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大佬攻略了

重生后我被大佬攻略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一上午,接了两个待产妇,又送了三个产妇出院,直到下班音乐奏响,她才得空坐下喘口气。

刚喝了一口水,手机叮的一声响,进来一条微信。

“在一个很饿的人面前摆着刚出锅的水晶虾饺,让他闻着味道却不允许吃,你说他会不会更饿,饿得要死掉了!此理等同于我认床。”

白芷离把短信细细读了两次,想起昨晚那一幕,脸上发烫,却理解了他早上那句话的意思。

能看能抱能亲,却不能吃,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确实应该睡不着。

傻瓜,没听说过霸王硬上弓这句话吗?

做为一位具备绅士风度的男人,应该很好的把握自己的气质。该绅士的时候必须绅士,不该绅士的时候,完全可以化身为狼!

我:亲闺女,咱能要点脸不?要矜持,矜持!

坐在办公室里的卓恩完全不知道,白芷离已经为他打算好一切,反而沉着一张俊脸,身上的气压很低。

艾利带回来了新的调查结果。

那天的大火很离奇,即便真的没有人发现前来抢救,任其燃烧的话,也只是烧毁那间独幢的小储藏室,不会涉及到其他的房间和设施。

也就是说,有那么一个人专门选在白芷离孤身一人进入储藏室的时机,从外面挂上门锁,让她在里面自生自灭。而那些遇火即燃的破旧衣物也是有心之人有意为之。

白芷离毫无所觉的钻进别人设好的圈套当中,差点送了性命。

卓恩用两根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这是他思考时的标准动作。

艾利由此确认,他家首领对待那个白芷离上了真心,不是简单的玩玩儿而已。

他有些惆怅,波尔的请示还历历在耳,他去没有张嘴的机会。

听说艾拉因为犯了大错被卓恩罚了不够,还发配到了清遂。波尔对艾拉的心思路人皆知,当然舍不得她在清遂受苦。做为首领近卫,被求着给艾拉说说情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恐怕他要辜负波尔对他的信任和期盼了。

无论波尔以艾拉的喜欢有多么深,无论艾拉做为同类在清遂要受多少罪,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存在的最主要意义就是一切为了卓恩,因此,当他亲眼目睹了首领的行动并充分了解了首领的心理活动之后,波尔注定失望。

敲打声骤然停止,空旷的办公大厅里诡异的安静。

卓恩的脸干净得几近透明,那双明丽的眸子里一片幽沉,眉头微微锁着,薄唇抿紧抿,有不明气息在他周身环绕。

他在细细的分析那个人的目的。

以他的了解,白芷离虽然出自福利院,却听话懂事,从小到大除了狗眼看人低的张强,并没和什么人结过仇,从她自身来说,绝不可能惹得下杀身之祸。

自认识他以后,先是被艾拉暗算差点丧命水底,这次又被火烧,出手之人仍意在要取她性命,要不是恰好他在,她必死无疑。

卓恩不免有些自责,若是她承受的这些苦难都和他有关,他不知道,未来她还要遭受什么样的苦难。

艾利盯着卓恩那根停止的手指,以为他有什么想法或吩咐,结果半天没动静。偷眼去瞧,他家首领正盯着某个位置不动,走神了!

这么重要的时刻都能走神,那女人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良久,卓恩终于开口,“有什么特别的气息吗?”

艾拉稍愣,下意识摇头,“除了有一个不明气息没确定是谁以外,并没有异常情况。”

“有一条气息没查到来源?”卓恩扬眉,面露不悦。

“是的,当时在场的共三十六人,却有三十七条气息。除了老院长、你和白小姐,我的气息没有显露,三十三个孩子的已经完成确定,还有一条没找到归属。”

“查刘满。”

吃年夜饭的时候,刘满还在院里。吃过饭以后,她没现出现,但这不意味着她就离开了。而且,自打失火以后,刘满一次也没有出现,连老院长的葬礼都没有出席。做为现任院长,她的行为很有些蹊跷。

而且,他第一次来福利院,已经很清晰的感受到刘满对芷离和老院长的不满。

难道芷离和刘满之间有什么愁怨吗?

*

卓恩晚上不过来,白芷离打电话约米书晚上一起吃饭。

从年前到现在,她们已经有二十几天没有机会单独一起玩儿了。这对于从小腻在一起的二人来说是很少见的。

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的通话,米书一直努力的营造从前的气氛,可白芷离还是听出了一丝不同。

昨晚的米书非常失落,说重一点,可以说她非常难过。只不过她有意掩饰,并没有那么明显而已。

做为小二十年的好姐妹,白芷离敢说她比米书还要了解她自己。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次心动、每一次伤感,从逃不过白芷离的眼睛。米书藏在心底的忧伤,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白芷离很困惑。

米书是天生的乐观派,她们相识十几年,几乎没有什么事可以让她产生悲观的情绪。尤其最近有了爱情的滋润过后,她真是掉在了蜜罐里,只顾着享受爱情的火辣,根本不知忧伤为何物。

为了弄清楚米书伤感情绪的来源,也为了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畅聊一番,她主动发出邀约。

这次,她们没有去麻辣烫大排档,而是选了一家环境优美的火锅店,名曰迷你火锅城。这里都是两人、四人的小卡间,很幽静,适合执一杯小酒,守一炉火碳,窃窃私语。

冬日里吃火锅,热气腾腾的,连汤带菜的享受着,仿佛连外面的寒冷都能消减。

白芷离点了一个清锅,一个超辣锅,连荤带素的弄了一桌子,还很有情调的要了瓶清酒。

她和米书的感情,既有超然物外的仙气,更有着浅酌畅谈的人间烟火。

在死党心情不虞的时候,也许酒可以让她的心情得以纾解。

白芷离担心选不到好位子,早到一步。点好菜品之后给米书打电话,说是最多五分钟就会进门。她倒了一杯热水,浅浅的小口啜啜着开胃。

米书带着一身寒气坐在位置上,敛着眼睑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接过白芷离递过来的水杯握在掌心双手搓动,看上去是在焐着冰冷的手,实际上也有可能是在温暖受伤的心。

姑爷爷不对劲!

三月断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