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有点凶

第116章 116.拜观音

我的心脏像被人揪着似得砰砰的跳动,这才稳定思绪开始回想,原来我竟不知不觉被引到了坟山去。

如今到了家中,我只觉的小腿发酸,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裤管上一直到小腿都沾满了泥巴。

我怕爷爷发现了之后要询问我,我也不能跟他解释什么,于是取了带的换洗的裤子,匆匆的换了,然后摸黑将换下的裤子洗干净。

我就说爷爷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想我这事有些蹊跷,大概人死前都会有预感吧,我万万想不到爷爷在这种预感下,最想见的人竟是我。

得亏我赶了回来,可这代价又是什么?我已无暇去顾忌那么多。

当时并未发觉,现在细细回想起来,不由得觉得事情有些诡异,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耐。

我已经渐渐地意识到自己的不平凡,也渐渐地享受这种不平凡带给我的好处,可是人生什么都是对立的,有大起,必有大落,有大喜,必有大悲。

这突如而来的能力,某天会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大麻烦?

早上六点钟,天还蒙蒙亮,爷爷就起床了,活动还算自如,正在给爱睡懒觉的我的张罗早饭。

我听到噗通一声,是心跳落定的声音,一夜未和的眼,终于放心的合上,但是不到一会儿就被爷爷叫起来了,爷爷说:“瑶瑶,赶紧起来吃饭,吃过饭爷爷带你去观音庙去拜一拜。”

“为啥?”我觉的奇怪,听爷爷这语气,似乎去观音庙拜一拜才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

“求个平安啊。”

我也不好说什么,其实拜佛不过是求个心安,举头三尺有神明,人有些洗信仰总是好的,不过这儿哪有个什么观音庙呢?

爷爷拄着拐杖,拉着我,走上一个羊肠小道,一路曲折,来到一个破败的庙里。

这庙由于日月风化的缘故,好像轻轻一碰都能碎成沫似得,用断壁残垣来形容最贴切不过。庙不太大,呈凸字形,顶部基本上都坍塌了,只剩下几根做房梁的木头,还有些碎步,风一吹,极其萧索。

爷爷走在前面,将半人高的枯草踩到,为我开了一条道,我越看心里越犯嘀咕,这个庙显然已经被荒废了,爷爷他带我来这拜什么?

“爷爷,你确定是来这里吗,这都荒废了吧。”

“胡说话,别被观音娘娘听了去。”

爷爷弯着个要,拄着拐棍左右不稳,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生怕他摔倒了。

庙门是一个双开的红色木门,上面的漆差不多都剥落完了,爷爷抓着门环,礼貌的扣了三下之后才推开门带我进去,令我惊讶的是贡台上摆放的泥塑观音像还保存的完好,虽然颜料脱落了不少,但神态还栩栩如生。

不知是心理因素还是环境因素,在见到这个泥塑之后,我肃然起敬,完全摒弃了先前不重视的心态。尤其是菩萨的两只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似得。

爷爷二话不说就让我跪在观音像前的蒲垫上,说:“瑶瑶,快给观音娘娘好好磕头,多亏观音娘娘保佑,才让那个跟着你的男人消失了。”

“爷爷,哪有男人跟着我,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爷爷按着我的头神秘的说:“先磕头,别说话。”

我见他这么说,只好怪怪的给观音娘娘磕头,每磕一下,都脑子发蒙。

三个响头一磕,只听到哐当一声,泥塑的内部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我耳朵灵敏的听到,赶忙叫爷爷,没想到爷爷上了年纪,听觉一点也不比我差,不等我告诉他,他就已经走到了泥塑前,将手伸到泥塑的底部,将泥塑移了起来,从里面取了一样东西,握在手里,一副神秘的样子。

然后爷爷将我拉起来说:“好了,瑶瑶你出去吧,我和菩萨说会儿话。”

我走了出去,将门虚掩着,从门缝里观察里面的情况,只见爷爷老泪纵横的看着观世音菩萨,仿佛看着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他叹了口气说:“我老了,以后不能再来这看给你侍奉香火了,谢谢您肯救我们瑶瑶,谢谢您。”

爷爷稳定了一会儿情绪之后,便走了出来,他说:“走吧,瑶瑶。”

“爷爷,你现在可以跟我说那个跟着我的男人的是了吧。”

“我告诉你,你怕不怕。”

“不怕。”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心想,什么事还能比我经历过的事情可怕。

“爷爷以前总是在夜里掐你,并不是因为爷爷老糊涂了,而是因为爷爷的这只眼。”他指了指他的那只狗眼说:“这只眼可以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我吃了一惊

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现在的人如果做了眼球摘除手术,就会用人造眼球代替真的眼球,也就是说这安着的人造眼球是不能使用的,同理,这只狗眼也应该无法使用啊。

可爷爷竟然说他能用这只狗眼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爷爷叹口气,像是准备说出他隐藏在心里多年的往事,

“后来那个男人找过我谈话,我和他谈完话以后,连着发了一个月的高烧。”

我越听爷爷的话,便越好奇这个男人是谁

“爷爷,那你都跟这个男人讲什么了?”

爷爷沉默了一阵,显然是在组织语言,准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的讲给我听:“我说让他离开你,但是他想都不想就说不行,我问为什么,他说他要娶你,我这么一听就给慌了,赶紧求他放过你,他就告诉我,说什么一报还一报,既然夺走了他的妻子,他就拿你来顶替。”

我闻言,心里一抽一抽的发慌,这不就是……戊戌吗!难道他从我小的时候就跟着我了,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甚至,现在回想起来以前的事,总觉得有着一段一段的空白,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

“那之后呢。”

“之后你就很少来这里了。”

我闻言,感到特别的羞愧,原来我一直都误会爷爷了,还总是疏远他,算一算已经五六年都没有来看过爷爷了。

“不过——”爷爷像是想起什么,说:“你有一次来时,我见过他,当时你掉到了河里,还是他把你救出来的,我看他没有害你,所以就任他去了,想着他可能缠你一阵就不缠你了。你考大学那年,我去市里了,当时见着你,发现他已经不跟着你了,爷爷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了。”

“爷爷,那段时间,你是不是经常去观音庙里拜拜?”

“那可不,什么都只能指望观音娘娘了,得亏她开眼,你才能平安无事。”

我努力的回想,却怎么也想不到我什么时候掉过河里。

“爷爷,你知道他长得是什么样子吗?”

“长得挺俊,个还高,不过头发老长,穿着也像个古代人。”

我头皮发麻,如此看来,是戊戌无疑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他那一头绸缎般的黑发惨死在我的剪刀下。

“那你刚刚为什么还要带我的去拜观世音?”

爷爷这才从手里拿出一个东西,尖尖的,像犬类的牙齿,他说:“这人到了快要死的时候,预感就出奇的准,我之所以叫你过来,一是感知到自己没有多大活头,想再见见你,二就是解解自己的心头病。我叫你来之前,你奶奶给我托梦了,她说:老伴啊,你不是放心不下瑶瑶吗,明天带她去拜拜观音娘娘,观音娘娘心好,会给你指示的。”

“那指示是什么。”

爷爷指着我手里的牙,说:“就是这个,如果他再来找你,就拿这颗牙插他的心脏。”

“这牙是什么牙,有什么特殊的功能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瑶瑶你可真有福气,能让观世音娘娘显灵保佑你。”

我将牙齿收了起来,心里暗自嘀咕,这颗牙跟戊戌的那颗僵尸牙长得可真像,说不定就是他同类的呢!

正常的神经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