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读新聊斋

第10章

陵阳文社

今天先生不在,众人全部像飞脱的小鸟一半,满室喧哗,吱吱喳喳。

朱尔旦一进来就看见一地的酒瓶,他无奈俯身收拾好,不知谁叫道:“小明兄,别收拾了,来来来,先生不在我们喝一杯。”

朱尔旦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喝上几杯。吴胜利有些癫狂,高声的吟诗作对。众人全是闹哄哄的鼓掌,唯有朱尔旦埋头苦吃。

“小明兄,你为什么不鼓掌?难道我做的不好。”

朱尔旦擦擦嘴巴尴尬道:“胜利兄是陵阳第一才子怎么会做的不好,我愚钝些,这还在品味呢。”

“小明兄,要说你也是寒窗苦读怎么就一点效果也没有呢,我要像你这般努力,状元触手可得。”

“天分天分。”朱尔旦苦涩的应道。

焦作看不过吴胜利的狂傲,高声道:“确实是天分的问题,小明兄虽说没有胜利兄文思敏捷,但有一样天分,胜利兄你拍马不及。”

吴胜利呵呵冷笑“说来听听我吴某有哪一样比不上他。”

焦作呵呵笑道:“胆量啊。城郊十王殿里的鬼神木雕全是请最好的师傅雕刻而成,栩栩如生。东向的判官更是绿面红须,尤其吓人,这大晚上,谁要敢去把判官请过来,先到者胜,这顿酒就算在后来的的人头上。”

吴胜利尤强势道:“这有何难。”

焦作故意诡谲道:“看来胜利兄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什么事?”

“那十王殿正在闹鬼呢!“

吴胜利倒吸了一口冷气“不会吧,你不要道听途说。”

“我也只能听人说啊,我可没有那个胆子去听。”焦作故意靠近他神秘兮兮道:“有人夜里听见审讯拷问之声,壮着胆子去看,还没进去呢,听的寒毛直竖,第二天就烧糊涂了。”

“哈哈,哈哈,鬼神之说,无聊至极。”

“那我去了。”朱尔旦一拱手,直接出门去了,众人都看着吴胜利,吴胜利嘿嘿一笑,只得跟着出去。

众人一向都被吴胜利压一头,如今能这般的出气,一见他出去即刻狂欢起来,酒瓶不一会就又满地都是了。

大家喝的颠三倒四之时,就听见门外朱尔旦高声大喊“我请宗师到了,还不出来迎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部一溜烟的跑到门口,朱尔旦的身上果然背着判官的雕像。在众人瑟瑟的目光下,朱尔旦将判官置于酒桌之前,置了一杯酒。

吴胜利在门口探头见朱尔旦将判官背回,这才松了一口气,走进屋里傲然道:“还是小明兄你的脚程快些,我呀就迟了这么一点点。”

“这也没什么,胜利兄要是这么懊恼,让你背回去就是了。”

吴胜利以为朱尔旦愚钝,没想到被他这么一顶,脸都绿了,只得囔囔道:“这顿酒我请了,自然是小明兄自己背回去,我可不当这个冤大头。”

焦作见状赶紧道:“既然胜利兄认输了。小明兄还是将——将宗师背回去吧,夜都深了。”

朱尔旦点头答应,将酒灌地三次,祷告道:“小生生性不拘,请大宗师勿要见怪,寒舍就在附近,若大宗师得空,请光临寒舍,小生作筵席相款。”

第二夜

朱尔旦一人独酌,见一人掀帘进来,惊的酒杯都砸了“真的是宗师来了?昨日得罪了宗师,宗师今日是来要我姓名的么?”

判官摆手“你莫惊慌,不是你说让我有空就来你寒舍一饮的吗?今夜我依约前来,怎么,吓到了你了?”

朱尔旦大喜过望“宗师恕罪,小生失礼了,快请,请入座。小生这就叫贱内准备佳肴。”

朱妻姚宝斋乍听颇惊,到后来朱尔旦一解释,竟也宁神准备妥当。

判官拂须笑道:“你们真是天生一对,鬼客初来虽惊不惧,妙哉,妙哉。”

姚宝斋脸微有惶恐之色不敢应答,放好了碗筷,歉意躬身,颇有担忧的出去了。

朱尔旦胆大的举杯“小生敬宗师一杯。”

判官也举杯“即来是客,小友无需客套,叫我一生陆大哥就是。”

“小弟斗胆,不知大哥何名?”

“我姓陆,无名字。”

他两人一饮而尽,朱尔旦再次满上酒杯“不知阴间的酒和阳间有何区别?”

“阳间酒烈些,我最爱。”

“果真这样,还请陆大哥多饮几杯。”

“难道来一趟自当尽兴,只是让小友破费了。”

“陆大哥能来,蓬荜生辉,几杯薄酒而已望陆大哥海涵。”

“好说好说。小友盛情,陆某记下了。”

你来我往,朱尔旦也算是酒中英雄,可惜在判官的面前不足为道,喝到最后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他被姚宝斋叫醒,天已经蒙蒙亮,判官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朱尔旦可惜道:“昨夜不甚酒力竟未送客,实在是失礼。”

“你呀,一身的酒气,快去洗洗吧臭死了。”

“娘子,说起来你也是胆大啊。我还以为你会吓得不见人影呢。”

“还说呢,我敢跑么,也不知道你是死是活。”

“嗳,陆大哥不是对我好好的,昨天于他聊了许多阴界之事,着实有趣。”

“也就你心大,居然敢邀请判官到家里来,亏的是有声名之人,要是邀请一些孤魂野鬼来,你自己去做菜买酒我可是不管了。”

“是,娘子大人。”

满桌狼藉,姚宝斋默默收拾东西。

朱尔旦道:“对了,我邀请了陆大哥,他后天还要来的。”

姚宝斋叹气一声“知道了。”

判官自后两三日就来一次,朱尔旦时常拿出自己写的诗文讨教,这样诗文简直就是胡扯乱掰,别说是好了,连一般都够不上。判官经常是看着看着不说话,没敢说的太严重。

这一日朱尔旦喝的伶仃大醉,在醉中只觉得自己脏腑微痛,睁开眼睛,见判官拿着一颗心在灯下审阅。

“我真心相待陆大哥,大哥为何要杀我?”

“别担心,我这是为你换一颗聪明的心。为了找这颗玲珑心,我可没少费功夫。”

“换心?”

“自然啦,你诗文不好,正是因为心钝之故。所以读什么忘什么。以后有了新心,保证文思大进,过眼不忘。”

“那多谢大哥了。”

“不过——你以后虽有进士之才,但命格所限,不能大贵,顶多乡科而已。”

“不管怎么说,大哥一片好意小弟感激涕零。”

“我时常来叨扰,心里也过意不去。能为你做的,自然要尽力。”

“大哥,那我何时才有机会高中?”

判官将心包起振声道:“今岁必魁。你这些时日好好用功读书。”

“陆大哥,你要去哪里?”

“拿你的心回去补缺数。这件事情有违天规,你切记不可声张。”

朱尔旦后来科试冠军,果中经元。庆祝之宴,吴胜利不屑,与众人耳语“此呆,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朱尔旦知道后也是一笑置之。

夜里归家,见判官来,长跪在地“多谢大哥。大哥再造之恩,小弟无以为报。”

判官扶起他“你我二人称兄道弟就不要如此多礼了。”

“大哥神通,小弟还有一事相求不知大哥肯不肯?”

“说来听听?”

“大哥既然能换心,不知是不是能换脸?”

“你要换脸?”

“是贱内。她什么都好,就是面目不佳,不知大哥有没有办法。”

判官指着他哈哈大笑“男儿心思啊。此事小事,包在我的身上。”

牡丹子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