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公墓,签到百年

人在公墓,签到百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我管你叫爸,你管我叫……

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多,苏航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只是刚睡了一个多小时,就陡然醒来。

黑暗中。

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口渴的厉害,开了灯,倒杯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点上支烟。

一口接一口的猛抽,连抽了好几口,才逐渐缓过劲儿了。

刚才……做梦了。

梦到了……自己!

是依旧如同签到时那些【记忆片段】般的很清晰的【梦境画面片段】。

画面里正是自己那位老祖宗,语重心长,慈眉善目的说着神神道道的话。

大致意思就是——

苏家子弟都听着,苏航就是吾的转世投胎所系,命运的延续,祖宗气运保佑,让吾得以香火长存。

苏航自己都做到了这个梦!

苏航现在终于明白,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个时,陆可馨那种恐慌是什么感觉了。

因为自己现在……也有点慌。

在陆可馨身上玩“伦理梗”时,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而当这个东西降落到自己身上时,那……心情真的不太美妙。

一支烟已经抽完了。

苏航不由再次点上一支。

不用想,身为苏家直系血脉的老爸,应该也肯定做到了这个梦。

他会怎么想?

还好,爷爷当时就爸爸一个儿子,没有其它的子女,所以倒是不用担心其它直系血脉的亲戚再上门来询问。

此时此刻,苏航有点后悔去祖坟签到了。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任何后悔药可吃。

这件事……

自己身上的秘密,最好不要让父母知道。

不。

不是最好。

是一定不能让父母知道。

所有的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扛起来吧。

……

苏航可以预见,以后,随着自己签到的越来越多,产生的这种“红尘的羁绊”,便会越来越多。

这让他心情很复杂。

既渴望能从中收获什么,也担心会卷入越来越不可预知的漩涡。

就拿陆可馨来说。

她这样的人,若是正常情况下,自己这辈子都接触不到,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个在天上。

一个在地下。

而因为“签到梦境”,成为现在这样的状态。

但,拿陆家其它人来说……

他们会怎么看自己?

他们会怎么对待自己?

他们会做出什么事儿?

这些都是无法预测的。

直到现在,陆家那边还只是暂时拖着,但终究要有正面面临的那天。

说实话,现在苏航还真的没想好,应该怎么去应对。

……

抽完第二支烟,想着这些,苏航再也睡不着了。

而这个时候,他听到楼下,父母的卧室也响起门响的声音,大概是父亲也被梦惊醒,起床了。

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半。

深吸口气。

苏航掐灭烟,揉了揉眼睛,朝着楼下狂奔而去。

“爸!”

下楼,便见到父亲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眉头紧紧皱着,忧心忡忡的样子。

见到自己下来,表情和眼神甚至有些不自然。

“爸,我做了一个梦!”

苏航主动说道,语气显得颇为激动。

这件事,还是自己主动挑明吧。

“你梦见什么了?”

老爸当即开口问道,略显焦急的姿态。

“我梦见咱们家的老祖宗,说我是他的投胎转世,给我吓一跳,当场就吓醒了,这不闹嘛,看来就是太思念我爷爷了。”

苏航笑着说道。

一边说,一边仔细看着老爸的反应。

“我……我也梦见了。”

犹豫了一下,老爸沉声说道。

“啥?”

苏航故作惊讶:“你梦见什么了?”

“和你一样。”

此时此刻,老爸的表情更加担忧起来。

他还以为只是自己梦见了,没想到儿子竟然也梦见了。

作为一个没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平时初一十五都会上香,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迷信的。

这会儿最担心的……其实倒不是老祖宗说了什么。

而是……这件事会不会对苏航产生什么影响。

毕竟老祖宗死都死了好多年了,骨头都烂成渣了,面都没见过,没什么亲人之间的感情。

但苏航……可是正青春啊。

这种陈年老鬼,不知道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大部分华夏人的感情向来都是这样的,心中的重要性排序,自己的子女甚过自己的父母。

为儿子传宗接代,比给老人养老送终都重要。

“爸,就是个梦吧,应该也没啥。”

“哈哈哈哈哈……”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苏航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什么?”

老爸疑惑问道。

“爸,如果我要真是老祖宗的转世,以后咱俩就各论各的吧,我管你叫你爸,你管我叫太爷爷。怎么样?”

“爸?”

苏航咬咬牙,嬉皮笑脸的开玩笑。

听到这话,老爸果然顺理成章的被激怒了。

随手抄起个苍蝇拍子就扇了过来。

“爸,我错了,错了,开玩笑的。”

“哎,别打了。”

“疼!爸,你敢打你太爷爷!是不是反了?不敬祖宗啊!”

……

身上挨了狠狠的几下,疼是疼,不过煮熟的鸭子煮不烂的嘴,苏航用言语来反抗。

父子俩打闹的声音之大,甚至把卧室里的老妈都吵醒了。

“爷儿俩在外面干啥呢?”

“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老妈虎吼一句,老爸顿时安静下来。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上根烟,想了想,又丢给苏航一支。

“这件事,不要让你妈知道,省得她担心。”

“就算老祖宗说的是真的,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自家老祖,难道还能害自家子孙不成?”

“你想想,是不是因为你在公墓工作,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带回来了?”

“明天,今天要不找个阴阳去看看?”

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老爸缓缓说道。

“是。”

“是,我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不过……爸,我再跟你说个事儿。”

苏航声音再次压低了几分。

从口袋里掏出那张还剩十五万的银行卡,放在茶几上。

“我不知道我最近走了什么邪门运,那天买了张彩票,中了二十万,五万不是买的那部面包车嘛,这还有十五万。”

“嘘……”

“这卡给你拿着,密码是518518,至于跟不跟我妈说,你自己看。”

“我今天就准备走,回单位,还得去那姑娘她们家一趟。”

“我们单位那里有个老头就会看这个,回去我问问他,他在墓地干了一辈子了,肯定门清。”

苏航半真半假的说道,把银行卡推给老爸。

此时此刻。

苏航心中生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有种“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的豪迈和雄心。

也莫名有种“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的悲壮。

……

……

第五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