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壮丁去选秀

第97章 狗熊蹭树

一大早起来,谢语人的半只影子都见不到,只余他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

这几天,谢语人过得异常艰苦,可谓是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晚。

除了要顾好自己的主题曲唱跳,谢语人还跟齐思源等几个高水平选手一起,深入基层,下乡支教,主动帮水平欠佳的练习生抠动作。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高水平练习生都愿意牺牲自己宝贵的练习时间去帮别人,毕竟主题曲考核近在眼前,一寸光阴一寸锁。

孟醒觉得,这就跟高三他们班的那些学霸一样。

有的学霸满脸高冷,脑门儿上写着大大的“生人勿近”,独自美丽,可远观而不可请教问题焉。

有的学霸则平易近人,随和好说话,无论是谁问他问题,哪怕是弱鸡学渣,人家照样满面春风,给你讲得明明白白鞭辟入里。

不过孟醒那会儿脸皮也挺薄的,总是不好意思问学霸问题,啥难题都和大炉子探讨,可谓是萝卜开会。

眼下,孟醒一脚踹开被子,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去找小弟胡罗罗一起吃早饭。

没想到胡罗罗的宿舍大门紧锁,让孟醒吃了个闭门羹。

孟醒惊诧不已:这起床困难户胡罗罗,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难道胡罗罗为了他爹的梦想,拼了?

眼看主题曲考核近在眼前,这最后一哆嗦了,他准备好好哆嗦一把?

好一幅父慈子孝的美好画面啊!

孟醒刚走出训练室的大门,就看见不远处,一棵小歪脖子树那儿,有个灰不溜秋的人影儿。

这人身量娇小,后背紧紧贴着树干,像跳楼机一样光速上下蹿动。

看起来像是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正疯狂擦着灶台,又像是大早上,自家小区那些退休老大爷,用自创的“狗熊蹭树”的招式,卖力健身。

孟醒奇了:劈里何时有这种健身达人,竟深得老大爷精髓?

等稍微走近点一看,妈呀,这不是胡罗罗,还能是谁?

他五官扭曲,表情痛苦,不安地扭动着,像一只被502紧紧黏在树上的肉虫,艰难蛄蛹着。

他的后背疯狂摩擦着树干,把这小树搞得是不堪重负,东倒西歪,都快秃噜出火星子了。

“你咋了老弟,中邪了?还是在这儿玩钻木取火呢?”

孟醒忙问道。

“醒哥,快救救我!我刺挠啊,抓心挠肝得刺挠!”

胡罗罗边狗熊蹭树,边用幽怨的眼神望着孟醒。

他卷起自己的两只袖子,把胳膊伸到孟醒眼前。

一道道又细又长的抓痕趴在他雪白软嫩的胳膊上,像一条条血红的蜈蚣。

在仔细看看,这血痕之下,竟是一颗颗密密麻麻的小红疙瘩。

孟醒吓得虎躯一震,不自觉跟着痒起来。

“我后背也有,痒死了!”

孟醒赶紧绕到他后面,透过他的衣领,朝脖子下方看了看。

被树蹭过的皮肤,有着大片大片的血痕。

像是被钢丝球狠狠刮过。

“谁给你下的毒?”

孟醒着急问道。

“昨天晚上我睡着之后,可能是被几只小黑虫子给咬了。我对小虫子过敏,之前在自己家也是,一咬就起一身小红疙瘩,痒死了!刺挠啊!”

胡罗罗愤愤回道。

看胡罗罗奇痒难忍,异常痛苦的样子,孟醒忙说:“我让小圆子出去给你买点过敏药吧,你在家被咬的时候,吃过药嘛?”

胡罗罗摇摇头:“我吃过,但是只有一种药对我起作用,别的都差点意思。可是那药我好久没吃了,名字也很长,我实在记不清叫啥了,只记得两个字。”

孟醒催道:“没事,药店的人经验丰富,你说两个字,他们就知道你要啥了。你快说,是哪两个字?”

胡罗罗怯生生看了孟醒一眼,声音极轻——

“胶囊。”

胶……

囊……

孟醒极力抑制住想要打死胡罗罗的冲动,停顿几秒,挤出一丝皮笑肉不笑:“我觉得吧,是药三分毒,要不你忍一下?”

胡罗罗无奈回道:“好吧,根据我的经验,再过俩小时,就不会再痒了,我再蹭一会儿吧!”

刚说完,胡罗罗的肚子就传来一阵轰鸣,如轰隆隆的火车飞驰而过。

“完了醒哥,我饿了,想吃早饭!”

胡罗罗摸了摸肚子,幽幽叹气道。

他终于放过了那棵无辜的歪脖子树。

胡罗罗时而用右手挠着左胳膊,时而用左手挠着右胳膊,龇牙咧嘴。

孟醒则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给他挠着后背。

这两人在众练习生惊愕的目光中,急匆匆朝餐厅走去。

快走到餐厅门口时,两人和劈里第一美发,吴茂擦肩而过。

他那一头乌黑油亮的假发死死焊在脑门儿上,在微风吹拂下,飘逸潇洒。

令孟醒奇怪的是,这次吴茂没有躲躲闪闪,刻意回避孟醒的目光。

他主动跟孟醒他俩打了个招呼,还亲切地问了问胡罗罗,要不要紧。

他看起来比原来,开朗活泼了许多。

孟醒猜测,以前吴茂不爱理人,可能是怕别人看出他的头发是假的,窥探到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斑秃的秘密。

现在他的秘密,都留在了一公舞台上。

众练习生对吴茂,还是展现出了极大的善意,没有当面嘲讽羞辱他的,向他投去的,大多也是鼓励的眼神。

就连劈里第一泼妇Alex,也没主动招惹过吴茂,拿他的头发说事儿。

他的粉丝,基本上也没有脱粉,坚定地留了下来。

听说粉丝们还众筹了十万块钱,等吴茂结束了劈里的生活,就拿这钱给他植发。

孟醒不禁感叹道,吴茂的粉丝真是大方有钱。

要是秃的是孟醒,笋丝们能众筹出十万块,给他植发嘛?

怕是只能凑出十万欢乐豆。

现在吴茂已经没有任何负担,可以坦坦荡荡地行走,大大方方跟所有人打招呼了。

吴茂现在看起来英姿勃发,神气十足,比原来那个孤僻阴冷的他,自信多了。

孟醒忙回了句“他挺好的”,朝着吴茂友好地笑了笑。

小狮砸

作家的话
今天和我平级的同事教育我,我看不惯,把他怼了一通。
我的脾气很差,谁欺负我我就怼回去。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