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童党(叛逆青葱系列之1)

学校童党(叛逆青葱系列之1)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6章 下馬威

班主任問:“有沒有同學缺席呀?”

泥明回答:“缺了席的同學又怎樣回答你?”

韓彬和泥明在中四丙班一同望着天邊的一片雲。

“呀!”韓彬突然記起什麼,對泥明說:“告訴你一個事實。”

泥明問韓彬:“你親眼看到的嗎?”

韓彬回答:“不,是我妹妹說的。”

泥明說:“那就不算事實,是傳聞了。”

“對的,傳聞。”韓彬說:“我妹妹韓琉參加了徐富成的歌迷會——”

泥明打斷韓彬的話,他很奇怪地問:“徐富成不是剛退出了歌壇嗎?”

韓彬搖搖頭說:“不。剛退出歌壇的是徐嘉誠,徐富城是一個月前新冒起的當紅歌星。”

泥明無限感慨地說:“對不起,地球轉動得太快了。請繼續說下去。”

韓彬加重了語氣:“我妹妹目睹歌迷會中一樁黑暗事件。”

泥明沒有反應,只是呆呆地聽着。

韓彬有點沒趣,續說下去:“在一次歌迷聚會中,有個妹妹仔上台向徐富城索吻,下台立即被人拖進廁所圍毆!”

泥明:“如果我當時在場就好了。”

韓彬就是欣賞泥明這一點,他說:“我知道你會上前阻止她們的。”

泥明:“不。我會幫大家補多兩腳,起碼踢爆妹妹仔個嘴為止。”

韓彬赫然一驚。

“為什麼呢?”

泥明伸了一個懶腰。

“鋤強扶弱會給人打死,這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呢?”

韓彬:“但妹妹仔也很值得同情哦!”

泥明呶了呶嘴巴,他不屑地說:“有什麼值得同情?如果有人錫你的女友,你不會打爆他的嘴嗎?”

韓彬想了一想,然後說:“雖然我沒有女友,但如果有我想我會的。”

泥明:“凡進入徐富城歌迷會的,不論男女,99%或以上有暗戀他的傾向。你明白了嗎?”

泥明說得言之鑿鑿,教人難辨真假。

韓彬依然很迷惑:“但誰都知道不可能和偶像結婚的,甚至相戀,甚至乎講多兩句話。”

泥明:“親近一點也好吧!”

韓彬嘆了口氣,說:“但其實把光陰都白白浪費了,為什麼不多看兩本課外書,充實一下自己呢?”

泥明:“但有那位作家的面孔漂亮過徐富城呢?”

韓彬說:“當然沒有!”

泥明眨眨眼睛說:“所以不如看徐富城好了。”

“我明白了。”

“明白就乖。”

這時候,班房眾人起了一陣哄動,原來班中名列前茅的洪長進同學終於回來了。

各人異口同聲說:“洪長進同學,早晨!”

洪長進托一托金絲眼鏡鏡框。他的近視每年以倍數加深,由中一時200度至現在中四,總有1000度吧!

他也向大家打招呼:“各位同學,早晨。”

霎時間,場面一片溫馨。溫馨得令人鼻酸。

洪長進步向他的座位,各同學也圍了上來,泥明為他移開櫈子,有禮地說:“洪長進同學,請坐。”

洪長進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下來。他一向給人禮待慣了的,但他還是禮貌地回敬了一句:“泥明同學,謝謝你。”

泥明抱着拳頭說:“只不過舉手之勞,洪同學又何須掛齒呢?”

洪長進坐定後,從書包內取出兩本簿,非常識做地向泥明“進貢”。一本簿的封面註明“周記簿”三個大字,另一本則是“中國歷史作業”。

洪長進神情自願地將兩本簿遞給泥明(世上已沒有逼良為娼的事情了),泥明恭恭敬敬地雙手接過,“騎騎”微笑,再三道謝後,又把一本傳給韓彬。

班中眾學生立刻分成兩批,一批投靠泥明抄中史作業,另一批跟韓彬抄周記。

一時間,中四丙班房內充滿沙沙的寫字聲,洋溢着濃厚的學習氣氛。

過了一會,韓彬怪叫起來:“還有五分鐘便打鐘了,泥明你們那邊抄完了沒有?”

泥明也怪叫起來了。

“中史有三大頁紙要抄,真是粒粒字皆辛苦,慘情過罰抄!”

韓彬又看看錶,再次怪叫起來,聲音恐怖莫名:“將它簡化成一頁紙算數啦。泥大哥,只剩下四分鐘時間,我們還未開始抄呢!”

泥明以每小時十萬字的速度(快過倪匡20倍左右),草草抄完中史作業,把作業簿一手拋出跟住大唱一聲:

“破!”

韓彬一手接過中史作業,同時另一手拋出周記簿,可能因手軟關係,方向有點偏差,但泥明手急眼快,輕輕一躍,便在空中打了個筋斗,凌空把周記簿接住,落地,無聲無息,灰塵也不沾一粒,形同鬼魅。

泥明打開洪長進的周記簿,一看就皺眉頭。

“星期天,我逛書店時買了王安憶的《閣樓》一書。此書圖文並茂,作者文筆優美流暢,赤裸的情感繪形繪聲,詞鋒銳利,媽媽看了也說我選了本好書。

晚上,我在專注地溫習星期三的中文測驗時,媽媽進入我房間說:“來吃豬腦吧!”

然後我再溫習了一會,便安樂地休息了。”

泥明咕嚕:“咁鬼長嘅?”

泥明繼而大聲問韓彬:“你的周記簿寫什麼呀?”

韓彬正埋頭苦幹,沒好氣的把自己的簿子拋過去,泥明打開一看,裏面寫着:“星期天我爸爸去了割瘤,手術流暢,刀鋒銳利。”

泥明不禁驚歎不已,他又偷窺附近同學的簿子,發覺大家都懂得推陳出新,有一個寫:

“星期天我逛書店買了《Penthouse》一書,此書圖文並茂,優美流暢,赤裸裸的裸女,雙峰挺拔,爸爸看了也說我選了本好書。”

另一個這樣寫:“我在專注溫習星期三的中文測驗時,媽媽進入我的房間,罵我豬腦,便安樂地休息了。”

這時候,上堂鐘聲鈴鈴地響起來,泥明才發現自己的周記簿上連半個字都沒有,於是他立刻奮筆而書,寫下十五字的周記,真正做到言簡意賅:

“我選了本好書,吃豬腦,安息了。”

上課鐘響過,抄功課的抄完了,索性不交功課的也坐回自己的座位了,置放在黑板上的播音器又開始放播千遍一律的早會內容,大半班同學都把頭躭在檯面上打瞌睡,其實誰有心機知道各學會的通訊、教你做人處事的“本周金句”,甚至校務處員工向未繳付學費的同學追數事件?

中四丙班班主任呆狗狗是出了名的遲到大王,四十分鐘的課,他例必遲來五分鐘,跟着授十分鐘的課,接下來的二十分鐘給同學們做筆記,最後五分鐘他會一邊收拾行裝,一邊說說下星期的默書範圍(是讀默,並且由學生對調改簿,所以由盤古初開到廿世紀的現在,從未試過有人不合格吔)。等候下課鐘聲一響,他立刻揚聲說:“Goodbye Class。”學生剛剛想站起身講:“Goodbye Sir。”話未開口他已悄悄的離開了課室,從不帶走一片雲彩。

也因此,呆狗狗成為最受學生擁戴的老師。江湖傳聞:有學生每天請呆狗狗午膳,有包起他之嫌;亦有校友回校探訪例必送名牌狗糧給呆狗狗享用云云。

今天,除了呆狗狗例遲以外,吳英俊和程強的座位也空空如也。榮哥以前坐過的椅桌,就給Miss Kerokerokeroppi搬至門外走廊,要是誰上堂擅自講話,會被罰出去獨坐,面對藍天白雲,望風對語矣。

如果被罰的學生超過一位,例如上次漏口樂被罰坐在室外櫈子上,第二位幸運兒——泥明,便要雙手捶腰,挺拔直立在桌子上(試幻想一下那款直立式牙膏),做個玉樹臨風好漢子了。

這個方法非常見效,班上再沒有人敢上堂說話了,Miss Kerokerokeroppi這老姑婆極可能變態到要第三位幸運兒雙手撑在泥明的香肩上,作180度轉體倒立整整四十分鐘的。

韓彬用手肘推一推鄰居泥明:“強記和吳英俊怎麼雙雙失蹤了?”

泥明雙手交合,仰天(花板)長嘆:“孟子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也!幹很多事情,兩個人幹總比一個人幹愉快淋灕得多!”

韓彬咭咭地笑了一下:“你指他們……”

泥明陰濕地點頭,看看印有米奇老鼠大頭相的手錶,不禁驚歎不已:“兩人果然幹勁十足吔!”

韓彬笑。

泥明蠻有理由地說:“哎呀,我知道為什麼吳英俊和強記都住在屯門新村了,正所謂“近水樓台空對月,遠程攻擊好就手”也!他們今天幹到遲到呢!”

泥明吞了口口水,又緊張萬分地續說:“不知強記是火箭砲還是原子彈呢?”

坐在後面的漏口樂終於忍不住開口了:“可能能是短小小精精精悍的牙籤呀!”

泥明掩着嘴巴笑,愈講愈神化:“牙籤也是挺硬的,我就認為是頭髮,柔軟到舉不起來呀!”

漏口樂更正他:“不不不是舉不不起來,只是不不不舉吧!”

坐於漏口樂鄰座的洪長進同學忍受到肺部快要爆炸了,兩人的淫亂對話簡直是空氣污染,他大聲喝止:“說話請檢點!”

泥明剛要說話,被人窒了一窒,立刻就破口大罵:

“XXXXXXXXXXXXX!!”

泥明脫口一連罵了十三個X加兩個感嘆號後,才記起剛才的是洪長進同學的口音,他心裏叫慘!洪同學是班中的米飯班主、精神食糧,是不容得罪的,於是他急急轉過頭,面對洪同學說:“剛才的話,純粹示範市井之徒的所作所為,在這世風日下、道德淪亡的今天,我們更應加以警惕、好好反省、不容再犯。”

“對!”洪長進同學點一下頭,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他教訓了幾句:“中國有十一億人口,文盲佔二億,識講粗口的比識字的還要多,是什麼世界?!”

洪同學發言時,程強回來了,他表情冷冷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環視四周,看到吳英俊的位子空置着,想不到他比自己還要遲返,不禁更不開心了。他原意給吳英俊一個下馬威,告訴他:哼哼,你經常遲到,我可以比你更遲;你的地位提高了,我可以比你更“串”!

程強意料不到,自己居然棋差一着,他甚至覺得自己已輸了一仗。

韓彬低聲地問:“泥明,你猜強記和吳英俊還可以和平相處嗎?”

泥明眨眨眼,“和平相處——是什麼?可以吃嗎?”

韓彬苦笑。

廣播着的早會終於完滿結束,再等了五分鐘,呆狗狗才斯斯然踏進課室,他的雙眼永恆地微微向上翻着,就是不知天花板有什麼好看。

呆狗狗也進課室了,也就代表吳英俊遲到了,不可抵賴。

漏口樂有感而發:“吳吳英俊第一天天當上老太太,就學人擺架子子了。”

韓彬與吳英俊多年老友,不禁要替他辯護幾句:“講老實話,他和強記住得那麼遠,搭遲一班巴士就會遲到了。”

漏口樂大大不以為然:“總之一句到尾,如果強記升上神位位,我我們就皆大大歡喜。吳英俊俊都不夠Power(能源)壓壓場的。”

韓彬翻一翻眼睛,對漏口樂之言,不很服氣。

呆狗狗見漏口樂未停過口,操着他略帶上海口音的廣東話說:“喂,上堂不准講話。”

漏口樂抓抓頭皮,詢問泥明和韓彬他們:“什什麼上牀牀不進廣華華?”

呆狗狗不再理會漏口樂,第一堂時間過了將近十分鐘才開始點名,他問全班同學:“有人缺席嗎?”

泥明當然不放過窒人的機會,他揚聲說:“老師,你不要望着天花板,將視線移低三十度啦!”

全班哄堂大笑起來,除了洪長進同學和觀微例外。程強心情不好,也發出了會心微笑。

呆狗狗給大家恥笑,絲毫不覺憤怒。他教了廿年書,教都教“化”了,已練成金剛不壞之身,笑罵由學生,他灑脫地做班主任,面對風吹雨打,他依然面不改容。呆狗狗再問了一次:“有沒有同學缺席呀?”

泥明再接再厲說:“缺席了的同學又怎樣回答你?”

大家笑得更起勁了。

“吳英俊缺席。”

一把聲音響起來。

是程強的聲音,他一開口便衝着吳英俊。

全班頓時沉寂下來。

韓彬心想:真的開戰了。

“吳英俊缺席了。”程強再講一次。

呆狗狗點點頭,開始在學生出席表上做紀錄。

吳英俊叩叩門,進來了。

他提着書包外,還抱着一個足球。足球是新買的,完全無污跡,且是榮哥曾經說過最喜歡的那個牌子。

大伙兒摸不着頭腦。

呆狗狗坐在教師位子上,吳英俊站到他面前,照情形呆狗狗翻起眼睛的視線剛好射中他的臉。

“吳英俊同學,你承認自己遲到嗎?”

吳英俊笑笑說:“大人,我承認控罪。”

“那麼,從輕法落,以後不要再遲到了。”呆狗狗笑。他的額上多了幾道深坑似的皺紋。他在出席表上吳英俊的姓名旁邊加上一個“✔”,表示他沒有缺席或遲到,呈上教務處,也神不知鬼不覺。

現在可知呆狗狗為何深受學生歡迎了吧。

吳英俊坐到觀微側邊,觀微凝視着那個新簇簇的足球,吳英俊解釋說:“今早突然心血來潮,想買來送給榮哥,於是等待運動店開舖,便遲了回來。”

觀微微笑點頭,表示他明白了。而事實上,他一天難得說一句話,有他這個人,同沒他這個人也差不多,他是最靜的。

吳英俊把足球上的小小污漬抹去,很滿足地笑了。

程強在自己座位盯着那價值二百多元的足球,一陣羞恥又妒忌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那個足球,相等於他整整一個星期的零用錢了。

梁望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