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壮丁去选秀

第25章 阴间舞蹈

“你左腿再抬高一点哦。”

“右腿膝盖微微弯一下就好了。”

“笑不露齿啊,你牙花子都快飞出来了。”

孟醒不断纠正着胡罗罗的舞蹈动作。

昨晚,谢语人简单直接的教学方法让孟醒这样的舞蹈小白开窍了不少。

谢语人走后,孟醒一个人在训练室又练了两个小时。

要说进步飞速吊打队友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起码他能勉强把所有舞蹈和走位顺下来了,脑子里也算有个谱了。

一大早,趁其他人还没到,孟醒就把难兄难弟,舞蹈废柴胡罗罗叫了过来,迫不及待要把这个绝妙方法传授给他。

“你看这个动作,像不像小狗尿尿?”

孟醒现学现卖,模仿着谢语人的语气,问胡罗罗。

“小狗尿尿?”

胡罗罗微微愣神,又做了一遍这个动作,憨憨大笑:“对对对,我家狗就这么撒尿!”

“那你就这么记,保管忘不了这个动作。这叫联想式记忆法,懂吗?”

孟醒摆出一副资深老师的架子,感觉好爽好过瘾。

胡罗罗疯狂点头:“哥,我记住了。”

孟醒又学着谢语人的样子,把剩下的舞蹈分解成一个个小动作,掰开揉碎教给胡罗罗。

除了谢语人教的那些,孟醒还自创了很多新名字。

“疯狂摇头,先往左蹦,再往右跳的动作,你记住,这个是坟头蹦迪。”

“这个抬头45度角看天,然后两脚在地上瞎扒拉的动作,叫天狗望月。”

“这个小碎步往前跑,然后朝观众张开双臂的动作,就是雏鹰展翅。”

……

胡罗罗边听边记笔记,一张白纸很快写得满满当当。

他现在对孟醒是崇拜不已,看向孟醒的眼睛,闪着小星星:“哥,你是咋突然变得这么厉害的?”

“你好聪明哦,竟然想出了这么简单易学的方法来教我。”

“我记住了,一会儿照着你说的做一遍。”

孟醒很享受胡罗罗迷弟般的崇拜,这就是为人师表的感觉嘛?

也太爽了吧。

因为唱跳菜鸡被鄙视很久的孟醒,终于在胡罗罗身上找到了一点点优越感。

不过他只暗爽了一会儿,就道出了实情:“我这脑子哪能想出这种好方法。我室友谢语人知道吧,就是他教我的。怎么样,厉害吧?”

孟醒很以谢语人为荣,说起谢语人的时候,语气里是藏也藏不住的骄傲,仿佛夸的是他自己一样。

胡罗罗点点头:“谢语人我知道的,就是那个脸特别白的哥哥。我听我室友说,大家都叫他粉笔精。”

啥?

粉笔精?

孟醒很不厚道地爆笑了,这谁给他起的外号,也太有才了吧,谢语人白到发光,确实很像白粉笔成了精。

“哎,孟哥,你说他身上是不是跟他脸一样白?你见过吗?”

胡罗罗猝不及防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孟醒有点懵,虽说他跟谢语人共处一室,可他哪有那么变态啊,专门盯着人家谢语人身子看。

再说了有什么好看的呀,都是男人嘛,谢语人有的,他孟醒又不是没有。

孟醒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否认:“我哪见过,你别乱说!小P孩不该说的别说!”

“你动作记住了没有,赶紧练习,别拖咱们组后腿!”

胡罗罗嘟了嘟嘴,没敢再说话,拿着笔记开始认真研究孟醒刚才教的那些神奇动作。

胡罗罗练习的时候,孟醒又找到熟悉的角落,倚着墙,惬意地坐下。

他从兜里掏出一包泡椒竹笋,撕开包装,一口一个笋。

你别说,虽然笋丝人都挺损,送来的东西还是蛮好吃的。

其他组员陆陆续续都进来了,只有刘浩宇和徐俊宇这对CP还没来。

孟醒边吃边想,今天他俩有点反常,平时就数他俩来得早去得晚,就差住在训练室了,怎么今天来得这么晚。

真是的,昨天刘浩宇刚说的,谁都不能迟到,谁迟到谁就是组里的罪人。

今天俩队长带头迟到,还真是严以待人,宽以律己啊。

这对小情侣,该不会去哪儿腻歪了吧。

想到这里,孟醒暗搓搓笑了。

紧接着,他就意识但不太对,自己最近怎么老是有这种龌龊想法?

上一次是谢语人带他去卫生间隔间拿手机,这一次是双宇CP?

来之前明明还是纯洁无瑕的纯情小男生啊!

都怪谢语人,要不是他给科普了炒CP的概念,自己也不至于老是乱想这些不三不四不纯不洁的东西。

孟醒搓了搓鸡窝一样的满头乱发,闭目养神。

昨晚练得太久了,回去太晚,孟醒没怎么睡着。

昨天短短一天,发生太多事情了。

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笋丝像雨后春笋一样拔地而起,跟疯了一样要把孟醒保送到总决赛。

本来只想在一公糊弄几句rap的,没想到舞蹈和走位的加入让孟醒不得不为队友考虑,被迫营业,深夜跳舞。

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孟醒措手不及,他真的特别后悔来这个破节目了。

昨晚他一直在试图消化这些事情,辗转反侧,睡不太着。

现在他缩在墙角,闭目养神,眼看就要睡了过去。

“孟醒,快起来,为了别人的梦想,加油干!”

Tony老师一进门就瞅见了在墙角修仙的孟醒。

他隔着老远大喊一嗓子,把孟醒吓了一激灵。

“孟醒,赶紧的起来跳舞,为了队友的舞台梦想努力!”

Tony老师的大嗓门把孟醒彻底惊醒。

他懵头懵脑站了起来,惊诧地发现Tony老师一脸严肃,朝自己走来。

孟醒还是挺害怕Tony老师的,昨天他跳得实在是太差劲,被Tony劈头盖脸好一顿骂,说他跳的“猪狗不如”,“把米撒在地上让鸡去啄,那动作也比孟醒跳舞优美”。

还说他跟胡罗罗是这个组的“害群之马”,两个人连累整个组。

Tony气场太强,昨天孟醒根本不敢反抗。

今天可就不一样了。

经过昨晚的练习,孟醒起码能把舞蹈完整跳下来了。

他很有底气地迎上Tony严峻冰冷的目光,自信十足:“Tony老师,我舞蹈动作都记住了,现在就给你展示一下!”

在Tony惊愕的目光中,孟醒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边张牙舞爪舞动四肢,口中边念念有词:“小狗尿尿”,“天狗望月”,“雄鹰展翅”,“猴子偷月”……

听得Tony一愣一愣的,人家从业十多年,第一次见识这种奇葩跳法。

这都哪跟哪儿啊!

等听到孟醒碎碎念到“坟头蹦迪”的时候,Tony彻底崩溃了:这都是些什么阴间歌舞?

小狮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