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流金年代

第34章 任重而道远

“你留在燕京,还是去别的地方?”

李德江家里,500件健身裤装好后,路行远问王雄。

王雄用布条将两个编织袋的口扎紧:“回江南,首都这里人生地不熟,查的又紧。”

路行远一想也好,燕京虽然权贵多,老百姓工资普遍高,东西好卖。

但现在并不比后世,外地人想要留在燕京安稳做生意不太容易。

路行远三人一直将王雄送到车站,看着绿皮火车载着他驶离才打道回府。

王雄是他们第一个客户,又达成了卖束身裙、健身裤以来的最大一笔交易,理应得此厚待。

“大江,联系那些倒货的,今儿个就开始放货吧。”

回去的路上,路行远吩咐完李德江后,又对潘才道:“潘兄弟,考虑的咋样?是不是要来帮我们?大江以后要去纺织三厂那边蹲守布料,你帮忙收钱发货咋样?一个月我给你开200块钱。”

1987年,一个月200块钱的工钱,已经比全国大部分事业单位员工工资还高。

当然,如果潘才用他一件裤子就能卖20块钱来对比,200块工钱也不过才买十件健身裤,真就不多。

可路行远心里有数。

他现在可以把健身裤当奢侈品来卖,等市面上健身裤多了,全国制衣厂反应过来,这裤子也就成了大路货,用不了多久,降价是必然。

真正让他大赚一笔的就是一开始的先机。

世上最赚钱的生意是垄断,其次便是掌握先机的生意了。

重回李德江家,李德江父母表现的很热情,早早就准备好了饭菜。

儿子不仅不在浑浑噩噩的游荡街头惹是生非,还有了谋生手段,最高兴的无非是他们父母。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一万块钱的真金白银,一沓沓大团结。

与此同时,潘才也应承下了路行远的所说的差事。

两杯酒下肚,路行远向李德江父母打听起附近街道大概有多少人家有缝纫机。

他对袜厂那位气功主任早没了耐心,这几天一直就在考虑绕过七上八下的政策生产健身裤。

想来想去,就有了把氨纶布分摊到各家,各自生产的主意。

“很多啊,正阳门这边几条街道几乎每家都有。”李德江的母亲想了会道。

路行远觉得想法可行后,便将健身裤分摊到户的计划说了出来,李德江、潘才一琢磨也觉得可行。

就是李德江的父母、小妹也说好,工资之外额外多出一部分收入哪个不高兴。

李小妹甚至想抛弃纺织厂的工作,全职在家生产健身裤,用她的话讲,又自由又能赚钱,傻子才不干。

可惜这种超前想法,被她父母一巴掌给打没了,路行远说的再好也是嘴上功夫,成不成还是两回事。

不过儿子跟着人家干活,帮衬是一定要帮衬的,让他们丢下铁饭碗肯定不行。

计划一定,几人匆匆刨了几口饭就各自下楼,按着路行远的计划分头进行。

路行远要求的不高,每人联系七八家有缝纫机的人家,并且熟练度要高,且能按图、按样做出裤子的人。

当然,十来家也可以,再多不行。

至于手工价格,他给的是每件成品裤5块,这个价格比给气功主任少的多,但却是真真实实到人家手里的。

“大妈,您除了缝缝补补能做别的不?”

巷子口,路行远逮着了一位正在给人钉着纽扣的大妈。

“你要做什么?”

路行远把健身裤放到缝纫机上,“裤子,就是这种。”

“做不了,我没这个布料。”

“我有,做一件五块钱,你愿意做?”

“料子在哪?我试试吧。”

“料子还没有,您留个地址,过几天我让人送你家里。”路行远说着掏出笔纸。

记下了大妈的地址,路行远蹬着自行车再次奔向下一个胡同。

他不比李德江等人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只能寻摸这些做小生意养家糊口的缝纫工。

正阳门、戴家胡同、崇文门跑了个遍,路行远才联系了四五个人,里面还有二个疑惑不定,见他拿不出布料,一副遇到骗子的防备。

眼看天黑,路行远再次回到了李德江家,李德江等人都早已等着呢,除了李德江的母亲,他回来的最晚。

路行远喝了口水后,问道:“咋样?”

李德江:“我联系了七家。”

潘才:“我六家。”

拉不下脸的李父:“六家。”

脸皮薄的李小妹:“五家。”

路行远咂咂嘴,大家效率都不行,倒是刚回来,一口喝掉了杯子里的冷茶后的李母,喘着大气说联系了好几十家,才让他心花怒的直呼:“妇女能顶半边天这话一点不假。”

天黑了,灯亮了。

路行远在李德江不知哪淘换来的,脏兮兮的练习本上奋笔疾书,这些会踩缝纫机的人,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宝贝。

一切妥当,路行远临回校前,将王雄的一万块钱递给李德江:“大江,一万块钱留给你,等明天把取货的人介绍给大潘后,去纺织厂再订氨纶布,价格给高一些也可以,一定要利用健身裤没风靡起来的时候,多存一些氨纶布。”

至于健身裤卖不出去,路行远从没想过。

健身裤在他上辈子的八十年代中后期可是风靡全国的存在。

一路赶回学校食堂,路行远运气还不错,八毛钱一份的排骨竟然还剩一份,再迟一些便只有吃大白菜的份了。

一份排骨、一份茄子,一份飘着点油花的萝卜汤,外加满满一大瓷缸的米饭,跑了一天的路行远大口扒拉着,吃的贼香。

“同学,往旁边挪一挪。”

餐桌加人,埋头扒饭的路行远没当回事,屁股连着凳子一起歪了歪,科技学院食堂的餐桌是圆桌,这会食堂人头攒动,能挤就挤挤了。

“咦,你咋来了?传媒学院的食堂饭菜应该比燕科院的好多了吧。”

闻着一股比饭菜还香的香味,路行远不经往旁边看去,这才发现让她挪屁股的,竟然是许久不见的陈红。

“确实比你们好多了,你们的学生会干什么的,这都不怂恿你们这些愣头青闹起来?”陈红笑盈盈的坐下后说道。

路行远无语:“人家都是干部,能怂恿闹事?再说又不是吃不下去,比老家伙食好多了。对了,这么晚,你来这干啥的?”

“圆明园那边白天搞了一个诗会,过去瞅了瞅,发现没什么意思,就跑来这边尝尝你们燕科院的食堂咯。”

路行远吸了吸刚夹住的一块排骨:“诗会啊。没啥兴趣。”

虽然当下一些自称诗人的人,写不出后世某人那种“裤裆体”、“屎尿体”的大作。

但也是无病呻吟为多,得有多闲才能跑去和那帮人附庸风雅,他是没那个时间和精力。

“谁还不知道你是个现实主义者。”

埋汰了一句路行远,陈红将筷子伸进路行远的盘子里,夹了一块排骨出来:“给我吃一块,怎么感觉你吃的那么香呢?”

路行远不岔:“我虽然现实,但我乐于助人,良知未泯啊。”

他目前这个阶段,确实让认识他的人看上去比较现实。

毕竟张嘴闭嘴都在谈钱。

甚至做梦都在研究怎么赚钱。

但路行远心里明白,他要赚更多钱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去做什么剥削家。

他的目的很单纯。

一:让上辈子经济窘迫的生活不再出现。

二:尽力救治好李栀枝,如不能,就让她不再有上辈子的生活负担,快快乐乐的走完这辈子。

三:因为不久前的泰勒事件,他要搞出一项拿的出手的品牌。

至于第四项赚钱后汇报社会啥的,现在谈还早,路行远暂时还没想过。

陈红敲着路行远的碗沿:“得得得,知道你良知未泯,赶紧吃饭吧。”

陈红下了命令,路行远甩了甩脑袋闷头开始扒饭。

见路行远吃的香,陈红也学着扒拉了几口连汤带水的饭,可惜全无香味,甚至被噎住,捂着嘴发出阵阵咳嗦,端起萝卜汤猛喝了几大口,才堪堪止住。

要不是她长得不错,气质出众,同桌的同学早骂开了。

“最近有了解改开最前线的消息?”顺了顺胸口,陈红问道。

路行远好奇:“深圳?没,怎么了?有什么大动作?”

陈红道:“为了筹资金,开始违宪卖地了。”

路行远更好奇了:“这边有啥说法?”

“暂时没听到消息。”

路行远想了想没再问询陈红还有啥消息,改开前线迈出了第一步固然大胆,但凭他手里的这点钱好像也干不了啥,还不如做好眼面前的事。

可想到后世某个姓任的老板,好像就是今年集资了两万多块钱,在深圳开起了第一家工厂后,路行远又不禁感慨道:“任重而道远啊!”

“扑哧,你一个半大孩子还多愁善感起来了。”

见路行远丢下碗和筷子,一副忧心忡忡之色,陈红捂嘴笑道。

路行远不满道:“怎么就半大孩子了,我这年龄生孩子的多了去。”

“你回去照照镜子再说这话吧,我走了。”

“我怎么了我,照啥镜子。”

路行远一边说,一边摸了摸脸颊,随后才明白陈红说的是啥意思。

青春痘又多了两颗——烦!

扁担长板凳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