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有点凶

夫君有点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1章 101.僵尸王

他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几次,一点也不知道疲倦,伸出手之后,又被阳光烫的缩了回去,用另一只放在阴影里的手擦一擦之后,便又伸进窗帘缝隙的阳光里。

我站了一会儿,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就洗漱去了,大早上懒得和他计较。

“宋瑶,你过来。”我洗完脸之后,戊戌在那叫我的名字,然后我就真的走过去了,我不由得鄙视自己,鄙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记点仇恨。

他指着手臂上淡淡的疤痕说:“你看,灼烧的印记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这就代表着阳光对我的伤害在慢慢减弱,其实僵尸也可以出现在阳光下,只是需要点时间,不过市里的雾霾天常常灰蒙蒙的,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走出这片黑暗了。”

走出黑暗?那么,不就是可以没有让害怕的东西了?不,这太可怕了。

我内心七上八下,表面却十分的镇静:“戊戌,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如果是按照你们的说法,我现在正在往旱魃的阶段过渡。”

旱魃?过渡!

“有比你厉害的僵尸吗?”我抱着希望问,希望他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有一个可以制约他的人,我才能安心。

他点了点头说:“有。”

“初代僵尸王要比我厉害。”

“初代僵尸王?那你是什么?”我问道。

他想了想说:“初代僵尸,由于只喝过期血,我的能力弱了许多,更加不能和僵尸王抗衡。”

“过期血?”我不可置信的问道,我一直以为他杀了好多人,不对——“前天那个人不是你杀的吗?”

“是我杀的,但我没喝他的血,肮脏的血液,闻起来都令人恶心。”他转过身,漆黑的眼睛看着我:“你的血,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再也没有比这还美味的了。”

我盯着他,害怕的发抖,因为他眼底一闪而逝的血红色,像我这种人,就算是给我主宰天地的能力,我也无法扬眉吐气。

他一步一步的像我逼近,又尖又白的獠牙一点点往外伸出,我眼疾手快的跑到窗户那,拉开了窗帘,我站在阳光里,瑟瑟发抖的瞅着他,他呆在阴影里,扶着墙壁,张狂的笑着,牙齿一点一点的收了进去,眼睛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又在逗我!

“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他话音一落,就朝我扑了过来,我吓得六神无主,他的手护在我的身下,与我一同倒在了地上,细碎的阳光在他的发丝上,棱角上静静流淌,他微扬着嘴角,就这么看着我。

我能看到他背上散发的缕缕的青烟,他说阳光对他的伤害变小,并不代表着没有伤害,在这么下去,他会形神俱灭的!

我还没有开口,他便说:“宋瑶,如果想让我消失,就用力的吻我。”

这一刻,我看着他好看的眉眼,说不出半个字眼,我和他的视线黏着在一起,好像剪也剪不断。

眼见着他变得越来越虚弱,我的心都疼了。

“你范什么病!”

“要吻我吗?”他笑着看我,再一边不容拒绝的问道。

许久,许久,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直到他冰凉的汗滑进了我的脖子,才换来我短暂的清醒。

“如果我不吻你,你是不是就不消失。”

我被他压在身下,无法动弹,他向我的脸凑得更近,凉凉的鼻尖和我相碰,唇齿开合间有微凉的气息浮在我的脸上,他闭上眼睛,圆润的鼻头在我鼻尖上摩挲。

“告诉我,你想让我和杜梓霜离婚,我就不消失。”

“这是你的事,我管不着。”

我闭上眼睛,不去看他越来越皱紧的眉头,不去感觉他身上的颤抖,不去心疼,不去阻止……

戊戌很固执,我本以为他痛了就会下去,可满耳的‘兹兹’声,并没有阻止他,他的手仍然放在我的背下,我能感到那双手越来越松,他趴在我身上的身体似乎也轻了许多。

他就这么用鼻尖顶着我,一动不动,不发出一丝声音,像死了一样。

当他将嘴唇咬破,血液流进了我的嘴里的时候,我再也无法装作不在乎了,心痛的感觉席卷而来,如果戊戌真的消失了,我该会有多么痛苦。

我恨他,但恨得对立面却是爱。

眼泪不断地涌出,我用力的与自我做斗争,最终,我对他的爱赢过了我面对他时的自尊。

我咬着牙,颤抖着嘴唇,十分艰难的说:“戊戌,和杜梓霜……离婚吧。”

“好,我答应你。”

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干燥的嘴唇擦过我的脸颊,彻底的,从我身上翻了下去……

我猛地睁开眼睛,在看到倒到一旁的戊戌,吓得浑身都软了,我没想过会这么严重!

如果我不说出最后的那句话,他是不是真的要消失!

戊戌,你这个疯子!你这样伤害自己,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我的一句话吗?何必呢!何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他的眼窝深陷,眼底青黑一片,嘴巴是青紫色的,如同中了毒一般,身体里被蒸发掉了不少的水分,皮肤又干又皱,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我被吓傻了,呆愣了两秒才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把洗手间放上凳子,再把戊戌放到凳子上,打开淋浴的蓬头给他干枯的身体补充水分,大概是因为洗手间阴湿的缘故,他整个人的状态已经比先前好多了。

可是皮肤依然干瘪,用淋浴头冲洒没有半点作用,我猛然想到,是血!只有血,才能把干瘪的身体恢复原样!

我要去血站给他买血。

我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特别害怕,害怕血都救不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呢?我以为他不会那自己的命开玩笑,是不是我早点说出这句话,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都怪我,怪我可笑的自尊心在作祟。

一想到戊戌那枯萎的模样,我心上就像被人插了一刀。

“司机,麻烦你快点好吗,求求你快点,我真的有急事。”

司机见我泪流满面的样子,一刻不敢耽误的猛踩油门,我买了几袋血,匆匆的往家赶,却在半路,被人拦截了下来。

来的人是张楚烨,他自己开着他的宝马,挡住了我所所乘坐的出租车前。

还好司机时刻保持着警惕,关键时刻紧紧的踩住了刹车,他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你会不会开车啊,赶着投胎呢是吧!”

张楚烨二话不说,就过来拉我,把我拽下了车子,戊戌说我的潜能已经被激发了出来,可我完全无法操控,所以力气仍是大不过张楚烨这个大男人。

“你他妈的松开我!”要是搁平时,你就是逼着我,我也说不出脏话,可是现在情况紧急,我是真的躁了!

张楚烨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说:“把嘴闭上,不要自找麻烦!”

我一脚跺在他的车门上,不让他开门,手上左扭右扭想要挣脱他的束缚,朝他吼道:“你给我松手,听见没有!”

张楚烨拽我拽的更紧,冷冷的弯着嘴角一字一句的说:“纸是包不住活火的,如果你不想你身边的僵尸被火烧死,就给我乖乖的听话!”

“你……说什、什么?”我惊恐的看着他,讲话结巴。

“陈琰是只僵尸,我想,你一定比我更加清楚,我的人已经拿好汽油,在你的租屋门口等着了,只要我一通电话,他会立马被熊熊大火烧死。”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既然不懂,就乖乖的上车,按照我的吩咐做事,要是敢多生出一点点的事端,我就说道做到!”

他一把扯过我的包,将里面的几袋血取了出来,他看着里面的血浆,对我冷笑:“买这些血是留着自己喝么。”

我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脸色极其难看。

“张楚烨,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僵尸,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我相信你比我更知道什么是科学,楼上楼下都是住户,你不要乱来。”

“没有发生命案,我顶多犯了故意纵火罪,不过是赔偿而已,我还负担的起。”

对,如果戊戌被烧死,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我的眼圈开始发烫,整个人气愤的无法遏制,天知道我现在有多担心,有多慌张,可我能做些什么呢,张楚烨已经那么肯定的告诉我,陈琰是僵尸,他已经知道了一切,他之所以这么警告我,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放在平时,我不会担心,可是现在的戊戌,手无缚鸡之力之力,他们只要把他移到阳光底下,就可以让他魂飞魄散。

张楚烨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他一定是瞅准时机,在戊戌最虚弱的时候,对我加以威胁。

“你要带我去哪。”我故作冷静的问。

他直视前方,吐出两个字眼:“公司。”

我看向他扶着方向盘的手,只见先前的那个墨绿色的扳指已经不见了。

“张楚烨,你不要被迷了心窍,昨天在办公室的那个男人,是只鬼,你不要为他办事!”我急忙说。

“不,他不是鬼,他可是要赐我第二条生命的……僵尸王。”

僵——尸——王!

我的头骨像是被狼牙棒狠狠击了一下,痛的发麻,碎成了渣子,我万万没有想到隐夜竟然是——僵尸王!

正常的神经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