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我能召唤万界名将

第181章 重塑形象2

当晚,刘辩夜宿在唐姬的住处,真龙之气终于又可以双人合体修行,经过白天的事情,刘辩觉得唐姬对自己的态度也多有转变。

从以前的循规蹈矩,凡事必然端庄,变得更加释放了一些原本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有的天性。

而刘辩也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情,干脆在府中重新以自己的方式,跟唐姬还有何太后建立新的关系。

刘辩先是完全接受了自己心中的那种来自于原主少帝,对于何太后和唐姬的感情,然后用自己独有的现代人的思维和做事方式来对这种感情进行加深巩固。

由此让这两人认可自己这个跟过去不同的刘辩,到完全接受自己,从心里明白,从前那个懦弱的刘辩已经不存在了。

这事情在唐姬这里进行的格外顺利,作为一个正值花一样年纪的姑娘,唐姬对于刘辩提出的很多新事物都接受很快。

诸如那一天刘辩把围棋变成了五子棋来玩。

这种简单的规则让刘辩和唐姬这两个原本在围棋上造诣不高的人都能斗得难解难分,不亦乐乎。

又比如后来刘辩又弄出了如军旗,跳棋等一众玩法,但却终究不敌五子棋简单,即便是没有棋子,棋盘,在地上画几条线,在画上圈圈叉叉,便可以了。

很快,五子棋这种玩法便风靡了四九别院,却偏偏没能入得了何太后的法眼。

可能是年龄和阅历等习惯使然,何太后对于刘辩弄出的这些新鲜事物虽然也觉得颇为新奇,但却并不会深入了解。

如果让她选择一项消遣,她依旧是琴棋书画。

虽然何太后自己年轻时受文化的熏陶并不深,但自从被灵帝宠幸,她也开始恶补这些事情,尤其是后来王美人再得灵帝宠幸,其原因也同样是王美人更加知书达理,要远远强过何太后这个屠户出身的女子。

所以这些年来,何太后早已经改变了自己平时的做派,虽然思想还是专横跋扈,但诸如此类很多事情,却也都成为了习惯。

“母亲,孩儿给您请安。”

这一日清晨,刘辩再次站在何太后的门前,照例请安。

“陛下有心了。”

何太后对刘辩温柔笑笑,让刘辩进入房间。

“母亲,我如今早已经不是大汉皇帝,您就不要再如此称呼我了。”

对于何太后,刘辩决定用些其它法子,第一件事,便是要让何太后改变她对自己的称呼。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却能够表现出自己与曾经的不同。

刘辩坐在椅子上,见到旁边摆了一些干果肉铺之类,便当即从中取出几块干果,略一用力,便捏碎果壳,取出果仁,而后给何太后递过去。

何太后今日穿着一身华贵的唐绸制汉服,她对于府中最新兴起的唐装襦裙没有兴趣,倒是对唐绸的布料很是喜欢,其中一种明黄色,更是她的最爱。

何太后一双妩媚却又颇有些凌厉的眼睛瞥了一眼刘辩手中的果仁,随后微微皱起眉头。

“陛下,难道你是要放弃重夺皇位之事?当初那董卓势大,妄行废立大事,本就做不得数的!如今那刘协坐了皇位,不也一样有名无实?还不如当初陛下!”

“而且他刘协虽被称为皇帝,却是董卓那厮的妄为之事!哪里及得上陛下,你才是名正言顺的大汉皇帝!”

何太后对于杀董卓,夺帝位的事情有极强的执念,她根本就不承认当前的汉室朝廷,只认刘辩一人。

“还有,陛下,你虽然不在朝堂,但却依旧是我大汉帝王,这是下人们做的事,怎能让你来做?”

何太后没去接刘辩手中的果仁,反而将头别过去,不看刘辩的手。

开局不顺。

刘辩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异样神色,反而对着何太后轻轻摇了摇头。

“不,母亲,我不是大汉的皇帝,至少现在不是。您也不该自称哀家,因为我不是皇帝,您也不是太后,至少,现在不是。”

“你说什么!?”

何太后猛地回过头来,一双媚眼中满是怒意!

从以前开始,刘辩就从没反驳过她说的任何话!

今天,这还是第一次!

虽然刘辩在何太后的心目中是皇帝,但是他又怎么敢这样反驳自己?

事实上,刘辩当初能够继承灵帝的帝位,还是何太后和大将军何进的功劳,所以即便是继位之后,他也一直都在受着何进和何太后的控制。

所以一直以来,何太后都认为,自己有绝对的管理刘辩甚至是朝政的权利。

直到何进死亡,董卓进洛阳。

但这个习惯却保留了下来,过去刘辩一直对何太后保持足够的尊敬,所以也按照以前的方式对她,这也导致了这种感觉在何太后的意识中一直存在。

而这一次,刘辩决定打破她的这个认知。

迎着何太后的目光,刘辩丝毫不闪躲,正面回答道:

“我说,我不是皇帝,您也非当今太后。”

“放肆!”

何太后一掌将刘辩手中的果仁打翻在地,厉喝道:

“你难道忘了我们曾经遭受的屈辱吗?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与董卓的仇恨吗?你难道忘了,你才是大汉真正的皇帝!?”

何太后说的慷慨激昂,但刘辩却毫无反应。

他明白,既然是要改变现状,改变何太后对自己的认知,那么争吵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

静静等着何太后把话说完,等着她的情绪逐渐平稳。

刘辩方才继续开口道:

“母亲,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配被称为大汉天子?”

何太后一愣,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过往的认知和当前的情绪让她本能回答道:“陛下,你就是大汉天子!”

“是因为我的血统吗?我是您和先皇的皇子?”

刘辩这一次没有急着反驳,而是顺着何太后的回答,反问她。

何太后理所当然的点头。

“当然!”

“可是,当初的陈留王,如今的献帝刘协,他也一样是先皇的皇子,我与他,又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您说我是天子,而他不是?”

刘辩继续问,何太后却再次一愣,但她自身的性格让她不肯轻易承认自己有破绽,当即嘴硬道:

“你们二人当然不同!他不过是一美人所生,而哀家当初可是皇后!而且,陛下你登基之时,满朝文武无有不服!你舅舅更是当朝大将军,陛下你不止有血统,更有权势力量!所以你才是皇帝!而那陈留王不是!”

“唉……”

刘辩轻叹一声道:

“母亲,您也是在我出生之后,才成为皇后,满朝文武当初也并不全都支持我继承大统,是舅舅的权势滔天,硬生生压制住了满朝文武,我才当上了这个皇帝。”

“而当初董卓欲废我而立陈留王,满朝文武也有多数反对,也是董卓势大,将满朝文武压制,这才让陈留王当上了皇帝,如此想来,除了董卓倒行逆施,废帝新立之外,陈留王登上帝位又与我当初有何区别?”

黑小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