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二

第74章 任天飞的失手

很快的,比武就正式开始了。

第一场,任天飞对战花莲。

花莲穿着紧身短裙和长靴,扎着高高的马尾,眼神中充满着直接与力量,异族女子真的与人族女子很不一样。

花莲轻蔑的笑了一下,“我说你这位大叔,怎么,你竟然是云上学院的学生?我以为你是这里的门房呢!”站在梦武堂队伍里的暗夜听到门房这个词,不禁抬头看了看坐在主位的季院长,然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山屿觉得奇怪,用肩膀碰了一下暗夜,“老大,你咳嗽啥?”

暗夜低头小声的说,“季闻季院长的堂弟就是云上学院的门房,所以,花莲这么说不合适。”

“啊?还有这事?”山屿吃惊的说道。发现好多人朝吃惊的山屿看过来,山屿感觉点头憨笑着以示不好意思打扰了。随后,山屿对花莲喊道,“丫头,能动手的就别动口,赶紧的啊!”

花莲笑了笑,后撤一步,伸出右手,“请!”

任天飞并没有理会开始时候花莲的挑衅,他只是默默的一抱拳,然后摆出应对的姿势。

花莲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跳跃的力量灌注在自己的右掌上,直接劈向任天飞的面门。任天飞侧身躲过这一掌,并没有还手。花莲顺势出了第二掌,依然被任天飞躲了过去。就这样来回了十几个回合。花莲跳到了一边,停下进攻的步伐,双手叉腰愤怒不已,“我说大叔,你想干啥?一个劲儿的躲着我,你是怎么想的?是看不起我吗?”

任天飞抱拳鞠躬,有些慢吞的说,“花莲小姐,不是的,我没有看不起你。”

“那你什么意思?”花莲向前跨了一步。

任天飞则是顺势后退了一步,“我,我没有,我就是,不想对女人出手。”

花莲看着那个后退的又看不起自己不愿意出手的任天飞,真的是越看越气,“女人怎么了?我告诉你,我们异族的女人,可不像你们人族的女人那样温顺多虑,我,绝不会对你手软的!如果你非要搞什么不出手,那你直接认输好了啊!”

任天飞被花莲问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背后的易绯师长大喊道,“任天飞,你搞什么搞!打啊!”

远处,许多帮派看着一直只知道躲却不出手的任天飞议论着。

“这孩子看起来咋傻乎乎的呢?”

“那可不是个孩子了,妥妥的中年人了,但怎么愣啦吧唧的。”

“不会是打不过异族那个女孩吧,真没用啊!”

“是啊,真是给云上学院丢脸啊!”

“对啊,这教育的什么学生吗?比武都不会!”

任天飞的耳边充斥着各种声音,好像都是在对他讲,好像又不是对他讲的,他的头开始觉得痛,好像又有点儿热。在这样一个纷扰的世界里,任天飞觉得自己出现在云上学院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四十岁的年纪,又没有机会进云梦山,努力的考进了云上学院,但各门成绩都不突出,好像就是来陪跑的。

那自己,为什么要来呢?

没有林骅和肃临的家世,没有由越的身世,更没有宣宜的血脉,自己还要被抽中来参加这与异族的比武,为什么呢?自己的人生,就是来当配角的吗?

任天飞忽然抬头看着直面自己的花莲,心里忽然产生一股执拗。

我就是不想跟女人动手,怎么了?为什么不可以呢?如果未来在生死之际,就算是在战场上,我就是愿意守着自己的想法,哪怕因此死在女人的手上,自己认了,不可以吗?

任天飞双手抱拳,并且对花莲一鞠躬,起身后认真的讲到,“花莲小姐,我确实有我自己的原则,这并不是因为你说的那些。但今天我站在这里,与你进行比武,我也不能认输,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我们换一种方式比试是否可行?”

花莲看着如此认真的任天飞,忽然对这个大叔产生一些兴趣,她笑了笑,“说说看!”

任天飞微笑着表示感谢,“既然是比武,还是要比较你我的身手,但我确实是不想对女人动手,那么,我们就比试身法看如何能不被对方碰到,怎么样?”

“比试躲?”花莲来了兴致。

任天飞肯定地点着头,“怎么样?不能出这个擂台,看谁先被对方碰到,衣袖就算。”

花莲眼睛一亮,“好啊!就按照你说的来!”

于是,两个人开始了真正的比试。

这次的样子,其实和刚才的样子没有太多的区别,只是任天飞躲的更加理所当然而已。

花莲的掌法十分凌厉,也很凶猛,异族人本身身体素质就比人族在力量上强一些,加上异族尚武,梦武堂平时的教学和训练也是以武力为主。所以,如果从攻击力上比较,任天飞确实打不过花莲。但正是因为任天飞的执拗,现在,双方比的不是力量与对对方的伤害上,而是变成了比闪躲。所以,任天飞和花莲反倒变得势均力敌了。

任天飞的身法很干净利落,花莲完全没有靠近他的机会,双方较量了很多个回合,花莲有些急躁,但这种急躁的感觉让她变得兴奋。有对手,有较量,才有意思,才有打头。这个看起来想法老套又固执的大叔,还真的是跟梦武堂那些直接又勇猛的师兄师弟们不一样。不行,这场比试,得想个办法赢!

而另一边,任天飞想的是自己靠自己的身法应该可以坚持到花莲不耐烦露出破绽,即便是花莲耐心极好,但体力上时间长了也会有所懈怠,那么任天飞就找机会碰一下花莲的衣裙就好。

两个人按照自己的思路交着手,花莲根据交手的情况大概摸清了任天飞身形的线路,只是,自己的速度跟不上,无法从后面追上任天飞。但就在一个空档处,花莲没有伸掌,而是反手一下子把自己扎头发的绳子拉开,随之,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就在空中飘散开来,而花莲则是顺势转头来到任天飞的面前。

任天飞虽然来得及收住了脚步,但是没有想到花莲的一头秀发就这么扑面朝自己飞过来,他猝不及防的本能的用手去挡,却正好挡住了花莲的头发。那乌黑顺滑的头发从指尖划过,任天飞不敢抓也不敢做什么,就这么用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划过的瞬间,除了头发一丝丝的触感,任天飞还闻到一阵轻轻的繁花的香味划过,他愣住了,这个香味,这个香味,是闪的绢帕的味道。

就这样,任天飞保持着抬手阻挡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着。而花莲则是一个转圈,开心的将头发全部甩在脑后,“喂!我碰到你了!我的头发刚才扫过你的手了!你输了!”

任天飞不知道后面自己是怎么走下擂台的,他也听不到身边的关于他输掉第一场比试的各种好的与不好的议论声。他仿佛是被那个味道困在了一个世界里,是回到万世渊了吗?不,好像不是,但是哪里呢?

辛酉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