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的库洛牌魔法使

第1章 目前还只是个树遁忍者

哒……

哒哒……

哒哒哒……

幽暗的地下通道中,千手秀树轻踏水面,步伐富有节奏,身姿左右舞动,时而急速前冲,时而变速站定,流畅的动作彰显出异样的美感。

沙雕直呼内行!

额,其实他也不想的。

最近这半年,大蛇丸老师越来越喜欢打洞,又有各种蛇群做小弟,地下通道遍布整个村落,为木叶下水道系统操碎了心。

作为助手及便宜弟子,也不敢问他手里有没有三代四代颁发的挖掘许可证,更别说提醒他通道设施不全,少了路灯,沿途都黑漆漆的,仿佛通向地狱尽头。

长期在这种环境下进行忍术与血继限界研究工作,san值不掉是不可能的,区别在于变态或沙雕。

不想变态的千手秀树继续迈着踢踏舞的舞步,不多时,他便来到了通道的尽头。

进入门前,恢复到平时谨慎小心的姿态,缓步踱入,向着实验场内矗立的身影微微一躬,“大蛇丸大人。”

“桀桀桀,树君,你来了。”充满磁性的低笑在千手秀树的耳边响起,听得他心尖一颤,汗毛忍不住起立敬礼,身子却低的更深了。

“开始吧,今天的木遁实验。”与往常一样,两人走向实验场更深处的空地上,直到对方转过身来,如蛇般的金色瞳孔紧盯着他,阴冷的查克拉仿佛形成了实质的威压。

“土遁·裂土转掌!”

面对眼前大地的开裂,千手秀树不慌不忙,双手一合,结出“巳印”,心里默念到,“树遁!”

一排树柱在他面前升起,树根向四周延伸,巩固住土地,震颤迅速消失。

大蛇丸饶有兴趣打量了一番,“呵呵,树君的‘木遁’对于土遁的限制依然这么好。”

废话,树本来就是用来固堤保土的。

“那么……土遁·土尖枪!”

五支凝聚的长枪瞬时刺穿了千手秀树制造的大树,虽然不一时就在藤蔓的束缚下化为泥灰,但到底是没有挡住,如果不是他后撤了几步,现在已经变成肉串了。

“真遗憾,还是防不住吗,我可没有使出超过中忍的查克拉哈。”话虽如此,不过大蛇丸也明白,中忍对查克拉的操控也不可能有他的水准。

“接下来,风遁·风切之术!”

密集的狂风压向千手秀树,树叶纷飞,树枝不断断裂,树干上留下密集的伤疤,又随着他注入的查克拉持续生长。

“阿拉,风遁完全不行呢,不过热身结束了,水遁·水断波!”

听到这个忍术,千手秀树连忙跃向一侧,锐利的水刀刃瞬间将一排大树拦腰切断,大树的坚韧抵不过水遁的切割能力。

落地后,他马上再次操纵一排树柱围住周身,毕竟还有下一个忍术。

“火遁·豪火球之术!”

大树在被砸中后,瞬间开始燃烧起来,即使千手秀树不断注入查克拉,也不过让其再坚持了十数秒。

……

处理完忍术的痕迹后,大蛇丸一边思索,一边记录本次木遁实验。

“可惜,和初代火影的木遁比差的还是那么远。”

“让大蛇丸大人失望了。”

听到这话,大蛇丸抬起头颇有意味地看了千手秀树一眼,“最失望的难道不是树君你吗,明明和初代火影拥有相同的血继限界,但是威力却远远逊色,啧啧啧,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投靠我的吗?”

千手秀树的眼睛转了转,没有回话。

对方这倒是误会他了,在他心中,大蛇丸一直是木叶的最佳教师,顶尖地忍术科研工作者,想要高屋建瓴地提高忍术和血继限界的理解,不找他找谁,‘大肥羊’吗,还是‘好色仙人’。

何况,他这不是木遁,是树牌!

额,不是,是树遁。

“嘛,你也不要太过于不甘心,‘如果血继比不上,那就掌握更多的忍术来提高到初代的水平’这不是树君你说的吗。”

大蛇丸很欣赏面前这个年轻人,不是因为血继限界,也不是因为其作为忍术研究的助手甚为优秀,在他第一次注意到对方时,他的眼中就燃烧着火焰。

那是想要讲整个忍界抓在手中的梦想,或者说是……野心,这个少年值得他出言提醒。

千手秀树不知道大蛇丸的想法,否则真是要长笑三声。

他可从来没有因为树遁的威力而担忧,过犹不及,要真是和初代一样潜质的木遁,他早就大蛇丸被解刨分块了。

忍术才能是一方面,大蛇丸的另一面可是一条吞噬人心的毒蛇。

他这一世虽然姓千手,可他爹可不是千手柱间,更何况千手家族因为两次忍界大战,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大的那只还不在木叶,给不了他任何安全感。

就算在又如何,她的弟弟绳树不一样死了吗,成长不起来的名门只会死的更快。

忍者就是这么残酷的东西。

千手秀树不是没有想过离开木叶,甚至放弃当忍者。

可是一来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小黑仔为了找回妈妈,辗转布局千年,孝感动天,大筒木辉夜解封也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他还是要面对无限月读的威胁。

难道把希望全部交给鸣人佐助,自己躺平任艹?

都是成年人了,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谁会把生死全部交由他人掌控。

再说他也不是没有任何机会。

激活的树牌直接融入到他的体内,成为一种类似于血继限界的存在。千手秀树甚至能隐隐察觉到,树的力量中包含了土遁、水遁甚至有一丝阴遁的存在。

可三种查克拉属性融合的血继竟然这么弱?

千手秀树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树遁的弱小绝不单单因为他查克拉量,而是某种更加本质的原因。

他体内还有更多的库洛牌没有激活,是否也像新生的树遁一样?可他关于查克拉性质变化几乎没有任何知识储备。

最重要的是,库洛牌在带给他极大潜力的同时,也限制住他的野蛮生长。

具体表现为他根本无法通过修炼来增加哪怕一单位查克拉。

而以他当时的凝练速度,激活卡牌动辄数月、上年,而此时正值忍界大战爆发。

思虑再三,出于学习的欲望和自保的需求,他只好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敲开了大蛇丸的家门,爬上了对方的……

咳咳咳,实验床。

大麻哈鱼主

作家的话
新书求一切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