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她的画风不对劲

宿主她的画风不对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悲惨年下不正常(14)

杨雪仪似乎也没想着跟她多有纠缠,跟裴嫣约好下次见面之后才离开。

她走之后,空气都变得清新了。

穆衍将她嫌弃的小眼神望在眼里,心里竟然觉得她这个小动作跟她本人很贴切,很可爱。

“姐姐跟她很熟吗?”

穆衍不动声色的问裴嫣,纤白如修竹的手勾着杯耳抿了一口水,垂下头时,浓密卷翘的羽睫投下了一小片阴影,遮住了他眼里的幽光。

原来是那次宴会上那个冒牌公主啊,看样子两人好像经常见面才会说再约的话。

姐姐宁愿跟那个冒牌公主见面也不约自己,心里可是有些不爽。

裴嫣被他这么问,突然有些心虚。

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杨雪仪的生日宴上,而且还是不怎么美好的初见。

“还好,她爸在铭爵工作。”

言外之意就是,杨雪仪的父亲是她爸的下属,她跟她的关系也没那么熟,只因为有利益关系在勾连。

以穆衍的智商很容易听懂这其中的奥妙,淡淡的笑了笑,“那姐姐为何要这么苦了自己?”

他指的是明明她不喜欢那种场合,又不喜欢杨雪仪,以她的身份,完全可以推掉。

穆衍就是要刨根问底,亦是在试探,试探裴嫣为何要这么做。

裴嫣浅笑:“学弟还是不要问太多,知道越多,对你越不好。”

谁知少年目光炯亮,坚定又饶有趣味道:“我不怕,本就孑然一身无所畏惧,能帮到姐姐,是我的荣幸。”

裴嫣纤白如笋的指尖轻敲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响声,她蓦地抬头,与他直视,冷声道:“学弟,这不关你的事。”

“有些事不要参与进去,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你没有义务为我做这种危险的事,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你要对自己负责。”

裴嫣木纳着一张脸朝他讲大道理,漆黑的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感动。

穆衍微曲起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可我是心甘情愿。”

“我希望姐姐能快乐。”

穆衍的话像是化成一片羽毛,羽毛最柔软的地方划过她的心尖上,带来一阵酥麻之意。

不管他这些话里的真实度有多少,裴嫣承认,她刚刚有一瞬间是错愕的。

长那么大,都没有人跟她说过这种话,她亦从未敢奢想过。

没想到第一次对她说这种话的人,竟然会是遭遇比她更悲惨的穆衍。

裴嫣喉间感到涩然,她张了张嘴,脑海里的措辞好像被遮掩住了,她不大记得自己要讲什么了。

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她怎么能相信穆衍的话呢?

“穆衍。”

“你不必这样,我想以我们现在的交情说这个,有些过早了。”

裴嫣的话,虽然很伤人,可这也是事实。

按他们两个现在的交情,真的没必要做到这个份上,况且以穆衍的性子,又有几分真心在里面呢?

裴嫣想她没那么大的魅力,穆衍也不是好色之人,并不会为她折腰。

穆衍看着她清澈透亮的黑眸,心底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默不作声,她亦如此。

良久,他哑然开口:“姐姐,我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裴嫣心口涌出说不出来的滋味,谈不上高兴也论不上难过。

穆衍这样做,是对的,她应该淡然以对才对。

裴嫣轻叹了一口气,“穆衍,我希望你学会爱自己,先爱自己,再去爱别人。”

穆衍心头一震,先学会爱自己吗?

……

自那日一谈,裴嫣又开始经常跟穆衍见面了,她也感受到穆衍跟自己相处时的一些变化。

而裴嫣的生活似乎也回到了正轨,杨雪仪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那次说再约之后也没了下文。

“旺财,你知道杨雪仪最近在捣鼓什么吗?”

裴嫣试探性的问,也不太指望它能答上来。

【杨雪仪流产了,现在以去旅行为借口,在养身体。】

流产?

怪不得没再邀请她去参加名媛聚会。

“事情大概能再详细些吗?”

【杨雪仪去参加了一位富家女组的局,然后那个局的人都玩得很开,几人行乱搞的都有,就是这样,她怀孕了。】

【她不知道自己怀孕,穿高跟鞋出去蹦迪时一个不小心就没了。】

裴嫣面无表情的听完旺财的消息之后,一点儿也不同情杨雪仪,这都是她自己造的孽。

不过这件事的密封性杨家做的很好,居然没传到她爸的耳里。

裴嫣想了想,给杨雪仪打了个电话。

拨打第一通电话时,杨雪仪没有接通。

裴嫣也不气馁,继续打她的电话,一直打一直打,像是催命一样,直到对方接通为止。

“杨姐姐,你很忙吗?”

裴嫣先发制人,问她忙不忙,对方没料到她会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缓了好一会儿才接话:“是有点,过一段时间姐姐就会回去了,到时候再约妹妹出去玩。”

而远在她国的杨雪仪苍白着一张脸还要心平气和的跟裴嫣说话,一不小心动了动又引发了下腹的坠痛,让她轻“嘶”了声。

裴嫣眼底带着冷笑,委屈道:“杨姐姐在忙什么?妹妹好久都没见过杨姐姐了,要不杨姐姐告诉妹妹你在哪,妹妹去找你。”

只听到话筒里呼吸有些重,裴嫣唇角勾起的笑容愈发甜美。

这演技加身,果然不同凡响。

旺财骄傲道:【那当然,系统出品的东西,能差到哪?】

这点裴嫣还是有点满意的,她觉得这是旺财目前唯一做对的事。

杨雪仪支吾道:“妹妹,姐姐现在不在国内,可能要等一段时间姐姐回国了才能再约。”

她尽量保持原来的音色,不让裴嫣知道自己的事,不然告到裴父耳里,那裴父肯定不会让裴嫣跟自己相处,这对他们家来说,极其不利。

可裴嫣懵懂又乖甜的问:“姐姐,你是不舒服吗?怎么感觉你声音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杨雪仪忍着要晕过去的感觉,掐着自己的手臂娇笑道:“哈哈哈,姐姐身体很健康,可能前些天有些小感冒,没事的。”

裴嫣将手机放在桌面上开扬声,听着杨雪仪略拙的谎话轻笑了声。

林橙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