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读新聊斋

第19章

泗水边上

薛大年在羊肠小道上等着杨于昆。

杨于昆望着四周的风景,那脸愁的都要发绿了。

“你让我住这?这就是你说的,风景绝佳?薛蛮子这叫荒郊野外。”

薛大年被吐槽还是笑开了花“你要读书当然是这种地方。闹市我有一处,只是真不适合你读书,要静心就在这,你要啥我隔一段时间就给你送。”

“可是这——”杨于昆无语的指着房屋后面的山丘“只要人不瞎,就能看见那坟。薛蛮子你既然诚心的邀请我来这里读书了,竹屋能不能走点心建在像样的地方。”

“哎呀,堂堂男子汉怕什么,你让我直接住坟头我都敢。我们几年的交情,我还能存心玩你不成,这块地现在是我买的,你说我建个房子也不能随地一建吧,又不是小狗撒尿随便来。”

杨于昆还是有些畏惧“要不你和我一起住一段?”

“我也想啊,不过家里的生意不要打理啊。而且我又不是像你孤家寡人,家里还有一个黄脸婆等着呢。”

杨于昆憋着嘴巴,有点后悔,千里迢迢的来附友,也别挑了,说啥住啥吧,自己也没得住。谁让自己的家被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不小心给点了。

门窗关的紧紧的,可外面的风在潇,树在摇,呼呼的刮着,杨于昆有种错觉,这房子都要被这飓风给刮跑了。烛火晃的厉害,杨于昆后悔的无比附加,这样的夜这样的地,这样的风,自己怎么睡?人穷志短,只觉得自己无限的凄凉。他收拾自己的包袱,吓得只想跑路,可这飓风之中,隐隐约约似有人在门口吟诵“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帏。”

杨于昆吓得几乎尿了裤子,抱着自己的包袱差点尖叫。

外面的人才不管他怎么想的不断反复吟哦这哀伤凄楚的诗句。剧烈的恐惧之下,杨于昆直接昏迷了。

“杨兄?”

杨于昆被人摇醒,这声音熟悉,在睁眼看见眼前的人舒了一口气,差点哭了出来“有鬼。”

薛大年无语的看着他,摇了摇手里的酒瓶“就你这胆子,刚才昏迷那一会儿,鬼已经把你吃掉了。这里是山丘之间,有时候风是有点大,但你莫要慌,一慌神那可是听见风声当鬼吟。杨兄啊,不是我说你,你一心读书,诸事不理,长年累月的待在家里,啥也不管,好歹经常出去走动走动,别跟娘们一样,躲在屋里,一点风吹草动就瞎昏倒了。”

杨于昆见他在此,壮着胆子走到外面。果然风舒月朗,尴尬的哈哈直笑“我这不是被傍晚的那座孤坟给吓着了,以后不会了。”

“来吧,我带了点烧鸡和酒。喝点暖暖身子,我瞧你刚才脸色都白了,一摸身子都是凉的。”

杨于昆也不客气,跟着他坐下,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身心俱暖这才感叹道:“多谢薛兄。一切感激尽在这杯酒里了。”说完又咕噜咕噜喝了好几杯。

薛大年笑嘻嘻的看着他“想喝就多喝点。我们也许久未见了。”

“好,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你多喝点,我还要回去的。”

杨于昆指着外面的小路“这天晚,路上崎岖不如住这里吧。”

“不要了,家里有人等,我要是一夜不回去,真是有口说不清,今个我说要来陪你喝一盅,家里的母狼才肯让我出来一会。”

“嫂夫人竟是如何心挂薛兄,好事啊。”

薛大年呸了一口“那祝愿你以后也找到一只母狼。”

杨于昆喝了酒,那会儿郁闷劲已经过了,此时心情舒畅“要是能取上妻子,母老虎都没事。”

薛大年鄙视的看着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等着瞧。”

两人喝了好一会儿,薛大年便嚷嚷着回去。杨于昆也不敢多留。只得送出了一里地,薛大年推辞了了许久,拉拉扯扯中,终于分开了,这酒后劲也大,杨于昆一回竹屋,酒劲一来,躺在床上直接打着呼噜睡着了。

他喝的迷迷瞪瞪,门也不关,此时屋门被推了一个缝,一个人就着月光的照耀,偷偷的观察他。

见他没有动静,更是大着胆子推开了门,月光下,一个单薄的人站在门口。就还这么盯着杨于昆睡觉。若是杨于昆此时醒着必定吓得七窍生烟,那单薄的人身没影子。

牡丹子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