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有点凶

夫君有点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043.黄狐老太

那男人磕磕巴巴的说:“我…我自首。”

戊戌转头,对门外说了一句:“你进来吧。”

原来周文娟一直都在这儿,我竟然没有察觉到,她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眼泪杳杳的往下流:“李松,你的心为什么这么狠,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的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因为这声音,实在是太渗人。我都如此,更别说做了亏心事的李松,早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

戊戌示意我出去,我便跟着他走了出去,一关上门,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点、线、面。”

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见我不明白,接着说:“根据细节,推出线索,再大胆猜测。”

“你是猜的?”我想他要是真的那么神,都可以去重案组了。

他点了点头说:“周文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要我帮她查明真相,之所以

她最开始没有告诉我们真相,是因为她杀了人。”

我看着面色平静的他,开始疑惑:“你为什么要帮她,你不是不让我多管闲事吗?”他神色闪动了一下,没有回答我。

我知道戊戌绝对不是个乐于助人的人,那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他们之间又有什么交易?

这时候,房门开了,周文娟说她让李松去自首,还她一个清白,这样,她的父母才不会受人白眼。

我问她,还有没有恨。

她说恨,但是恨跟爱抵消了,她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她说人间太残忍,人与人之间太复杂,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枕边人会害死了她,更可笑的是,直到现在她都下不了手去杀他。或许真的是生死有命,逃脱不过。

她说,她记得李松吃小薛的肉的那一刻,她近乎疯狂的欣喜,她心想着,亲爱的,多吃点,尝尝你的爱情是什么滋味……

或许,当周文娟把小薛割成肉片的时候,鲜血使她从催眠中醒了过来,只是她神经衰弱,受了刺激之后,便丧失了理智,病态的心理作祟,她把小薛煲成了最后的晚餐。

周文娟对我说了一句她感受颇深的话,她说,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

说这话时,她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戊戌。

我的心霎时间凉了一大截,她是在提醒我什么?

在我们看着李松自首之后,周文娟的身体倒下了。

“她怎么了。”

“投胎。”戊戌淡淡的答,神情竟有些艳羡。

戊戌提起周文娟的身体,第一次讲话没那么死气沉沉:“你先回,我会处理她的尸首。”

我回到家中,一直等到了凌晨两点,已经过了三个小时,还没有动静。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等戊戌,他就此消失不是更好吗?

我的脑袋里一直回放着我周文娟的那个若有若无的眼神,她是在叫我不要相信戊戌吗?

脑子好乱,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后半夜,迷迷糊糊中有一只凉手在拉我的脚,我猛的惊醒,看到我床头坐着个黑影,可是她明明背对着我,我却还能感觉到有人在拉我的脚!

我盯着那个黑影,浑身动弹不得,突然那黑影嘿嘿一声阴笑,猛然转过了头,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在黑夜里分外清晰,她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细声说着:“好你个女娃娃,竟敢糊弄我黄狐。”

说完,她的脸越来越尖,脸上往外扎着黄色的毛发,不多时,竟然变成了个狐面人身的怪物。

我吓得张口就尖叫,奈何嗓子就像被掐住了一样,只能发出‘呵,呵‘的粗气声,老狐狸眼睛弯了起来,伸出两只枯瘦的爪子就过来掐我,发出奸佞的笑声:“看你还敢不敢耍弄我!”

眼见着我就快没气了,那老太太半点要松手的意思都没有,我一个劲的在心里呼唤戊戌,可是丝毫没有用,我什么时候糊弄过她?要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啊!

正常的神经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