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的隐形女友

上司的隐形女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0章 柳暗花明几回春

此时,许维钧和陈珂已经合唱完毕。冯毅一顿圆场之后,把二人请下了台,陈珂此时已经不胜酒力,走下台的时候差点儿摔了一跤,幸亏许维钧及时扶住了她,并且一路扶着她走到了我的身旁。

我连忙调整了情绪,站起来扶着陈珂坐下,陈珂小声地说:“不行了,我好晕,感觉酒劲越来越大了……”

我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橙汁,我说:“陈珂你喝点橙汁,橙汁能解酒。”

她许是渴了,连忙接过去喝了好几口。许维钧见状,便对我说:“胜男,陈珂麻烦你照顾了。”

“放心吧,许总。”我对他微笑示意。

他也同样微笑了一下,转身回到了他的位置上。我刚坐下,陈珂便皱着眉头对我说:“胜男,你快扶我去洗手间。”

我听她这么说,连忙扶起她往厕所走去。这时候,原本坐在曲歌身边的苗翠翠也快速走了过来,她问我:“陈珂怎么了?我和你一起扶她吧。”

陈珂刚到洗手间就开始了一阵狂吐,苗翠翠皱着眉头道:“天啊,她到底喝了多少?”

“大概两大杯红酒的样子,她酒量本身就不好。”我边说着,眼睛不由得又注意到了她身上的那一串佛珠,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酸涩。

“哎,今晚她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喝醉就喝醉吧,谁不是从醉酒过来的。”苗翠翠感慨道。

陈珂吐完,自己走到洗手台洗了把脸,冲着我们笑着说:“我没醉,我就是高兴,特别高兴。走,我们回去,我还要喝,我还要喝个痛快!”

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我和苗翠翠连忙扶着她,她却执意自己走,我从未见过如此欢喜的陈珂,她捧着我的脸痴痴地笑道:“嘻嘻……他的手,好温暖,好温暖。胜男,好温暖。”

“嗯嗯,我知道,你乖一点,我们扶着你,等下摔跤就不好了。”我连忙拉着她,苗翠翠也皱着眉头跟了上来扶着,嘴里却嘟囔了一句:“至于么,男人拉个手都这么兴奋!”

我不由得惊讶了一下,她怎么突然说这种话。见我的目光瞟了她一下,她大概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么说话,于是连忙掩饰道:“我的意思,她没必要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我讪讪笑了下,也没多说什么,扶着陈珂回到了酒席上之后,陈珂还嚷着喝酒,我于是又给她倒了一杯,见到苗翠翠自然地走到了曲歌的身边坐下,和一帮领导们自在地周旋着,我的心里莫名不是滋味,于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来,胜男,为了爱情,我们干一杯!”我们举杯一起喝了一大口。

“来,胜男,为了爱情,我们再来一杯!”我二话不说,又陪她喝了一大口。

一杯红酒下肚,我的意识也模糊了几分。陈珂已经趴在了桌子上昏睡起来,我鼓起勇气举着杯子走到许维钧的身边敬酒,可是,曲歌却并不看我,他的眼里没有了我,我顿觉万箭穿心,感觉浑身乏力,又默默地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曾几何时的温情如今都去了哪里,曲歌啊曲歌,为何突然之间我们竟变得如此疏离?我轻轻推了推身边的陈珂,她已经趴在桌上昏睡不醒,我于是给自己再倒上了一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一个人喝酒,很有情调啊。”顾永源再一次阴魂不散地出现在我的身边,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他是不是一个鬼魅。为何他每一次出现,我都觉得阴风阵阵?

“滚。”我已经不想再给他留任何情面。

“一个人滚多没有意思。要滚,也得两个人一起滚。滚来滚去……你说呢?”他一脸邪魅。

“滚!”我声音莫名高了不少。

没想到,我这么一喊,顿时激怒了他。他直接把我从酒桌上拽起,拦腰把我一把抱了起来。一瞬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明白顾永源唱的是哪一出,我有唱得是哪一出。

他才管不了那么许多,他直接抱着我就开始往外走。我不断挣扎着,他却干脆地用手拖着我的臀部,我一挣扎,他就趁机揩一下我的油,但他的手藏得十分隐秘,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我不由得有些绝望。

“你最好乖乖的,不然我只会更过分。”他低声警告我,不管不顾地把我从现场带走。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遇到了海盗,为什么世界上有如此蛮横、毫不讲理的生物存在?他是地球人吗?

“顾永源,你这是干什么?”身后,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喊道。

我激剧地挣扎起来,没想到,顾永源突然力道一松,我整个人瞬间滚到了地上,地上铺着地毯,我并没有伤着,但是那一副情景十分狼狈。

我有些屈辱地坐了起来,只见顾永源转身,用一种淡漠的语气对曲歌说道:“怎么了,曲总?”

“这是许总的送别会,希望你不要胡闹,破坏大家的气氛。”曲歌冷冷说道。

“噢……这样呢。我并没有做什么,我就是带走我的女人,而已。”顾永源的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让我变得激动。

“顾永源,你瞎说什么?”我对他吼道。

这时候,方怡莲和许维钧也都走了过来。奇怪的是,大家竟都没有严厉斥责他,方怡莲以一种长辈的身份对顾永源说道:“小顾,今天这样的场合,希望你注意一点分寸。”

许维钧竟也没有苛责他,只是淡淡地说:“把刘胜男扶起来吧,都是同事,别做得太过分了。”

这种语气,一瞬间让顾永源的气势急剧减弱。在大家的眼里,他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因为做错了事而受到长辈的苛责……我敏锐地察觉到顾永源心中的不快,他竟然愤愤地看了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负气离去。

这十分反常,让我异常困惑起来。我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曲歌,他的眼里有一丝痛楚的痕迹划过,我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我见他的身体有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想上前搀扶,但又隐忍住了自己的动作。许维钧和方怡莲陆续回到席间,他亦转身,我的心仿佛在滴血……

我觉得我再也无力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已经有同事陆陆续续地和领导们道别回家了,我跌跌撞撞地走到陈珂面前把陈珂扶了起来,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陈珂,我们回家吧!”

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我费尽很大的力气把她从桌子上拽起来,让她搭在我的肩膀上,顾不上和大家道别,当时的心情如黄连一般苦涩,一心只想离去,却又不忍心把陈珂撇下……

“胜男,你们回去哪里,我送你们!”原本玩闹得正嗨的莫来福连忙走了过来。每一次在我最需要帮忙的时候,第一个出来的永远是他,这似乎成了一种定律。

“我把陈珂带到我家去,来福你们继续玩着,我带她回去就好!”我说。

“那怎么行,你们两都喝了那么多酒。你等着,我去和领导打声招呼,我马上送你们回去!”他说完,二话不说得甩着肥肥的屁股一顿小跑,和领导们说了些什么,许维钧和曲歌一时双双望向了我们这边。

莫来福又快速跑了回来,径直一把把陈珂背了起来,对我说道:“走吧我们!”

我点点头,心里有种淡淡的感动,莫来福在我的生命里存在感并不强,但奇怪的是每一次我有难,他都会及时出现。在他身上,我体会到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深切意味。那种无需言说、无需倾诉的淡淡相处,带给我许多的慰藉和感动。

公司的有车一族那么多,莫来福和我一样没有车,却执意为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把我和陈珂送回家后又执意付了钱,满头大汗地把陈珂背到了楼上,顾不得喝一口水便走了,理由竟让人啼笑生非。他说是因为太晚了和两个女孩子同处一室不太好,我明白他是为我们着想,心里却不免觉得他可爱。

莫来福离开后,我跑去洗手间一阵狂吐,吐完后趁着自己还清醒,便给陈珂洗了洗脸,把她的鞋子和衣服脱了,为她换上了睡衣,折腾完之后,我才开始自己洗漱。

我的电话响了,我急切地抓了起来,却不曾想,居然是许维钧打过来的电话。

“喂,许总,我是刘胜男。”我连忙恭敬地说。

“嗯,你们两到家了吗?都还好吧?”他关切地问道。

“嗯,您不用担心,莫来福把我们送回来的,陈珂晚上睡在我这里,您放心吧。”我知道一向从不打我电话的许总突然打来电话,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于是我没等他问便告诉了他陈珂的情况。

“噢……那你们早点休息,家里有醋的话可以用醋泡开水喝一杯,胃可能会舒服一些。”许总在电话那头淡淡吩咐道。

“好的,我会的。您放心吧。”

挂了电话,我看着床上睡得正酣的陈珂,心里由衷地替她高兴。人生或许就是如此吧,我的感情柳暗,她的感情却花明了,无论我们是否幸福,我们都会为对方由衷地祝福……

恪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