本不算什么!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他有过好感的女人而已!

我他妈算什么,我爱的男人眼睁睁看着我被别的男人扛走而无动于衷,我极度厌恶的男人此刻正扛着我不知道要把我带到什么不知名的地方!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突然疯了吗?为什么我的世界突然乱了套?为什么一个顾永源,就把我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不可收拾?

“顾永源,我他妈恨你!”

我发誓,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说脏话。

恪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