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二

世界的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5章 林留大将军

申贤一把拉住走向人族军营的肃临,“你不要闹了!”

肃临一脸认真的看着申贤,“我没有闹啊!”

“那你这是干什么?找林将军质问吗?”

“我不可以问清楚吗?”

“那我问你,如果林将军告诉你肃大将军就是他杀的,你要怎么办?你要拼命吗?你要叛国吗?!”申贤大声的问道。

肃临被问住了,他喘着气,压抑着内心的愤怒,“我不会背叛的,我也不会杀人,我需要知道真相!”

“那,是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相,你都会相信?”远处,林留大将军独自一人慢慢走过来。

肃临和申贤稍稍后退了一步,毕竟,他们是偷偷潜入这里的。

林留大将军没有穿盔甲,也没有拿剑,他走到肃临的面前,看看肃临那复杂而执拗的表情,又看了看肃临身后的申贤,皱了皱眉,“你叫什么名字?”林留问申贤。

申贤此时此刻正在计算他和肃临两个人用剑可以战胜林留的机会有几成,被问道,却没有回答。林留笑了一下,“我劝你还是省一省,你们俩都算上,一成机会都没有。”申贤有些吃惊的看着说中了自己心事的林留。

“申贤,他叫申贤,是我和林骅的同学,也是我爷爷的士兵。”肃临慢慢的说着。

林留又仔细看了看申贤,轻轻点点头,随后他走到肃玄大将军的坟前,林留叹了口气,“肃临,你父亲不知道你跑这么远吧。”

“我去哪,不关他的事!”肃临不想提起自己的父亲。

“肃玄大将军,是死在我的面前的!”林留看着墓碑,猝不及防的说了一句。

肃临转身站到林留的侧面,“林叔叔,爷爷,他是怎么死的?”

林留看着肃临焦急的眼神,却犹豫了,好像是在选择,选择到底说哪句话,“肃玄大将军,是病死的。”

“不可能!”申贤凑过来大声说道,“大将军他身体康健,一直都没有什么问题,不可能是病死的!”

林留看了看申贤,又对肃临说道,“大将军年事已高,此番潜入异族又被放回,奔波太久,突发疾病,无力回天。”

肃临听着林留的话,不知道哪个词触动了自己的心,一行眼泪落下,但很快就被肃临用袖子擦掉,他吸了口气,直直地看着林留,“林叔叔,爷爷,真的不是你杀的?真的不是皇帝陛下杀的,是吗?”

林留看着肃临那双眼睛,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林骅的眼睛,他们都是一样的少年,都是一样的孤独少年,都是一样的爱着自己的爷爷的少年,可少年,终归是要长大的,是要变成成年人,变成无聊的成年人,变成各种身不由己要时时刻刻做选择的成年人。林留又看回肃玄大将军的墓碑,那简单的墓碑仿佛也在看着自己,尽可能保全,是自己唯一能为您做的了。

林留肯定地对肃临说,“是的!不是皇帝陛下杀的!”

肃临抿抿嘴,他点了点头,“林叔叔,有件事您可以帮我吗?”

“什么事?”

“我想和申贤留在军中,爷爷在这里这么多年,我想感受一下他这么多年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林留点了点头,“可以!”

肃临和申贤在普通士兵的房间住下,其他的士兵都在练兵场操练,他们俩默默的收拾着行李。

“林将军说的话,你相信吗?”申贤一边铺床一边说。

“不相信。”肃临随口说着。

“不相信?”申贤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肃临,“不相信,你还……?”

肃临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你没注意到吗?我最后的问题林将军回答的很犹豫,而且,我问的是两个问题,他犹豫之后只否定了第二个。”

“第二个?”

肃临看着申贤,“我问他,爷爷真的不是他杀的吗?真的不是皇帝陛下杀的吗?他想了很久,否定了第二个,却没有理会第一个。”

申贤深呼吸着点点头,“所以,大将军真的是林将军杀的?”

肃临又看回窗外,“我不能确定,所以,我要留下来,查出真相!”

林留回到自己的营帐,下属送过来一封家信,而且是急报,打开之后,原本坐着的林留忽然站起来,这封家信不是林夫人写的,而是林留的亲信从安阳郡送来的,只见家信里写到“老爷病逝,林骅在老宅,林家责难,危”。

林留走到营帐的门口,看着外面训练的士兵们,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比林骅和肃临大不了多少。林留揉碎了手里的信,这些孩子们,一个个的,真的是不让人省心!但随后,林留抬头看看天空那些走的很快的云朵,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不省心的少年恨不得闹个天翻地覆的,比较起来,这些孩子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还好,还好。

林留写了封回信,叮嘱要保护好林骅,毕竟自己不能擅自离开边关,而且,林留也不想回安阳郡,安阳郡,安阳郡!

送走了回信,林留坐在营帐的正位上,忽然觉得有些累,他此时此刻才意识到刚才信里的第一句话“老爷病逝”,父亲,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

在军营住下之后,基本上就是申贤带着肃临,毕竟,之前,申贤一直是这里的兵,而肃临除了在万世渊里经历过军营生活其他时候都是个读书人。申贤几乎是在军营里长大的,而且是在肃玄大将军的军营里长大的,所以关于大将军遇袭带兵追击那件事的具体情况,申贤打探到好几个版本。但不管是哪个版本,里面都有一个关键点是一致的,那就是有一个探子送给大将军一封密信。

“你认识军营中所有探子吗?”肃临问申贤。

申贤摇摇头,“认识也没用,那是暗探,不在军中的,而且有许多暗探都不是军职编制的,甚至,是异族人。”

“异族人?我们,我们会用异族人?”

申贤看着肃临那惊讶的表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给够钱,什么人都可以为我们所用。”

“那这样的话,暗探这条线,就断了。”

“没有断,今晚,我们就去找人,查暗探。”

入夜,肃临跟着申贤穿着夜行衣偷偷离开了军营,申贤领路带着肃临在云山镇的西城市井里左转右转,最后找到一个破旧房子的后门,申贤用暗号敲门,门开后二人迅速进去。

“贤啊!你怎么来了?”开门的是一个长相魁梧的彪形大叔,他看见申贤非常开心,一手搂过申贤的肩膀。

“阿爸,你别这样,我带朋友来了。”申贤有些不好意思的挣脱开那个大汉的手臂。

大汉看见申贤身后的肃临,笑着伸过手来,“贤的朋友啊,好好!我叫巴图,快进来吧,朋友!”

肃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礼貌的身手过去和大汉握了握手。阿爸?申贤的父亲?巴图?异族人?这,到底怎么回事?

申贤把肃临拉进里屋,边走边说,“巴图是我的父亲,我是异族血统,我的母亲是人族。申是我母亲的姓氏,父亲说有个人族的名字在这里生活会容易一些。”

听到这里,肃临停住了脚步,申贤没拉动转身过来看着肃临,“巴图,是肃玄大将军在异族的暗探首领,我有异族血统这件事大将军一开始就知道,申贤这个名字,也是他给我起的。”

肃临仿佛又重新认识了申贤,他松开手跟着申贤走进屋坐下,巴图热情的给他们倒水。

“阿爸,大将军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申贤接过水没有喝。

一听到申贤的问话,巴图就从见到儿子的开心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大将军出事以后,我一直在查,异族军方的口风很紧,不知道大将军被他们抓了以后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了解到,大将军送回人族军队的时候,是安然无恙的!所以,大将军是回来以后,才……”

“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了,可是这件事情的起因,在一个暗探和一封密信。那个暗探,有线索吗?”申贤不想在肃临面前再提起关于大将军死于林留之手的事。

“对,那个暗探,事后我查了很久,因为那个暗探之前不是我们的人,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就消失了。直到前两天,我才辗转发现一些线索。”

“什么线索?”肃临把手里没有喝的水杯放下,着急的听着。

“那个暗探之前是一个镖师,长期往来于人族和异族之间,他功夫很好,而且对异族的情况很熟悉,所以才被吸纳为暗探。给大将军的信是他送的第一封密信。”

“镖师?”

“是的,我查到他是一个独立镖师,但在早年间他是从一家镖局学武、学走镖的,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那家镖局给赶了出来,才到我们这里当独立镖师。”

“哪家镖局?”

“安阳郡,林家镖局!”

“安阳郡?林家镖局?”

“是的,我还查到一个不为人知的事情,那就是,林留大将军,是那个林家镖局的林家的儿子!”

“林留大将军!?”

辛酉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