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鉴宝大玩家

第31章 不识货的女掌柜

李稳却是笑了笑道:“这你就不懂了。”

通过近几日,每每抽出时间,对于《物华天宝补撰》的学习,李稳如今对于鉴宝方面的只是,也算是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成就。

这白纱巾,在郑少奎看来,平平无奇,甚至还可以说是个一文不值的垃圾。

但在他看来,却是个实打实的宝物。

听着李稳的话,郑少奎不由疑惑地眨了眨眼,问道:“兄弟,这脏兮兮的破玩意,难道还能有什么价值不成?”

“你说对了!”李稳赞叹了一声,直截了当道:“简单来讲,它的价值就是,如果卖给古玩店的话,能让你至少收获二十万。”

说着,走上前,将这白纱巾拾起,扔给了郑少奎,“送你了,兄弟我暂时不缺钱。”

还先前所欠的医疗费,再加上这次手术,一下子便花去了李稳一百多万。

虽然近几日以来,他在物华天宝,也算赚了不少钱。

可将这笔巨大的花费扣除掉之后,李稳手中其实也并没有剩下多少钱了。

不过,李稳有鉴宝能力在手,想要赚钱,并不难。

但郑少奎可就不一样了。

身为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李稳又怎会眼睁睁看着他受苦呢?

这个时候,郑少奎下意识地将白纱巾接在了手中。

仔细回味着李稳的话,却是满脸震惊,“二十万?”

随后,他还仔细地将手中白纱巾,检查来检查去,却是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地方,不由道:“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

李稳微微一笑道:“总而言之,究竟有没有搞错,只需你去一趟古玩店,答案自然会揭晓。”

“那我们现在就去?”郑少奎笑道。

“当然可以!”李稳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奎哥,我们出发!”

“好!”

郑少奎顿时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动力。

此时,他再看向手中这脏兮兮的白纱巾时,却再也不觉得扎眼,而是如同捡到了宝般,揣进了怀中口袋。

兄弟说啥就是啥!

他此刻,选择了对李稳绝对的信任。

二人直接打车往就近的一家古玩店赶去。

这家店的规模,看起来虽然不算太大,但看其老旧的招牌,想来开店至今,已有许多个年头。

李稳二人走进古玩店,掌柜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婶,戴着一副粗框老花镜,正在看电视,见有客人来,立刻笑脸相迎。

“两位,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郑少奎直接将脏兮兮的白纱巾,放在了柜台上,大大咧咧道:“这个二十万卖你了,你收不收?”

那掌柜的一愣,旋即脸上露出嫌弃之色,正欲发火,突然想到,有许多宝物,并不能单纯从外表判断价值,于是强自忍耐着,一手扶住眼镜,另一手拿起了旁边的放大镜。

“客人请先等一下,让我鉴定鉴定。”

说着,便开始仔仔细细观察了起来。

与此同时,郑少奎脸上带着轻松愉快的笑意,开始了各种美好的憧憬与幻想。

这宝贝是兄弟发现的,就算他说要送给我,这卖得的二十万,我也不能拿走全部。

最大的功劳,其实还要归咎于兄弟,若是没有他,别说最终能赚二十万了,不仅连一毛都没有,还要倒贴进两百。

所以,我看我还是只拿走五万吧。

不行……不行……这怎么好意思呢,就当是借五万……

有了这五万的本钱,我就终于可以进行我的那个投资计划了,我一定要做最后的胜利者,不仅要在大城市里买一栋别墅,还要自己开家公司……

……

“很抱歉,这位客人,我实在不知道你这东西,究竟有什么价值……”

突然,女掌柜的一席话,就仿佛一道雷击,一下子将郑少奎从万千思绪中,劈回了现实。

“拿一个脏兮兮的破烂,就想来糊弄老娘,真以为老娘啥都不懂,这么好欺负?”

这个时候,那女掌柜的脸上,已经阴沉到了极点,看样子对郑少奎很是不爽。

她在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丈夫和儿子,成了一名寡妇。

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又不喜欢打工,干脆就做起了生意,靠着大学期间,身为考古系的她,学到的一些古玩知识,开了一架古玩店。

最开始时,没有经验,处处打眼,不仅不赚钱,反而还赔了许多。

但凭着她的一股子顽强毅力,还是坚持了下来,并没有直接关门大吉。

同时,也从打眼中,不断吸取教训,终于,她渐渐稳住了脚步,收益开始了持续性上涨。

后来,也不知是大家以为她还好欺负怎么的,竟是故意弄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卖给她。

而且态度,也就像是郑少奎这般。

最开始,她看着这些稀奇古怪的陌生玩意,还以为是自己见识浅薄了,联想到有许多古玩,也确实是以稀奇古怪著称,再加对方直接就报出了价格,他还以为对方早就已经将此物了解透了,顿时便以为这一定是真品,干脆就买了。

结果,无一例外,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全部都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这一下子,令她好不容易有所起步的小店,又一下子走向了亏本。

经过了这一次的教训,她是彻底不敢再冒任何风险了,拿捏不准的东西,一律不再收。

这种做法,虽然令她的生意,变得不怎么好了,但至少并不会令她赔钱。

她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所以从那之后,就开始一直秉承这种态度来做生意。

至今,已经过去了许多年。

却根本没想到,今日竟又遇到了这种情况。

一想到曾经自己被许多人糊弄时的惨样,他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掌柜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诚心来卖给你宝物,你怎么能说我是在故意拿一个垃圾来糊弄你?”

女掌柜的一番话,听得郑少奎很是刺耳。

与此同时,李稳却是在捂脸叹息。

完了,看来是遇到不识货的了。

“宝物?”那女掌柜嗤之以鼻,“你这一个脏兮兮的纱巾,如果也能叫做宝物,那我这店里的这些古玩,还都是上古神器呢!”

腾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